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明鏡書刊

趙紫陽認為鄧小平把學生運動性質判斷錯了

音頻 05:42
陳小平先生採訪了李銳的女兒李南央
陳小平先生採訪了李銳的女兒李南央 網路圖片

在2019年5月24及27日明鏡火拍的《人生之中》節目里,陳小平先生採訪了李銳的女兒李南央,介紹《李銳日記》中記載的六四事件。包括六四前的中國高層政治形勢,鄧小平與趙紫陽對學運判斷的分歧以及大六四屠殺的記述等。今天的《明鏡書刊》節目,我們請來明鏡電視編輯劉欣女士,給大家介紹這些內容。 法廣:胡耀邦過世後,趙紫陽赴朝鮮出訪前仍召集會議聽取意見,當時的氛圍仍是偏向與學生對話,是什麼樣的轉折導致後來的鎮壓? 劉欣:李南央說,根據李銳日記記載,1989年5月22日在胡耀邦的追禱會後,常委形成的意見是主張要有民主精神,要與學生對話,但兩天之後,習仲勳透露李鵬要強硬鎮壓學生,原因是23日下午送走趙紫陽後,23日晚上李鵬和楊尚昆去見了鄧小平,24日口徑就完全改變,北京市委也敢說趙紫陽是黑手,肯定得了令,知道鄧小平的底牌;因此最後決定要鎮壓的,應該是鄧小平。

廣告

法廣:李銳日記對趙紫陽和鄧小平關係有介紹嗎?

劉欣:李南央說,趙紫陽認為鄧小平的主要問題是把學生運動的性質判斷錯了,把學生的運動判斷為“動亂”,趙紫陽認為應該要站出來代表共產黨表態;4月26日社論和4月27日大遊行之後後趙紫陽下定決心要壓縮特權,討論言論自由、民辦報紙等問題,還提出了高官子弟的腐敗問題也必須經由特別委員會調查。然而,學生們不理解黨內高層的運作,高層和底層是隔閡的,互不了解,因而導致最終的悲劇。

法廣:中共後來選擇對學生開槍,依據是什麼?  

劉欣:李南央女士談到李銳曾說,中組部憑北京市委彙報學校小字報的“絕密文件”來決定政策,怎麼能不錯?同時,中共高層的子弟如把真正的情況告知自己的父母,情況可能還會好一些,但這種紅色江山的意識是一脈相承的,始終與人民站在對立面,和知識分子也是有隔閡的,覺得學生就是要推翻共產黨、推翻共產黨的江山;即便現在中共走到了習近平這一代也是如此,把江山看得比什麼都重要,不覺得江山是人民的,而是共產黨的。

法廣:李銳日記對六四大屠殺是如何描述的?  

劉欣:李南央女士談到,1989年6月3日晚間發出戒嚴令,李銳很明白蕭克所言“兩個老帥發話表示不會流血”是個託辭,李銳在日記中寫道“晚上十里長街,人潮車流東西來去…西邊陣陣槍聲傳來,人群時進時退,不時有板車、自行車擡傷亡者向復興醫院奔去”。1989年6月4日,李銳在日記中註明這一天是Black weekend,他寫道4日子夜,軍隊向天安門廣場推進,“大概12點左右,槍聲漸近,人車流向東奔跑…長方形防暴警隊走前陣,兩邊持盾牌者向左右跳躍擲彈…然後是軍卡車,間有裝甲車,軍車兩邊步軍成蛇形前進,衝鋒槍端着時而斜射,時而掃地,時而朝天,中速前進。”李銳寫道隨後陸續接到各方回報已死傷多少人的電話,自己“整日不寧,總想痛哭”,“事已做絕,何以對天下,謝天下”。

法廣:李銳先生在日記中對六四的描述,李南央女士如何看待?   

劉欣:李南央女士在採訪中特別談到,李銳是黨內的人,親眼所見,這些日記是百分之百可信的。她表示李銳跟我們不一樣,他一生都給了這個黨,蕭克說“千古罪人,遺臭萬年”,這個“遺臭萬年”也包括李銳他自己,因為他也是這個黨的一份子。而這個黨為了自己的利益,為了讓共產黨不下台,是可以這樣屠殺人命的;而老百姓和學生,想讓共產黨下台,必須拿人頭來換。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