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港人的存在危機

音頻 05:00
6月13日,香港警察嚴密把守通往立法院、特區政府辦公大樓要道。
6月13日,香港警察嚴密把守通往立法院、特區政府辦公大樓要道。 路透社

為什麼一個旨在更容易向中國大陸、台灣、澳門等地引渡犯罪嫌疑人的法案引發七分之一港人湧上街頭強烈抗議?然後在這次百萬人大示威兩天之後,出現了全港幾乎爆發起義的氣氛?

廣告

法國『世界報』的分析是,正在香港發生的事件遠遠超過『逃犯條例』本身。對眾多的香港人,大學生、教師、商人,企業家,這一修訂條例等於是把特區自治釘入棺材的最後一顆鐵釘。

綜合『世界報』報道:當香港於1997年從英國手上回歸中國,相關各方比較滿意。他們認為,中國那時候開始向世界開放,中國將會開啟民主化,香港回歸大陸有何不好?同時在回歸前英中雙方確認香港在政治上和司法上的特殊性,這一妙方簡括為“一國兩制”。

法國學者卡貝斯坦認為,中英聯合聲明,儘管語言上有曖昧之處,但承諾香港人將在未來擁有完全的民主。其時,香港與中國大陸經濟上的巨大差別更使人們覺得北京即便從自身利益考量,也不會損害香港特區。香港雖小,但當時代表着四分之一強的中國國民生產總值。

中國甚至留給香港人一片光明:2007年,北京承諾將於2017年把選舉團選舉產生的特首將由直選產生,一半的立法會議員也將通過直選產生,另外一半由各功能界別推選。然而僅僅幾年之後這一切都變了。2014年,中國決定,特首首先必須由一個1200人組成的選舉團推出,然後由北京批準確認。北京的這一決定在香港人看來完全是一個背叛。 在大學生帶動下,數十萬人“佔中”,發動“雨傘革命”,使香港繁華的市中心癱瘓了整整兩個月,但反對派沒有得到希望所得到的“直選”,北京強硬地表示,一切照舊。

從此,所有民主化改革都被無限期推遲。在“雨傘革命”之後,北京當局通過香港特區政府重新控制所有權力至今。2016年,從“雨傘革命”出身的一些年輕的“本土代表”當選議員後被開除。同一年,北京以劫持手段關押香港銅鑼灣書店五名店員事件讓香港社會大夢初醒,他們的自由正在受到嚴重威脅。

最突出的自由被破壞的一個表徵是,德國剛剛給予兩位泛民主運動出身、卻被警方通緝捉拿的年輕人以政治難民庇護。他們的罪過是參與了2016年的示威運動。德國空前的舉措,令中國政府和香港特區政府都很憤怒。

法國在香港現場觀察的學者索特戴認為,今天有超過一百萬香港人衝上街頭示威抗議,與此同時,2014年“雨傘革命”的主要領袖,包括一些備受尊重的大學教授卻被關押入獄,這凸顯了北京和特區政府實施的恐怖政治的徹底失敗。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沒有表現出絲毫開放的姿態,許多人由此擔心,香港將完全失去“高度自治”的地位。北京與倫敦當局當年許諾一直到2047年,香港人享有政治上、司法上的高度自治。

特別是香港現在已不像1997年那樣重要。今天,香港特區在中國經濟佔比只有3%,而且,從1997年開始,每天法定接納150名大陸人來港定居深刻改變了香港人口的社會結構。眾多的中國大陸富翁在香港購屋以獲取定居從而得到一個隨意可以在西方旅遊無需簽證的護照 。今天,至少七個香港人中有一個出生在中國大陸。

結果是特區本已相當突出的不平等不斷增加,獲得一處居所對中產階級子弟幾無可能,這恰恰與美麗的海灣風景所啟發的夢幻相反。香港生活並不容易。至於他們的前途,無論政治還是經濟,對眾多的居民而言非常陰暗。

政治鎮壓,社會不平等,經濟份量較1997年回歸前大幅減輕,香港回歸中國20年之後被中國削弱,且害怕失去僅有的自主。今天,在香港爆發的這場危機說到底是香港人自身存在的危機。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