訪問主要內容
柏林飛鴻

德國統一28周年:社會兩極分化加劇

音頻 04:38
德國總理默克爾在柏林 2018年8月26日
德國總理默克爾在柏林 2018年8月26日 路透社

10月3日,德國慶祝了統一28周年。但統一了28年的德國並不是一年比一年更融洽,而是社會分裂越來越明顯。反對伊斯蘭歐洲化和反對默克爾難民政策的選項黨不但進入了聯邦議會,而且選民還在增加。右翼極端勢力的不斷膨脹加大了社會的兩極分化和矛盾衝突。而移民難民問題也在繼續困擾德國。雖然德國接收了不少難民和移民,但很多移民在德國並沒有抵達第二故鄉的感覺,在10月3日找不到慶祝情緒。默克爾總理四度執政以來,毫無新意,對大聯盟政府的不斷爭吵拿不出解決方案,對選項黨的不斷強大也毫無對策。《時代周報》要求取消這個國慶日,也就不足為怪。

廣告

德國統一28年後,東部即原東德地區流失了2百萬人口,西部則增加了5百萬人口。哪個地區更有吸引力,也就不言自明。東部失業現象至今依然是個問題。大量失業並不一定是因為個人不努力,而是地區非工業化和許多原東德大型企業關門或西遷造成的。東部經濟結構的薄弱和東西部生活水平的不同使許多東部人有二等公民的感覺。比如,《科隆城市廣告報》就承認,東部經濟結構薄弱現象確實存在,而且還將繼續存在。因為薪水是根據地區生產力來衡量的。生產力上不去,當地人的收入也就上不去。至於人們尋求的東西部生活水平均等,《科隆城市廣告報》兜頭澆了一盆冷水,說這是追求不到的。因為同等生活水平1989年前就不存在,在西部也不存在。西部各州的生活水平素來是有差異的。該報奉勸東部人不要抱怨,而應接受加入了西德這樣一個以研究和發展為重的社會。如果這個社會因為排外情緒的滋長不能廣泛吸納外國專家參與發展,它就不可避免地會落後。要想靠排外來改變經濟結構的薄弱,那是不可能的。

但德國不僅存在經濟結構的問題,默克爾執政也受到越來越多的尤其是東部人的懷疑。德國之聲表示,在漢堡出生、在東德長大的默克爾可謂是德國統一的最大贏家。默克爾治國已有13年,但自一段時間以來,問題多於政績。即便是東部人,對這位來自他們中間的總理也沒有驕傲感。自柏林牆倒塌以來,默克爾步步高升,而數百萬東部人卻在很長時間裡每況愈下。在東部人的眼裡,默克爾是漠視其利益的突出政治代表。

不久前在東部發生的開姆尼茨事件和科滕事件以及隨後出現的有右翼民粹主義者和右翼極端勢力參加的遊行引起了人們的廣泛關注。這兩個城市也從此不再安寧。在開姆尼茨的城市節上,一位當地德國人於8月26到27日夜間被人刺死。警方正在對三名難民嫌犯展開調查, 其中一名為敘利亞難民,兩名為伊拉克難民。在科滕,一名22歲德國人和他的新納粹兄弟9月9日和兩位阿富汗難民發生爭吵,導致心肌梗塞死亡。就科滕的狀況,德國廣播電台周一報道說,死亡事件發生後,科滕不再平靜。右翼極端分子舉行了多場示威遊行,而當地市民則在組織反對右翼極端的遊行。科滕是個開放 城市,但2016年薩安州州議會選舉時,26.2%的科滕人投了選項黨的票,超過了薩安州的平均值。這說明很多當地人對現狀不滿。

要阻止社會兩極分化,加大社會融合,人們自然把眼光投向政府。但大聯盟政府繼續爭吵,而默克爾越想阻止右翼極端,右翼極端就死灰復燃越快。與此同時,默克爾的權力正在逐步消亡。民調顯示,在10月14日的巴州選舉和10月28日的黑森州選舉中,默克爾領導的基民盟都將受到拖累或打擊。默克爾地位的不斷下降會使德國的政治和社會問題更為嚴重。統一28年後的德國已在呼喚一位新的強有力的領導人。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