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環境與發展

法國無手嬰兒之謎何時揭開?

音頻 12:00
2012年出生時缺左手臂的布列塔尼的小女孩Charlotte,2019年2月。
2012年出生時缺左手臂的布列塔尼的小女孩Charlotte,2019年2月。 網絡圖片

去年秋季以來,法國多家媒體先後報道了法國境內某地出現多起出生時無手或者無手臂的畸形嬰兒事件,地方衛生部門在初步調查並未取得進展之後對事件不了了之,媒體首次曝光之後,法國其他地方也爆出同類的畸形胎兒事件,這才引發法國全國輿論的關注。法國衛生部因此於去年十月表示將對此事件展開全面調查,並且在三個月後宣佈結果,然而,三個月後,也就是2019年的一月份,政府的調查並未取得任何進展。有畸形嬰兒父母直接致函法國衛生部長,呼籲政府繼續關注。

廣告

法國政府衛生部長也堅決表示,絕對不能面對如此嚴重的現象而袖手旁觀,必須尋找出造成胎兒畸形的主要原因,必須給父母與孩子一個解釋。與此同時,政府呼籲全國畸形嬰兒的父母向當地衛生部門登記,以協助有關部門的調查,政府計畫在今年七月之前再度向民眾彙報調查結果。

事件前後經過:

應該說是法國世界報最早報道了畸形胎兒事件,早在2016年,世界報就報道指出,在法國東部臨近瑞士的安省有一個名叫特路亞Druillat的小村,在這個小村莊方圓17公里的範圍內在2009年至2014年期間出生了七個缺手甚至缺前手臂的嬰兒。

世界報的消息來源是當地一家名叫Remera的半官方醫療組織,該組織也曾經揭露了一種由賽諾菲集團生產的抗癲癇藥Depakine對胎兒的負面影響,賽諾菲最終將此藥撤出市場。該組織發現此一現象之後,對嬰兒的父母以及他們的生活環境做出了最先調查,並且將調查結果上報了當地官方醫療組織,然而,當地醫療機構卻並沒有給予足夠的重視,並且以統計方式缺乏科學為由將此案束之高閣。直到法國世界報記者將此事公諸於眾。世界報的報道指出,儘管官方的統計數字顯示,法國全國每年都有一百萬多位嬰兒帶着類似的殘疾而出生,但是,安省的現象的詭異之處就在於這些嬰兒都幾乎出生在同一個地方,而且沒有任何已知的因素可以解釋為什麼他們會帶着殘缺來到人間。

世界報報道發表之後,當地衛生部門對此展開了調查與統計,最新公佈的數據顯示,僅僅在安省一個省的範圍內就出現了十八起同類性質的畸形嬰兒,法國媒體追蹤調查統計了在其他地區出生的畸形嬰兒的安例。調查顯示,除了安省之外,在西部布列塔尼的莫爾比昂省(法語、布列塔尼語:Morbihan即“小海”)也爆出四起畸形嬰兒事件,他們出現的時間段在2011年至2013年期間,在盧瓦爾流入大西洋口地區也出現三宗個案,出現的事件於2007年至2008。

最新爆出的消息是法國南部地中海沿岸的羅納河口地區2016年也出身了三個缺手或者卻手臂的女嬰兒。這三位嬰兒的家庭都居住在Vitrolle市三十公里以內,臨近南部地區污染最嚴重的貝爾湖工業區。

是偶然巧合還是有特殊原因?

法國歷史上曾經出現過大量畸形嬰兒,那是在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當時有許多孕婦在懷孕期間都曾經服用過一種抵抗妊娠嘔吐(rèn shēn)反應的藥,這種藥的名稱為沙利竇邁(Thalidomide),當時曾經導致約1萬名畸形嬰兒出現,沙利竇邁藥物隨後就被禁止使用。

根據法國醫療部門提供的統計數字,在正常情況下,類似的畸形嬰兒出現的機率極低,每一萬個嬰兒中大約有1.7個嬰兒,專家將它稱為是上身肢體發育不全,法文全名為"Agénésie Transverse des Membres Supérieurs" ,簡稱為ATMS,每年在法國都有150位嬰兒出生時缺少手臂,手或者手指。這些畸形胎兒形成的時間段應該在受孕之後的24天至56天之間。

其中原因,醫學界認為有些是由於遺傳原因,有些則是由於母親在懷孕初期受到病毒感染,或者是胎兒因羊水繮繩的原因而造成的畸形。

所有上述因素導致畸形的原因雖然到目前為止醫學界尚未找到解釋,但是至少他們與發育不全之間的因果關係都可以被確診。然而,問題是,在安省以及其他三個地區出現的畸形嬰兒卻與以上三種因素完全沒有任何關聯。

