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世界報

《子彈鴉片》:廖亦武為在天安門事件中破碎的生命發聲

音頻 05:34

臨近天安門六四事件三十周年,法國世界報也於同一天在網站上刊出文章,介紹流亡德國的中國作家詩人廖亦武。相關的標題是:廖亦武通過其強有力的《子彈鴉片》一書,為在天安門事件中破碎的生命發聲。

廣告

5月28日星期二下午上市的法國晚報世界報在頭版頭條關注的是歐洲的年輕人在此次歐洲議會選舉中的動員情況以及他們所起到的影響。該報強調,在法國以及在很多歐盟國家,不到30歲的年輕人們出乎尋常的動員起來,並改變了地方政治力量的勢力平衡。在法國和德國,年輕的選民們在投票中非常關注氣候問題,使得綠黨在法國和德國都有了前所未有的突破。

臨近天安門六四事件三十周年,法國世界報也於同一天在網站上刊出文章,介紹流亡德國的中國作家詩人廖亦武。相關的標題是:廖亦武通過其強有力的《子彈鴉片》一書,為在天安門事件中破碎的生命發聲。這位流亡於柏林的中國作家廖亦武,繼續為三十年前被碾壓了的中國民主運動做紀念工作,並在六四事件三十周年之際在柏林接受了法國世界報記者的採訪。

文章寫道,廖亦武是一個幸福的中國流亡者,他有着自由的翅膀;廖亦武表示,在柏林,沒有人沒收他的筆記或者是在半夜把他抓走。他八年前離開中國,出版了8本書。一部小說三部曲的最後一卷將很快在德國出版發行。現在他已經在研究另一個故事了,是有關他的朋友王毅(音)一位於2018年被捕的四川福音派學者的故事。廖亦武本人是前政治犯,他在柏林和一位中國女性成了家,有一個4歲的女兒。

在天安門事件三十周年的今年,作家詩人廖亦武向法國世界報記者談起了他的祖國的變化:2011年在他通過雲南省和越南逃離中國之前,廖義武的家中有四部手機。一個是為了聯繫幫助他跨越國界的歹徒,一個是為了聯繫他在德國的支持者,一個是為了受到警察監聽的日常生活,還有一個是為了緊急備用。他說,如果今天他還在中國的話,他是不可能這麼容易逃脫的。到處都有攝像機,隨時都有電子監控,技術在為獨裁服務。

《子彈鴉片》這本書是他對抵抗的貢獻。“子彈”指的是天安門事件中的“子彈”,以及警察和司法機構對天安門運動的鎮壓。這本書首先在德國出版,今年第一次在法國及其他一些國家出版,它展現了在天安門事件之後被中國政權列入“暴徒及鬧事的人”的命運,很多人都是憤怒的試圖阻止坦克的普通公民。廖亦武解釋說,這是一段沉默的歷史。他說許多作者已經寫了事件的順序以及發生了什麼事,但對他來說,重要的是,要還原普通人所看到和所體驗過的東西。他說,今天仍有加引號的“騷亂者”入獄。還有一些人在獲得釋放時發現,他們原來住的地方已經被拆毀,或者是,他們的家人已經不希望他們再回到家中了。

文章說,如果不是他的知識分子地位和他捨身投入的編年史家的使命,廖亦武與帶引號的“騷亂者”之間並沒有多大區別。

文章還寫道,他個人的經歷讓人心碎,有時也很有趣。他個人的經歷對研究天安門運動的偉大歷史及其被粉碎給出了一個獨特的視角。廖亦武寫道,“6月4日的大屠殺畫出了一條線,在此之前,所有人就像一群蜜蜂一樣,在愛國主義里嗡嗡作響;從那以後,所有人都在掙錢”。

法國世界報的文章還寫道,2017年7月,劉曉波在監獄中因癌症去世,享年61歲,死前沒有能夠獲得自由。廖亦武一直在遠距離的追蹤着劉曉波的情況,他一直在設法讓劉曉波離開中國,劉曉波的死讓廖亦武無法釋懷。廖亦武說,經過這麼多年後,他們還以這種方式對待劉曉波,就像是三十年前發生的事情的翻版。在《子彈鴉片》這本書中,廖亦武記錄了劉曉波遺孀劉霞的見證,有朝一日,廖亦武將會為此專門寫一本書。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