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環境與發展

從重慶市萬州區公交車墜江事故看三峽水庫泥沙淤積問題

音頻 12:00
圖為重慶萬州公共汽車墜江的大橋俯瞰
圖為重慶萬州公共汽車墜江的大橋俯瞰 網絡照片

2018年10月28日萬州一輛公交車突然越過中心線,與一輛相向正常行駛的紅色小轎車相撞,然後衝破萬州長江二橋的護欄,墜入長江三峽水庫,在網絡上引起熱烈的討論。絕大多數中國網民都義憤填膺地痛斥蠻橫毆打司機導致公車墜江的女乘客,也有網民悲觀地將墜江的公車當作是當今中國社會的縮影。但卻很少有人注意到公車墜江的打撈過程中暴露出來的一大重大的隱患,那就是三峽水庫的泥沙淤積問題。

廣告

旅居德國的中國水利專家從中國官媒有關公車打撈時無意中報道出的水深高度等一系列數據中推測出在三峽水庫中的淤泥囤積嚴重。他認為此一中國官方極力掩蓋的現象驗證了此前中國水利專家黃萬里等先生的預測。認為泥沙堆積必將成為三峽水庫的一大隱患,未來三峽地區的大片的建築都將被掩埋在水底。而且,事實上,中國官方在城市規畫以及橋樑修建的過程中早已考慮到上述因素,比如說,為什麼萬州長江二橋的橋面靜高要超過六十米。本台為此電話採訪了王維洛先生。

法廣:王維洛先生您好,非常感謝您接受法廣的專訪,首先請您介紹一下您是如何從中國官媒對公車墜江的一系列報道中推理出三峽水庫中的淤泥堆積嚴重?

王維洛: 首先必須指出的是,人們在討論公車事件時都只聽到公車是掉到長江裡面了,而事實上,自從修建長江三峽大壩之後,萬州離大壩兩百多公里,這一地段的長江其實就應該屬於三峽水庫的中間部分。一條自然的河流在修建大壩之後就被切除三個部分,大壩的下游部分,水庫部分,以及水庫上游的河流部分。三峽水庫這公車掉江的時候正是蓄水期期間,在公車打撈的那天,正好是水庫蓄水期的最後一天,也就是說,按照規定,這段時間的水庫蓄水的高度應該是175米。另外,根據三峽水庫可行性報告,這段時期應該是水庫中蓄水最清晰的時期。然而,從中國官媒在打撈報道中無意中透露的數字以及情況來看似乎並非如此。由於這個事故引起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僅在事故發生地聚集的救援船隻就超過70餘艘,包括裝有聲納技術設備的船隻,幾十位潛水員,還有武警帶來的水下機器人。但是打撈工作進展緩慢,特別是到29日13時30分左右,才確定公交車的位置。中國媒體認為,此次救援為三峽庫區蓄水以來難度最大,特別是相對船隻來說,公交車目標太小,難以精確定位。其實公交車墜落位置明確,搜索範圍很小。墜落車輛入水位置的上游50米至下游200米及左右各100米,就是長250米寬200米的範圍。墜落的公交車之所以沒有能夠被潛水員和水下機器人發現,是因為三峽庫區的水非常渾濁,能見度很差,而且墜落的公交車陷於淤泥之中。這就說明水庫中淤泥的堆積現象十分嚴重。

法廣: 這麼說來,您認為水庫中淤泥堆積嚴重的觀點僅僅是推測,而並沒有可靠的數字依據?

