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五年重建巴黎聖母院法國行嗎

音頻 05:00
很少能有一座歷史宗教建築物像巴黎聖母院那樣把世人之心凝聚在一起。巴黎,4月17日,無數的人在外圍觀望遭遇火劫的聖母院。
很少能有一座歷史宗教建築物像巴黎聖母院那樣把世人之心凝聚在一起。巴黎,4月17日,無數的人在外圍觀望遭遇火劫的聖母院。 路透社

巴黎聖母院遭火劫引起世人痛心,尖塔坍塌化為灰燼,大半個教堂屋頂燒毀,不幸中的萬幸,主體結構完好,尖塔上的銅公雞也已找到,而且,雙鐘樓健在,大玫瑰窗無損,耶穌荊冠等珍寶俱在。法國已向全球建築師徵求尖塔設計。法國總統馬克龍莊嚴表示,不負世人期望,五年內重建聖母院。但馬克龍為此也面臨因為求快可能冒着使聖母院失去原有外觀的批評。

廣告

法國有無人力、物質、法律以及足夠的技術資源來回應總統重建聖母院的雄心?這是一個前人從未嘗試的巨大工地。

五年時間能做什麼?

建築師讓.米歇爾.威力蒙特認為,“五年時間可以完成,但必須做出正確的技術選擇。”在他看來,根據總統作出的選擇,絕對要使用合成材料。

直到2013年仍是巴黎聖母院建築師的本雅明.慕冬認為,就像法國以鋼筋水泥在拉德芳斯建造一座塔樓一樣,可以動用跨國集團的力量,在最快的時間建造。

法國歷史建築修復企業集團共同主席費德里克.勒道夫之前曾表示,修復聖母院,十年到十五年是必須的時間。但在馬克龍周二對全國發表電視講話後,他認為,五年時間修復,太短,這意味着真正的工作時間只有三至四年,因為必須要有幾個月時間清理事故現場,恢復安全,然後還需要六到七個月做出診斷,同時不惜動用大量人力。

不管用什麼材料來修復,勒道夫認為有些時間長度是不可壓縮的,尤其是材質乾燥過程至少需要數月。隨後還有安置一個巨大的“保護傘”來保護工地免於惡劣天氣襲擊。在他看來,在沒有保證其堅固的結構情況下,不能先把木樑安置上去。

要修復原狀是否需要很長時間

在法國中小企業聯合會主席、木匠工藝修復專家弗朗索瓦.阿斯林看來,以今天的人工和技術,要建造一個完全的模樣,是可能的。而且,美國藝術史教授、專攻哥特式建築的安德魯·塔隆已經利用激光掃描技術掃描了巴黎聖母院的每一個角落,建立了非常逼真準確的巴黎聖母院三維模型。

但是威力蒙特認為,我們可以用兩年的時間修建一座體育場,但是要使用傳統工藝修復,修復時間絕對長於五年。他主張把尖塔的木質屋頂結構以及表層覆蓋的鉛粉用金屬和甲烷替代。“這些材料永遠也不會燃燒”。

慕冬表示:重建聖母院對木匠而言,同樣是一座標誌性的建築,匠人們,千萬不能錯過這一歷史性的機會。傳統工藝還是現代手段,兩者必須做出選擇。現代材料有一個明顯的優勢,輕巧,況且木質屋頂結構很少有人看見。

法國有沒有足夠的人工和物質手段完成這一巨人工程

重建聖母院面臨的第一個大問題可能是缺乏石匠、木匠和屋頂工。法國匠人行會主席讓.克洛德.貝朗吉認為,至少要招聘100個石匠學徒,150個木匠學徒,200個屋頂工學徒。勒道夫認為,我們的行業缺少學徒,但他認為,絕對會動員起來一批本事過硬的匠人。至於材料方面,他認為問題不大,“法國有足夠的木材、石材、銅、鉛、鋅”。

法國保險公司Groupama,是諾曼底森林的擁有者,表示願意提供1300根橡木,為修復尖塔所需的木質屋頂結構使用。

重建聖母院需要付出多高成本

法國前文化部長,曾擔任凡爾賽宮館長的讓-雅克 阿雅貢提出六億到十億歐元的數字。星期三下午,捐款已達八億五千萬歐元,儘管極左翼批評大企業和大老闆利用捐款的機會推銷宣傳。

勒道夫強調,現在看來,工程成本已不成問題,唯一的問題是限期的束縛。他指的是“建築權利”,等一系列法定規則。“法國行政手續繁瑣沉重,國家必須採取相應手段加速修復進程”。

法國政府專門召開重建巴黎聖母院會議,會後,總理菲利普周三宣布一系列措施實現總統的雄心,包括向全球徵集建築師徵求尖塔設計,捐款1000歐元以內免徵稅75%,超過這個數目的免徵稅65%;向議會提交一項全國募捐法案。另外,讓 - 路易·喬治林將軍、現年70歲的前三軍總參謀長在退休兩年半之後,被政府指定為“重建聖母院先生”。

總統的雄心在時間上恰巧與法國2024年巴黎舉辦夏季奧運會重疊,一場倒計時的嚴峻挑戰開始了。

按照雨果的描寫還是按照杜克的風格修復

馬克龍五年完工的雄心同時也面臨著各種批評,一位不願披露姓名的法國建築師指責馬克龍就像玩遊戲一樣計算時間,他指責總統狂妄。對建築協會主席德尼.德須思來說,對一座千年豐碑,把儘快修復作為原則,本身就是一個錯誤。有建築師分析,五年限期,兩年需要清除和搬運廢墟,診斷,選擇企業,準備建設等等,用在工地上的時間最後只剩下三年。除非放棄古老但是優美的木材建築工藝。

德須思認為歷史文物總建築師首先必須確定我們將按照維克多.雨果所描寫的修復,還是按照維歐勒·勒·杜克的後哥特式建築風格修復,或者我們必須想象去建造一個21世紀的大教堂。他承認,無論如何,沒有可能,也不見得很好去修復一個一模一樣的聖母院,新的閣樓木樑結構應更加輕巧,同尚存的結構相配,數字技術可以使這一配合更加完美。他認為最重要的是比例合適。

另外一位建築師莫拉爾也認為五年對木材建築來說太短,除非用其他的材質。金屬、水泥等等。建築師彭索特指出,重建一模一樣的尖塔,需要1300根橡木,而且很長的時間烘乾。他認為現在大家腦子都有點過熱,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並不熟悉歷史文物修復是一個極其複雜的過程。不過,在他說這番話的同時,法國擁有諾曼底森林的一家保險公司已表示願意獻出1300根橡木。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