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文化藝術

達達主義 : 象炮彈一樣焚屍、銷魂的藝術

達達主義是二十世紀初在歐洲產生的一種資產階級的文藝流派。1916年,雨果·巴爾、艾米·翰寧斯、特里斯坦·查拉、漢斯·阿爾普、理查德·胡森貝克和蘇菲·托伯等流亡蘇黎世的藝術家在當地的“伏爾泰酒店”成立了一個文藝活動社團,他們通過討論藝術話題和演出等方式來表達對戰爭,以及催生戰爭的價值觀的厭惡。同年10月6日,這個組織正式取名為“達達”。

廣告

關於“達達”一詞的由來,最流行的一種說法是,1916年,一群藝術家在蘇黎世集會,準備為他們的組織取個名字。他們隨便翻開一本法德詞典,任意選擇了一個詞,就是“dada”。因此,這場運動就被命名為“達達主義”,以昭顯其隨意性,而非一場一般意義上的“文藝運動”。

1916年7月14日,在這個組織的第一次公開集會上,巴爾公開宣讀了所謂的“達達主義宣言”。1918年,查拉撰寫了另外一份達達主義宣言,這份宣言被認為是達達主義最重要的宣言之一。在此之後,很多藝術家都發表過類似的宣言。一本名為《伏爾泰酒店》的期刊是這起運動前期的主要成果。

酒店關張之後,達達主義者的活動開始轉移向一個新的畫廊。不久,巴爾離開了歐洲,而查拉則開始宣揚達達主義的觀點。他給法國和意大利的藝術家和作家們寫信,激烈的抨擊他們的作品。很快,查拉便成為達達主義的領袖以及名副其實的戰略統帥。

以查拉為舵手的蘇黎世達達主義者們出版了一本名為《達達》的期刊。這本期刊1917年7月創刊,在蘇黎世出版了5期,並在巴黎出版了最後兩期。

法國的先鋒派藝術家一直和蘇黎世的達達主義者保持着密切的聯繫。查拉就和包括阿波利奈爾、布勒東在內的法國作家、評論家和藝術家長期保持通信。

巴黎的達達主義運動高峰出現在1920年。這一年,達達主義運動的很多元老來到巴黎。受查拉的影響,巴黎的達達主義者們也發表宣言,組織大規模示威運動,進行舞台表演並出版了大量的刊物。達達主義的作品第一次出現在巴黎公眾的視野內是在1921年的“獨立藝術家沙龍”上。讓·克羅蒂和其他達達主義者們展覽了自己的作品。

達達主義者對一切事物採取虛無主義的態度,他們常常用帕斯卡爾的一句名言來表白自己:“我甚至不願知道在我以前還有別的人。”

達達主義者的行動準則是破壞一切。達達分子是無政府主義者,而不是社會主義者。在某些情況下是原始法西斯分子,他們採用了巴枯寧的口號:破壞就是創造。他們宣稱:藝術傷口應象炮彈一樣,將人打死之後,還得焚屍、銷魂滅跡才好;人類不應該在地球上留下任何痕跡。他們主張否定一切,破壞一切,打倒一切。因此,達達主義是虛無主義在文學上的具體表現。它反映了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西方某些青年的苦悶心理和空虛的精神狀態。

達達主義這場運動的誕生是對野蠻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的一種抗議。達達主義者們堅信是中產階級的價值觀催生了第一次世界大戰,而這種價值觀是一種僵化、呆板的壓抑性力量,不僅僅體現在藝術上,還遍及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達達主義運動影響了後來的一些文藝流派,包括超現實主義和激浪派。達達主義作為一場文藝運動持續的時間並不長,波及範圍卻很廣,對20世紀的現代主義文藝流派都產生了影響。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