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文化藝術

談談自然主義文學

自然主義文學產生於法國, 是西方近代文學的重要流派,也是近代文學向現代文學轉化的過渡流派,對20世紀的現代主義文學諸思潮產生了深刻的影響。在《富爾蒂埃爾詞典》中,對“自然主義”的解釋是:“通過機理法則解釋現象,不去尋求天生的原因”。左拉將這一概念引入文學,用以倡導一種追求純粹的客觀性和真實性、從生理學和遺傳學角度去理解人的行動的創作理念。體現在文學作品中,自然主義文學力圖事無巨細的描繪現實,給人一種實錄生活和照相式的印象。現代主義文學追求非理性、無意識的境界其實就是從自然主義處繼承而來。自然主義作為連接現實主義與現代主義的橋樑起到了承前啟後的重要作用。在語言上,他們打亂句法的邏輯因素,以肢解的句子、大膽的新詞和有意的不符合語法的句子來表達短暫的印象。

廣告

龔古爾兄弟是法國自然主義文學的先驅。他們自稱是描繪當代生活的小說家,樂於描寫下層階級,偏愛於病理學的特殊病例研究。《修女菲洛梅娜》描寫一個見習醫生得化膿性感染而死,《勒內·莫普蘭》嘲諷資產階級的道德。龔古爾兄弟經常將小說中的人物當作特殊的精神病例來分析。

左拉是自然主義文學的領袖,無論是在理論上還是創作上都是自然主義文學的傑出代表。他致力於自然主義文學理論研究,為自然主義文學鳴鑼開鼓,提出了“實驗小說論”等自然主義理論主張。他強調文學的科學性、客觀性,注重表現遺傳和環境對人的影響,把真實感作為小說家的首要品格,把客觀性作為作家應該追求的創作特色。左拉這樣定義自然主義文學:“文學自然主義就是返回自然,返回生括,返回人本身,即在對現實的接受中,經由直接的觀察和精確的剖析達成對人世真相的描寫。”他不但在理論上獨樹一幟,而且在小說創作上也收穫頗豐。左拉的自然主義文學裡現出一種不同於前自然主義文學的獨特的品格與風貌,這獨特之處可能源自其作品內容與創作手法上的一系列革新。

左拉的代表作《盧貢-馬卡爾家族》是自然主義文學的豐碑,也是繼巴爾紮克《人間喜劇》之後另一法語小說大系,共包括20部長篇小說。這部巨著在於描寫“第二帝國的一個家族的自然史和社會史”,是描繪法蘭西第二帝國的一部編年史似的歷史畫卷。其中優秀的作品包括《娜娜》、《萌芽》與《小酒館》等。左拉從80年代其開始理論著述,系統闡述自然主義主張。以左拉為中心形成了所謂的“梅塘集團”,是法國自然主義的核心集團。

除左拉外,居伊·德·莫泊桑(1850年-1894年)也是自然主義文學的傑出代表。莫泊桑是人類文學史上罕見的短篇小說大師,與俄國的契訶夫、美國的歐·亨利齊名。莫泊桑是現實主義文學大師福樓拜的弟子,早年在福樓拜的指導下接受嚴格的現實主義技法訓練,因此莫泊桑的短篇小說結構十分嚴謹。他的代表作包括《一生》、《羊脂球》與《漂亮朋友》等。莫泊桑的小說重視心理分析與朦朧潛意識的研究。他的美學思想體現在論文《論小說》中。他一方面堅持現實主義的真實論,一方面又認為作家必須保持無動於衷,“不着痕跡,看上去十分簡單,使人看不出也指不出作品的構思,發現不了他的意圖”。

自然主義文學家們早期都曾深受近代法國文學中根深蒂固的現實主義的影響,對福樓拜、司湯達與巴爾紮克十分推崇。左拉認為巴爾紮克描畫了整個世界,創建了現代小說,是自然主義小說之父。而福樓拜的《包法利夫人》則被自然主義者尊為典範,儘管福樓拜本人在更大程度上是一個現實主義作家。

1880年代,自然主義超越法國國界,傳至歐美其他國家。德國詩人團體“突破”宣傳自然主義,“自由劇場”的創立為自然主義戲劇提供了舞台。蓋爾哈特·霍普特曼是德國自然主義文學的重要作家,劇作《日出之前》以自然主義手法表現德國的社會矛盾,把富人道德淪喪的原因歸結為酒精中毒的遺傳。表現工人起義與勞資矛盾的《織工》則從自然主義轉向現實主義。

在英國,受自然主義影響而出現“貧民窟文學”,熱衷於表現生活中卑污、可怕的東西。喬治·吉辛的作品描寫倫敦貧民窟中強徒橫行,窮人無法擺脫饑餓和無法克服遺傳的影響。莫利遜的《陋巷故事》描寫有嚴重精神缺陷、像野獸般的貧民生活。

瑞典的劇作家約翰·奧古斯特·斯特林堡早期的劇作也屬於自然主義範疇,後來轉向現代主義。此外,自然主義在俄國、美國、日本與意大利也有較大影響。

法國哲學家孔德的實證主義是自然主義的理論基礎。孔德是經典社會學的創始人之一,他主張只研究具體的事實和現象,而不追究事實和現象領域內的本質與規律性。這種觀點實際上就是自然主義不同於現實主義的最顯著特徵。法國文學批評家泰納吸收並發揚了孔德觀點,提出了著名的“環境,時代,種族”三要素說。他強調人受特定時代、特定環境和特定種族的影響,忽略人的社會屬性。泰納的觀點是實證主義哲學在文學理論上的體現。

自然主義雖然在很大程度上繼承了現實主義的一些理念,但在具體創作中卻與現實主義有極大不同。首先,自然主義忽略典型人物的創造,只追求人物的氣質特點和精神變態心理,這和現實主義原則大相徑庭;其次自然主義文學淡化情節,不追求戲劇性的曲折變化,追求“沒有波折”的境界,只向讀者提供生活的記錄,這也是違背現實主義原則的。自然主義文學對社會異化現象的感知的深度是現實主義文學無法企及的,這一點深刻的影響了20世紀的現代文學。

然而由於自然主義否定現實主義的創作技法,又不似現代主義創立自己的理論體系,因此存在時間很短暫。許多自然主義作家都在後期轉投其他流派。法國的自然主義文學在1870年代-1880年代達到顛峰,之後便逐漸衰落。在法國以外,自然主義思潮影響並不非常顯著,很快就被新興的表現主義與象徵主義所超越。儘管如此,自然主義的重要性卻是勿庸置疑的,因此在西方文學史上將自然主義文學看作是和浪漫主義文學與現實主義文學並舉的重要流派。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