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今日經濟

美聯儲討論降息幅度

音頻 04:58

在即將於本月稍晚實施10年來的首次降息之際,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美聯儲/FED)決策者周二就應當降息25個還是50個基點擺出了各自的論據。雖然沒有明顯的經濟衰退跡象,但一些政策制定者認為,美中貿易戰損害美國企業信心、全球製造業放緩以及國內通脹低於美聯儲2%的目標,可能就構成了現在需要迅速積極行動的充分理由。

廣告

路透社報道,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副主席兼紐約聯邦儲備銀行總裁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表示,當利率和通脹都處於較低水平時,決策者不能只準備不行動,坐等潛在的經濟問題爆發。FOMC是美聯儲負責制定利率的委員會。

“與其坐等災難發生,不如採取預防措施,”威廉姆斯在紐約舉行的一個關於央行議題的學術會議上表示,尤其是在目前政策利率目標區間為2.25-2.50%、利率比以往更接近於零的情況下。

“當你手頭只有這麼多刺激措施時,在經濟陷入困境的第一個跡象出現時便迅速採取行動降低利率,將會產生事半功倍的效果。”

“人們可能開始預期通脹將維持這樣的狀態,形成一個反饋迴路,在長期進一步推低通脹,”威廉姆斯稱,“平均通脹水平回落,將意味着經濟低迷時期可降息的空間縮小,從而使政策制定者更難實現其政策目標。”

威廉姆斯表示,面對“不利經濟狀況”迅速採取行動降息,並在更長時間內維持較低利率水平,“應可使經濟具備免疫力,抵禦通脹過低這種更陰險的疾病”或經濟災難。

這些論點與美聯儲幾個月前的觀點大相徑庭。去年美聯儲升息,稱預計通脹將升向目標。今年稍早,美聯儲官員承諾採取利率行動前保持耐心,觀察貿易戰和全球經濟放緩風險是否有可能對經濟增長產生嚴重影響。

美聯儲副主席克拉里達(Richard Clarida)則稱,決策者可能需要儘早採取行動刺激美國經濟,以防範風險上升。

“你不必等到情況變得如此糟糕,才採取一系列大幅降息,”克拉里達在接受福克斯商業新聞網採訪時表示,“如果你能採取舉措,就不要等到數據決定性地轉向。”

市場對這兩位地位僅次於主席鮑威爾的美聯儲高級官員的講話迅速做出反應。他們將是美聯儲7月30-31日政策會議上,可就利率進行投票的委員之一。美聯儲當前的政策利率目標設定在2.25%-2.5%的區間。

相形之下,直到最近還懷疑是否應該降息的達拉斯聯儲總裁柯普朗說,他現在認為“戰術性”降息0.25個百分點或可應對債券投資者明顯所見的風險。“如果採取行動是恰當的,對我來說這麼做的最好理由就是曲線的形狀,”柯普朗在華盛頓對記者表示。他指的是債券收益率曲線“倒掛”的情形,這是經濟衰退的典型警告信號。

這些不同的論據顯示出,美聯儲7月30-31日會議即將降息之際,對為什麼需要降息並未達成共識。

決策者已經指出,在經濟仍在增長、失業率創紀錄低位的情況下,降息的理由包括國際風險、總統特朗普貿易政策的不確定性、債市價格、通脹疲軟和其他因素。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周二在巴黎發表講話時重申,將“採取適當行動”以保持美國經濟擴張。鮑威爾稱,即使經濟繼續“穩健”增長,幫助維持“就業市場強勁”,但通脹低於美聯儲目標以及一系列“不確定性”,更難對前景依然樂觀抱有信心。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