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世界報

中國的“弗蘭肯斯坦”何建奎的敗落

轉基因嬰兒:中國的“弗蘭肯斯坦”何建奎的敗落,這是星期二下午上市的法國世界報在其科技和醫學副刊上的一個標題。在副標題中,Hervé Morin 、Florence de Changy 、Simon Leplâtre這三名作者強調,何建奎這個世界上兩個轉基因嬰兒“之父”違反了涉及人類基因編輯的倫理規則。

廣告

文章寫道,賀建奎本是中國生物基因界的一顆上升的新星,他曾夢想着要成為人類的救世主,但是,在他於2008年11月26日宣布兩個基因編輯嬰兒露露和娜娜誕生之後,賀建奎被軟禁在深圳,並面臨結果可能會很嚴重的審判,在中國的媒體上,賀建奎被稱之為是中國的“弗蘭肯斯坦”。

何建奎如今是前途未卜,已經誕生的露露和娜娜更是前途未卜,因為其基因修改的效果無法預測,第三個待出生的轉基因嬰兒的命運就更是如此了。

那麼,賀建奎是怎麼樣越過國際生物界對人類基因編輯的建議,怎麼樣越過中國在這一領域的規則的呢?

文章援引新華社於1月21日的報道說,調查人員認為,賀建奎這麼做是為了追求個人聲譽,賀建奎實驗用的資金來自於他自籌的資金。

法國世界報的文章指出,雖然賀建奎不是醫生,雖然他也從來沒有進行過臨床試驗,但他在世界生物和基因界,也並不完全是一個無名之輩。文章介紹了賀建奎在美國休斯頓萊斯大學求學以及在斯坦福大學做博士後的經歷,指出,這些經歷讓賀建奎在2012年因中國的千人計畫而返回中國之前,結識了國際基因界的名人。

文章還指出,雖然賀建奎在加州伯克利以及斯坦福結識的一些生物界名人表示自己不知情,但確實有一些名人是在賀建奎的人類胚胎基因編輯計畫實施的上游就知情的,比如休斯頓萊斯大學的邁克爾·蒂姆(Michael Deem)就是這樣。

文章表示,更讓人吃驚的是諾貝爾獎得主梅洛(Craig Mello),梅洛獲得了2006年的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他的另一身份,則是賀建奎所開公司之一的一名科學顧問。梅洛在2018年4月份就知道兩個被編輯的基因胚胎成功懷孕的消息,他表示他對賀建奎表達了他的反對意見,但他沒有覺得有必要向國際科學界發出警報,而且,梅洛也只是在賀建奎宣布兩個基因編輯嬰兒誕生後,才於2018年12月初辭去了賀建奎所開公司的科學顧問一職的。

馬克龍為平息民眾憤怒而提出的一些建議引發爭議

為了回應黃背心運動,法國總統馬克龍開啟了全國大辯論,商討讓法國走出黃背心危機的方法。就在大辯論進行的同時,總統馬克龍及其政府也為平息民眾的憤怒而提出了一些建議,不過,這些建議也引發爭議,星期二下午上市的法國世界報的頭版頭條就是圍繞這些引發爭議的建議而展開。

教皇在伊斯蘭土地上宣講宗教寬容

羅馬天主教皇在伊斯蘭土地上宣講宗教寬容,這是同一份法國世界報在頭版顯著位置刊登的大字標題。該報強調,前往阿聯酋訪問的羅馬天主教皇受到了穆斯林最主要人物以及阿布紮比王儲的接見,在阿拉伯半島,教皇把自己介紹成是“和兄弟們尋找和平的一個兄弟”,教皇此外還呼籲信仰自由,呼籲結束阿聯酋也參與其中的也門戰爭。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