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香港

富豪資金撤離香港 轉進新加坡

香港民眾6月16日上街抗議資料圖片
香港民眾6月16日上街抗議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香港“逃犯條例”修訂雖然宣告“暫緩”,但這場風波帶給香港經濟的影響,恐怕沒那麼容易暫告一段落,因為在香港的大陸富豪的“走資潮”(資金出走),以及家族辦公室的“搬家潮”持續,新加坡將成為最大贏家。

廣告

香港《信報》報導,有人指出這次是香港“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罕有地連成一線,攜手反對“逃犯條例”修訂,但這兩種“階級”的反對理由其實並不一樣。

年輕抗爭者不管有產無產,擔心的主要是將來言論自由和政治自由可能會收窄;富豪階層同樣憂慮人身自由之餘,還有一個着眼點現時未受注意,就是害怕在香港資產隨時可被凍結或充公。

港府草擬這份提交立法會的修例法案,基本上是一個套餐,該法案全名為“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修訂)條例草案”,涉及對“逃犯條例”和“刑事互助條例”兩條現行條例的修訂,目前民眾較多關注的是“逃犯條例”,商界則更在意“刑事互助條例”。

路透報導,自香港今年2月提出修例以來,許多大陸富豪已立刻行動,籌畫把在香港資產進一步轉移到海外,其中跟香港定位相似,同樣標榜低稅率、英式法制、擁有完整財富管理產業鏈的新加坡,成為最受惠地區之一。

報導引述消息指出,某名富豪把數以億計美元資金,從花旗銀行香港分行帳戶轉移到新加坡分行帳戶,參與這筆操作的一位財富顧問形容:“富豪們不會上街遊行示威,他們只會悄悄離開,而這個趨勢已經開始,很多人都在做同樣的事情。”

除了大陸富豪外,一些香港及亞洲區超級富豪也感到憂慮,他們儘管沒那麼擔心自己在大陸涉嫌犯法,但一來生意版圖更大,可能暴露的風險自然也更多,二來所謂“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富人不敢靠近屋檐坐着因怕被掉落的瓦片砸到,比喻不在有危險的地方停留),越有錢的人越謹慎。

這些超級富豪不少都在香港設立家族辦公室,並進行全球化資產配置,但面對修訂逃犯條例,認為家族辦公室設於香港未必是最穩妥之地,於是考慮“搬家”,同時因應風險因素變化,把配置於香港的資產比重適量降低。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