專家推測是環境因素

在上述可能確證的因素都被排除之後,那麼,環境因素就被輿論推上了前台。事實上,最早展開獨立調查工作的Remera組織早在2014年的調查報告的結論中就指出這些畸形嬰兒都出生在農村家庭。

該組織對七位嬰兒的母親進行了長時間的訪問,所有可能導致嬰兒畸形的因素都被排除,其中包括遺傳,吸毒,工作環境接觸敏感物質等等。唯一的共同點是他們都居住在農村。

此外,調查還指出,在離 Druillat村莊附近十五公里地區最近幾年來有多頭小牛在出生時也發育不全,小牛的尾巴或者肋骨出現先天性缺陷。報告當時就分析指出,這或許與農業耕作所使用的農藥化肥或者與獸醫使用的藥物成分有關。

法國多位生物專家以及環境問題專家都一致認為環境污染以及與動物有關的化學產品的使用很可能是導致畸形胎兒的原因。

然而,令人驚訝的是,法國負責公共衛生的組織,法國公共衛生局agence Santé publique France (SpF)在其報告中卻刻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強調安省畸形嬰兒的比例並不高於其他地區,並且並未強調環境污染也可能是其中一大因素。

法國公共衛生局是法國衛生部旗下的一家政府機構,其運作完全受到法國政府的掌控。

法國綠黨成員,歐洲議會議員,2017年總統候選人亞多Yannick Jadot 因此向媒體表示,對有關人員故意將環境因素排除在外感到十分憤慨,因為他認為這些畸形嬰兒的出生很可能同使用農藥以及殺蟲劑有關,這些嬰兒的家庭不僅都居住在農村,而且都居住在玉米地或者向日葵耕作地的附近。他還認為造成這些公共衛生事件的原因是由於最近幾年來政府大大減少了對畸形胎兒領域的醫療研究經費。

公共衛生局受專家質疑

法國公共衛生局Agence Santé publique France (SpF)推出的有關畸形嬰兒的調查報告不僅受到來自環保工作者的質疑,而且也受到生物學家以及統計學者們的質疑。學者們一致指出,即使是大學一年級的學生都不難發現,如果正常的畸形嬰兒的出生率為一萬分之一的話,在五千多個嬰兒中出現七個個案,這以比例很明顯要遠遠超出正常的比例。對學者們來說,作為醫療衛生部門的專業調查報告出現如此明顯的失誤是令人難以想象的。如果是偶然的失誤,那就必須立刻更正,如果是刻意的失誤,那就必須向輿論解釋,尤其是向畸形嬰兒的父母解釋為何要在統計數字上做手腳。法國的統計學者們都拒絕在公共衛生局的報告上簽字。

而與此同時,法國衛生局的負責人François Bourdillon則譴責最先披露此一現象的地方衛生組織 Remera有意損害他的名譽。批評該組織是故意炒作。認為並不排除安省出現多個畸形嬰兒的現象有可能是出於巧合。

然而法國公共衛生局以偶然原因來解釋畸形嬰兒集中的現象顯然難以解除輿論尤其是嬰兒家長們心中的疑慮。

在這樣的背景下,法國衛生部長Agnès Buzyn,去年十月宣佈必須對此事件展開調查,法國環境部與衛生部聯手調查,邀請醫學專家與環境專家共同參與,衛生部長,絕對不能以命運來解釋,這是令人難以接受的。很顯然,法國衛生部在此問題上並不贊同公共衛生局的立場。

此外,畸形嬰兒的家長們呼籲公共衛生部門設立全國畸形嬰兒數據庫,以便擁有足夠的資料方便科研工作者們的調查研究,因為法國目前僅有六家地方記錄檔案,檔案僅包括全國出生嬰兒中的19 %。法國公共衛生局此前宣佈將這六家地方登記檔案資料聯合起來,但是,業內人士認為必須推出全國性的數據庫,才能夠為研究部門提供足夠的資料。

法國政府在上周宣布將成立兩個處理此一事件的專門委員會,其一着重調查畸形嬰兒產生的原因專家調查組,調查食物,環境以及醫療藥物以及其他所有可能的因素;政府強調到目前為止並沒有排除任何可能,也並不重視某一種因素。這一調查組的首次會議將於今年三月舉行,調查的初步結果將在今年六月公布。第二個工作小組則主要負責與畸形嬰兒的家庭之間的交流與對話,這些對話的對象也包括與環保組織成員以及醫務人員。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