王維洛: 是推測,但我也有一定的數據。根據公交車被打撈出來之後發表的數據,公交車墜落在位於長江二橋上游約28米、水深約74米(一說71米)的地方。當時三峽水庫在萬州的水位為海拔174.83米,墜落的公交車在水下74米的地方,就是海拔約100.83米處。無論是根據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還是三峽工程初步設計,萬州公交車墜落處三峽水庫的水深應該在80米以上,這裡不應該有泥沙淤積,更不應該有幾米甚至十幾米到幾十米泥沙淤積層。中國許多人今天質疑黃萬里教授當初預測說三峽水壩運行十年之後,重慶就會被淤死,認為三峽運行十年之後,黃萬里教授的預言並沒有實現。所以認為他所有的理論都有可能是錯誤的。而事實上,黃萬里教授當初的預測並沒有想到這個政府會在長江上游會修建這麼多的水壩。他的預測是建立在長江上游依然是自然河流的假設之上的。

法廣:黃萬里教授當初是堅決反對修建三峽大壩的,是吧!

王維洛:他給江澤民寫過三次信,認為三峽大壩堅決不能上馬。另外,我還想提醒大家注意到這次公車事件中還有一個值得大家思考的話題。大家有沒有想過為什麼萬州大橋的橋面離水面那麼高?為什麼當局在修橋時要把橋面的靜高拉倒65米?橋修稿了就必須增加造價。就連南京長江大橋也僅僅只有25米靜高。如果沒有需要,就沒有必要提高橋的高度。這就說明未來三峽水庫的水位會不斷的上升,他們在設計二橋的時候就已經考慮到上述因素。

法廣: 您是說當局在修建大橋時就已經考慮到淤泥的堆積問題?

王維洛:對,只要是三峽水庫的淤泥堆積,水位就會越來越高。所有的泥沙專家都是這麼認為的。當時的泥沙組的專家說只能保證今後三十年內不會出現問題。因為他們知道三十年後他們都不在了。誰也不會來承擔責任。如果他們在淤泥報告中寫上三峽水庫在使用一百年之後,可以達到衝淤平衡,不再有水庫泥沙淤積的問題。如果你沒有讀懂衝淤平衡是什麼意思那就是你自己的問題了。

法廣:水庫泥沙淤積問題看來是一個難以解決的問題?

王維洛: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能夠解決。1992年三峽工程決策時,中國政府告訴老百姓,用“排渾蓄清”的水庫運行方法可解解決三峽水庫的泥沙淤積問題。2003年三峽水庫投入使用後,特別是2009年三峽工程實行正常蓄水位海拔175米的目標後,中國政府告訴老百姓,三峽水庫的泥沙淤積問題已經破解,問題遠不如1992年時預計的那樣嚴重。三峽水庫的泥沙淤積發生在三峽水庫的水面之下,這些數據都是國家機密,除了少數人知道,老百姓能看到的只是報喜不報憂的報道。根據這些報道,萬州公交車墜落處就不應該有幾米或者十幾米甚至幾十米厚的泥沙淤積層。萬州公交車墜江事故暴露出三峽水庫泥沙淤積的事實,暴露出三峽水庫泥沙淤積的嚴重性。

法廣: 按照今天三峽大壩運行15年泥沙堆積的狀況來看,有可能 保證三十年內沒有問題嗎?

王維洛:三峽大壩已經運營十五年,但卻依然沒有驗收。2015年作為政協主席與副總理的汪洋應該驗收,但他一直往後推。

法廣:驗收的人應該承擔責任嗎?

王維洛: 驗收時畢竟要簽上自己的名字。這當然是責任。汪洋曾經當過重慶市委書記,他曾經啟用了一位年輕的城市規畫專家,這位年輕人把重慶的所有的政府機關以及重要的機構都建設在海拔220米以上,重慶市委大樓就建在233米以上,但是普通老百姓的居家就僅僅在180米左右,那麼,這些建築今後就很可能被淹。這些政府領導人都心中有數,但是,他們不能告訴老百姓,老百姓現在只能自己去想,自己想想長江二橋為什麼建的這麼高。這其實同公車墜江事件一樣,如果這些乘客自己不出來發聲的話,那麼,最後就只會同公車一起掉下去。

感謝王維洛先生接受本台的專訪。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