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今日經濟

美國的通貨膨脹水平與降息的關係引發爭論

音頻 05:01

由於擔心目前的低通脹預期會削弱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美聯儲)應對未來經濟下行的能力,兩位聯儲官員周四拋出罕見看法:如果通脹意外上升,聯儲應該給予歡迎。 路透社報道,明尼亞波利斯聯邦儲備銀行總裁卡什卡利的理據是,薪資增長有可能推動通脹意外大幅上升,美聯儲理事布雷納德布雷納德的理由則是,進口成本有可能上漲。

廣告

許多分析師之前表示,美國對中國輸美商品新增關稅可能導致美國消費者面臨物價上漲。沃爾瑪周四就對此提出明確警告。

兩人都認為,如果通脹真的意外急升,美聯儲應予以充分運用。

21世紀經濟報道說,紐約聯邦儲備銀行行長John Williams周二表示,未來一年,美國新一輪關稅措施可能會令通脹率增加“零點幾個百分點”,但他預計不會對基本價格壓力造成影響。Williams強調,當前美國貨幣政策適當,利率路徑並沒有偏向上行或下行的必要。

這與美聯儲4月份時在FOMC會議上的表述一致。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當時在FOMC會議聲明中表示,當前貨幣政策立場是恰當的,沒有很強的理由向(收緊或放鬆貨幣政策的)任何一個方向移動。對於備受關注的“低通脹”問題,鮑威爾當時指出,美國通脹可能受到過渡因素的拖累。

對抗通脹一直是全球央行的一項基本準則。按照標準的經濟思維,失業率低於某一水平,就協助推高收入和薪資,導致通脹上升。

但由於在失業率處於50年低點3.6%的情況下,通脹率卻低於美聯儲的2%目標,所以美聯儲官員開始反思強勁的勞動力市場是否必然過度推高通脹。

一年來,美聯儲官員一直在研究,是否能夠找到更好的策略來實現其通脹目標,並應對低失業率和物價上漲的關聯減弱。

值得注意的是,布雷納德和卡什卡利都沒有建議降息以提振通脹。

當地時間周二,特朗普在推特上再度呼籲美聯儲降息,認為這將有助其在貿易摩擦中取得勝利。

在4月份的FOMC會議前,特朗普還曾發推特稱,如果美聯儲將利率降低一個百分點,再來點“量化寬鬆”,經濟會“像火箭一樣”增長。雖然當時公布的美國一季度GDP增速3.2%表現很好,但特朗普認為,在非常棒的“低通脹”環境下,可以創下更好的紀錄,同時也可讓美國債務規模看起來小點。

堪薩斯城聯儲主席Esther George周二在一個演講中表示,她反對通過降息來促使通脹率提高到2%目標的做法,她還警告,降息可能帶來資產價格泡沫並最終導致經濟下滑。

Esther George 表示,在目前情況下,美國失業率遠低於預期的長期水平,至於通脹率略低於長期目標,她認為沒有理由擔心。

明尼阿波利斯聯儲主席Neel Kashkari表示,美聯儲在過去幾年,美國經濟恢復期中加息是錯誤的。

他表示,美聯儲錯誤理解了關鍵信息,而採取了加息措施,有可能會令美國經濟重新進入衰退。Kashkari認為,美聯儲應該允許通脹率高於2%,以讓美國經濟得以全面恢復。

Kashkari指出,過去幾年,美聯儲在美國通脹率遠低於美聯儲目標時就加息了,“這些加息舉措是不符合我們對稱性框架的。”  

他認為,近幾年美聯儲的政策表明,美聯儲認為2%的通脹目標是一條不可逾越的界限,而不是像美聯儲說的那樣,可以允許通脹在這個水平上下浮動。Kashkari表示,未來美聯儲應該吸取教訓,更好的傾聽經濟和市場的信號,允許通脹率超過2%。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