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特朗普---滿口戰爭語氣 實戰徘徊猶豫

音頻 05:00
特朗普下令轟炸伊朗,最後時刻緊急收回成命。圖為停泊在阿拉伯海灣的林肯號航母待命的戰機。
特朗普下令轟炸伊朗,最後時刻緊急收回成命。圖為停泊在阿拉伯海灣的林肯號航母待命的戰機。 路透社

特朗普決定軍事打擊伊朗,最後十分鐘,導彈即將發射的時刻收回成命,美國總統的罕見舉止引起廣泛議論。有評論稱,至少這一次,在波斯雜貨鋪商和紐約房地產大亨的對峙中,號稱“談判大王”的後者不見得是一位勝利者。

廣告

奇異的是,特朗普一方面崇尚使用戰爭語言和世紀末氛圍,另一方面卻毫不留情地抨擊所有的美國外部軍事干預。他的這一雙重性在攻打伊朗的指令發出後最後10分鐘凸顯出來。

美國與伊朗的對峙,在一架美國無人機遭德黑蘭摧毀後達到高峰,從而把特朗普的矛盾置於光天化日之下---一個平地殺出入主白宮的億萬富翁卻是一位沒有絲毫政治和軍事經驗的美國總統。

星期四,特朗普為自己最後的退卻辯護,“轟炸十分鐘前”,之所以撤銷命令,是為了避免一場不成比例的攻擊。特朗普詢問會造成多大傷亡,一位將領回答150人。“在打擊行動前10分鐘,我收回攻擊命令,因為人命傷亡與無人機被擊落的損失不成比例。”

最近發生的事也許是發生在他擔任總統的關鍵時刻,引發有關特朗普究竟有何深謀大略的疑問,他對複雜的地緣政治究無解決的能力?

特朗普始終對自己競選總統的票倉關懷備至,他重複表示,在中東地區不斷重複的戰爭讓美國在人命上和財政上付出高昂的代價。“我希望走出這一戰爭無止境的死胡同,我競選時就表明了這一願望”。

但是,任性的推特取代官方發言,有着暴風性格的美國總統特朗普經常使用的卻是一套戰爭修辭。他曾經允諾以“火和憤怒”打擊朝鮮之後,五月份他發推威脅要摧毀伊朗,“如果伊朗試想戰鬥,那將是伊朗正式的終結,它對美國的威脅將永遠不復存在”。

特朗普總統吹噓他與前任總統的戰略決裂,但卻軍費倍增,以為這樣可以迫使美國的敵人真正坐下來談判。一些觀察人士及眾多的反對派擔心特朗普“脫軌”。

參議院民主黨領袖查克·舒默稱:“總統也許並不想投入戰爭,但是我們害怕他的不慎把美國誤入戰爭”。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的羅伯特.古特曼則認為:“他猶豫不決,沒有真正的戰略”。

國際危機組織總裁羅伯特.馬利則認為,在處理伊朗一事上,特朗普在“謹慎的本能與一個喜歡顯得是強人的本能之間撕扯”。這位美國前總統奧巴馬的顧問對法新社解釋:“他並不真正願意是一位戰士,但他更不願意被人視為害怕戰爭”。

另外的悖論還有,特朗普一直嘲諷他的前任猶疑不決,打不定主意,並以此作為他與前任決裂的標誌,然而,從今以後,他常常被拿來與奧巴馬藉助於武力時的保留姿態作平行比較。

“如果奧巴馬總統遵守他之前自己規定的紅線,敘利亞戰爭早已終結”,特朗普於2018年發推譏諷前任。

的確,在敘利亞發生化武攻擊之後,在宣布美國將要打擊敘利亞政體之後,民主黨總統奧巴馬讓所有人震驚不已的是大倒退!

毫無爭議,美國第44屆與第45屆總統對世界的觀念區別非常之大然而分享同樣的觀察:美國軍事干預中東沒有帶來之前預見的成果。

在這一主題上,他們其實是對眾多的美國人對時間難以預見邊界並不分明的美國外部的軍事干預厭倦的回應。

其餘的則難以比較,最明顯的對立是,特朗普面對伊朗的中長遠戰略卻是從奧巴馬政府達成的『伊核條約』退出。

對羅伯特.馬利而言,面對伊朗、委內瑞拉、朝鮮,前紐約巨商執行着一個類似的戰略:口頭上使用的是戰爭語氣,經濟上外交上施以最大的壓力,同時有一個許諾:“如果你們準備接受我們的條件,與美國建立特殊關係的大門敞開着”。

但是這位專家質疑,這種二元戰略將會變成什麼?如果它遇到一個死胡同?美國總統的戰略將會變成什麼,“如果這種壓力,本應使得伊朗的反應變得溫和,反而變得更加激烈,恰恰是目前這種狀況,怎麼辦?”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