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文藝欣賞

80年代法國政治哲學的復興

音頻 05:00

巴黎一大哲學系教授米歇爾•艾爾欽尼諾夫在中國人民大學時曾介紹過80年代法國政治哲學的復興。 在今天的節目里我們向大家介紹其中的主要觀點。

廣告

巴黎一大哲學系教授米歇爾•艾爾欽尼諾夫2003年9月16日在中國人民大學時曾介紹過80年代法國政治哲學的復興。 在今天的節目里我們向大家介紹其中的主要觀點。

80年代被看作是哲學向人文科學臣服的末期,這個年代被看作普遍參照物消失的時代,人們已經參與了一個傳統的輕鬆自由的哲學形式的復生,在人文科學的科學性上沒有自負,在問題領域裡也沒有禁忌。

那時,如果人們把雷蒙•阿隆(Raymond Aron)在60年代單獨列出來的話,那麼在馬克思主義參照的末期同時也是法國自由傳統的被重新發現之時。邦雅曼 • 貢斯當, 托克維爾把客體視為一種難以置信的興趣的再生。Pierre Manent在他的著名的《自由主義的知識分子歷史》中,形成了今天最好的解釋理論之一。康德主義的繼承人,如Alain Renault或者Luc Ferry都同時試圖去復興一種擺脫歷史學的政治哲學。簡而言之,應該有一些哲學家不在追問怎樣超越資本主義,分析國家權力的機械主義,而是思考如何在當代的超個人主義與民主政治的生活之間實現共存。民主政治的、共和政治的、自由的概念重新成為哲學討論的中心。後來有一人物成為在專家和民眾中十分親近的參照。她就是美籍德國出生的歷史學家和哲學家,漢娜.阿倫特。她是《極權主義的起源》三部曲和題為《人的條件》的代表作的作者,她投入了極大的熱情來思考世界的現代政治。如果她的思想根源於現象學,這不是一個偶然。因為她的理論跟隨着那個只是為了在世界上找到一個位置而不能逃脫極權主義威險的男人,這種根源就給她的言敘和她的行為帶來了政治的意義,因此這種根源在現象學主體的世界存在的意義上與實際存在的研究很接近。在反社會科學的潮流上,整體主義的概念被阿倫特的理論大大的開發了。對古希臘政治思想的執着參考同時也是個人主義現代性的一種批判。就其範圍來說,甚至在她不被認可之時,她的作品的文化控制力使得發現新的創造者和新的參考性問題群成為必要。那樣,我們可能正處於重要演變的前夕。

為了完成和表明這二十年來為何政治哲學並沒有失去任何活力,我們需要對Marcel Gauchet的那本《自己反自己的民主政治》,這本書出版後就引起很大的反響,它的封面用一幅蠍子的畫來裝飾着,是二十年以來《爭鳴》雜誌上的文章的一個彙集……這本書提出了一種當代的政治哲學,這種被制定出來的政治哲學在人的權力方面根據一種按照Gauchet的參照具有強迫性和排外性。通過批判當代的個人主義,當代民主政治的真正問題,他抨擊了68年五月風暴的後繼者的偽善和盲目,這些人經歷從保衛了人的權力,到對權力的忽視只是純粹的道歉,到思考和政治行為的專制的轉變。正如他所寫的“沒有政治的骯髒,就沒有道德的洗凈和拯救”。由於不斷的自我想象民主政治生活是唯一的重視權力的問題,一批法國知識分子通過某種方法已經加速對現代民主政治生活的其它問題的積累。這種強迫性最具有毀滅性的影響之一就是當前的一種反對那些被稱為人的權利的意識形態的侵略性姿態。受到馬克思主義的模煳記憶的孕育,這種立場通過愚蠢的行為和狂妄自大自動解釋為人類權利的熱忱地維護者。她常常通向反民主政治的相對主義,甚至通向一種狹隘的傳統主義。這時一頁新的白紙在政治哲學的面前打開了:思考民主政治生活如何能避免把人類權利的減少帶入到底線。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