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世界報

工業發達經濟體里的中產階級在緩緩地衰落

音頻 04:37

工業發達經濟體里的中產階級在緩緩地衰落,這是今天法國世界報的一個重要標題。文章引用世界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星期三發表的一份報告說,如果以一個國家的全國性收入中間值的75 % 到 200 % 來定義中產階級,那麼在世界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的36個成員國里,1980年以來,中產家庭的數量從64 % 降低到 61 %。 世界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的就業專家斯卡佩特說,每個國家的情況都有很多差別,但是多數國家的中產家庭的生活水平不是停滯不前就是在下降。更糟糕的是,他們的收入上漲的速度要比10 %最富裕的人口的收入上漲速度小得多。

廣告

在36個成員國里,1942年到1964年出生的人最幸運,他們中有68 %的人在20多歲時就屬於中產階級。在1965 到1982年間出生的人,中產階級的比例下降到64 %,1983年到2002年間出生的人,中產階級的人口比例是60 %。對中產階級來說,在社會階層里往上攀越來越難,往下掉的危險越來越大。

世界報引用報告說,首先是就業市場轉型。然後是生活成本上漲。中產階級的生活消費的上漲速度要比他們收入的上漲速度慢。生活消費中最主要的漲價項目是住房。現在住房的費用要佔中產階級三分之一以上的收入。而1990年代,住房的費用只佔中產階級收入的四分之一。年青人要比他們的父輩更難成為房主。這還沒完,出了在法國,醫療費用和教育費用的支出還不算很貴,在其他國家,這些費用大幅度上漲,尤其是象美國這樣醫療系統決大部分是私營的國家。

一個在法國憲兵拘禁訊問期間死去的年輕人特勞雷的死因又成了法國世界報關注的一個焦點。報紙說,司法部門不久前還準備結案,但卻發現案子又有了新的線索。法官們在四月份又下令對這個不尋常的案子重新展開法醫調查,並且展開新的聽證。目的只有一個:弄清楚特勞雷這個年輕人死在貝桑憲兵所的地上的原因。

2018年十月司法部門委託的法醫報告把憲兵們的責任排除在外,憲兵們一直聲稱自己對特勞雷的死沒有責任。當時的法醫報告說,特勞雷之前有病竈,但不是致命的疾病。但由於這個病竈,加上特勞雷體力消耗大,結果引發了險情。但是特勞雷的家人不相信這個法醫結論,他們堅持認為是憲兵們的強制措施導致特勞雷窒息死亡。2016年,在憲兵們和特勞雷展開追捕之後導致他死亡, 特勞雷的名字成為法國大量反警察暴力維權人士的象徵。

2019年初,特勞雷家的律師委託做了一個由在特勞雷生前疾病的領域的醫學專家們組成的醫學報告組重新作了論證,結果是:特勞雷生前的病竈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可能造成特勞雷的死。他們同時對之前作出法醫結論的同行的職業道德提出了質疑。他們呼籲司法部門調查在憲兵拘捕的情形下的體位性窒息和機械性窒息。

世界報說,法官們不承認這是專家報告,因為這不是由司法部門委託的法醫報告,同時醫生們沒有宣誓過,也不在司法部門正式的專家名單里。但是這些出報告的人都是巴黎大醫院裡有名的專家教授,特勞雷家對他們的報告作了大量宣傳,這一切終於說服法官們重新委託專家再做一份鑒定。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