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文化藝術

Bernard Hayot 訪談 :我不是魔術師,我是奠基人

音頻 11:01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安東尼·林祖強訪談 Bernard Hayot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安東尼·林祖強訪談 Bernard Hayot 攝影 Claudine Colin

Bernard Hayot 說: 我不是魔術師,我是奠基人,我是一個很投入的人,我熱愛我生活的這片土地。我有責任心,我感到自己對這片土地的轉型升級要擔當責任。

廣告

法屬馬提尼克島上的克萊蒙基金會正在舉辦雷諾汽車現代藝術收藏展。這個展覽帶給我們好幾個觀察點來研究馬提尼克私營產業界的主導力量如何嘗試通過藝術來參與、促進經濟轉型 ,通過藝術來加強財富創造的集體認同的教育,通過藝術來促進社會和諧。

我們在去年12月19日播出展覽評論,基本觀點是:馬提尼克財富創造的引領者Bernard Hayot  希望展現促進加勒比海靠文化附加值來支撐的部分經濟結構型的轉型升級。我們認為,文化附加值對馬提尼克的財富創造和經濟增長的貢獻能有多大, 成效有多快,這要看投資人選擇用資本做附加值投機還是做附加值地基。換句話說,當附加值被用來製造財富幻象,象雞缸杯拍賣那樣,在單筆的一錘子買賣中兌換成現金時,這叫投機。當附加值被用來充實地區經濟的精神食量,大面積地、持續穩定地締造地域和人群蒸蒸日上的信心的時侯,這叫軟實力。我特別問Bernard  Hayot,你是在當附加值的魔術師還是在當附加值締造者,他回答說,他當締造者,因為這是責任。

今天我們播出 Bernard Hayot 訪談。從訪談中我們可以直接了解到 Bernard Hayot 如何從對當代藝術的興趣出發,在美國收藏家和法國的 Bernard Arnault 那裡受到啟發,將文化和馬提尼克的財富創造的新結構和新模式結合起來。

Bernard Hayot 說:“接觸藝術領域,尤其是當代藝術領域,這是一個過程。我們是一步一步來的,一開始我們喜歡具象作品,現在發展到我不會再去買任何一件具象作品的程度。現在最感動我的就是當代藝術。它就像一種病毒,你染上了它,就不要再治了,沒藥可救了。收藏當代藝術成了一種愛好,染上當代藝術的病毒,這是我的榮幸。

克萊蒙基金會已經有25年的歷史了,一開始的時侯,我們只有幾個參觀者,幾千個參觀者,多數是馬提尼克本地人。一開始在這裡做展覽的是具象藝術家,我曾經請法國本土有名的寫實藝術家來做展覽,他們以馬提尼克的風景作為題材,後來這批畫在法國本土賣得很好。我一點一點地拓展收藏,一開始沒有什麼方向,也不知道我要怎麼做,我只是想做得更多。現在我知道已經找到了自己的方向。我領導的集團在加勒比海地區的很多島嶼都開展了業務,象法屬圭亞那 ,瓜德羅普,馬提尼克,古巴等等,由我們來展示這些地區的藝術家,名正言順。這次展覽之前,我們辦了一個古巴藝術家大展,古巴藝術家展覽之前是塔希提群島藝術家大展,在塔希提群島藝術家大展之前是5,6位瓜德羅普藝術家的展覽。我要給這些我立足過的島嶼的藝術家做一些高水平的展覽。

這25年來,每年6個月,我都在歐洲,在法國本土。在巴黎,如果只住4天,我也總是要去美術館象蓬皮杜中心,或者是大畫廊,去看一個大展覽,這成為一種需要, 一種享受。跟藝術神交, 我很快樂。這會上癮,也是讓我很榮幸的癮。

我覺得我對我們這個地區有一種責任,因為我們在這裡是一個大的企業集團。我對美國的一些大藏家的作為相當讚賞,但我不講他們的名字,因為在他們面前我們太小了。我覺得當一個企業的規模大到一定規模,企業經營地也比較好的時侯,企業需要做點其他的事情。對我來說,要做藝術。

我要讓人民群眾看到展覽。 今天晚上的開幕式會有兩三千人來,我很有感觸的。因為以前辦展覽,我們一年才只有兩、三千名觀眾。當我們做的藝術展覽水平夠高,觀眾們會有反應的,他們喜歡。

我們這些海外省必須轉型升級。法國這些海外省享受很多優惠,象職工保障等等,但我們這裡的收入太低,要提高收入,就要轉型升級,藝術是一個辦法。我想馬提尼克藝術雙年展、加勒比音樂節等活動會讓一些高檔的客源願意到馬提尼克來。

比方說在朗姆酒業,我們有6、7個有意思的釀酒作坊, 我們就開展了釀酒業題材的旅遊業。比方說您去看的克萊蒙莊園,在那裡你當然看釀酒作坊,但也會對那裡漂亮的老房子感興趣。這房子被列為歷史遺產,它曾經接待過密特朗總統和前兩天剛剛安葬了的老布什總統,之後也接待過來自世界各地的知名人士。這對我們這個地區來說是一種價值。

今天早晨您看了雕塑公園。這個雕塑公園很重要,在加勒比地區這是唯一的一座雕塑公園。您知道,從邁阿密到委內瑞拉的遊客可以選幾個不同的中轉地。如果我們讓大家了解雕塑公園的水平是很高的,我們也在往這個方向努力,那麼我們實際上是在為馬提尼克作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我是一個有責任的人。當企業發展到規模很大的時侯,我們就有了責任。Bernard Arnault 建了LVMH 藝術基金會,為法國本土的旅遊業作了貢獻,這是一種責任。我很希望馬提尼克其他的企業也參加進來,把馬提尼克建設成一個高水平的勝地。

我不是魔術師,我是奠基人,我是一個很投入的人,我熱愛我生活的這片土地。我有負責心,我感到自己對這片土地的轉型升級要擔當責任。”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