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黑社會痛打反送中 香港兇險的一幕

音頻 05:59
視頻截圖:香港元朗車站,星期天,一群白衣人棒打參加完遊行正在回家的市民。
視頻截圖:香港元朗車站,星期天,一群白衣人棒打參加完遊行正在回家的市民。 路透社

香港周日反送中大遊行伴隨着兩個廣為傳播對比鮮明的畫面,一個是黑衣人圍堵象徵北京中央權力的中聯辦;另一個是手持棍棒藤鞭的白衣人,在元朗車站及附近地區瘋狂毆打民主人士。

廣告

向中聯辦丟擲雞蛋和噴漆,導致國徽污損,這是繼反送中示威者短暫佔領立法會之後又一個激烈的行動,他們直接圍堵北京的機構;此舉導致港府與北京憤怒,怒指破了底線,威脅國家主權,要繩之以法;官媒把圍堵中聯辦抗議的示威者形容為“暴徒”,卻不提真正具有暴徒行徑痛打無辜平民的白衣人群體。

而那些像蘑菇一樣突然冒出來混進示威者中的手持棍棒竹藤鋼鞭的白衣人,在元朗車站及附近劈頭蓋腦、瘋狂毆打結束反送中遊行後正在回家途中的市民,根據醫院提供的數字,45人被打傷送醫,其中一人有生命危險,五人傷勢嚴重。儘管受害者在打電話呼救,警察一小時之後才趕赴現場。這一被懷疑是親北京的黑社會組織行動,激怒了全港人。

中國官方對示威者圍堵中聯辦表現出異常憤怒,對近乎於匪幫的白衣人瘋狂毆打市民的行動無動於衷,這些更加重了輿論的驚愕。白衣人痛打反送中人士,一些觀察人士試圖分析中共政權與香港黑社會組織三合會的歷史關係;另一些人則指出雨傘運動時期就已出現黑社會怒打示威者的可恥一幕,港人將此歸咎於三合會。現在,港人自然而然在尋找這股破壞民主的惡勢力背後的後台,他們懷疑黑社會與權力之間可能存在的某種串通。

法新社評論,在昨夜發生了涉嫌屬於黑社會三合會組織的粗暴攻擊泛民人士事件後、星期一,全香港在咆哮。白衣人的暴力造成幾十人受傷,加重了香港的危機。自從這座全球馳名的金融中心6月9日爆發反送中示威以來,周日出現了兇險的一幕。

批評聲浪席捲了香港警方,他們被指在暴徒打人事件發生一小時後才到現場,並且沒有拘捕任何暴徒,暴徒們一直呆在元朗車站一直到次日凌晨。直到周一晚間,警方發言人才宣告以“非法集會”的名義拘捕了五名白衣人。網絡流傳的視頻顯示,當晚在肆意毆打之後,一些白衣人乘坐着中國大陸車牌號的汽車離開現場。

泛民派議員林卓廷也被打傷,臉部和雙臂都有很深的畫傷,他批評警察反應遲緩,他直接點出這是在中國大陸和香港都有活動的黑社會組織三合會作案。他說,這些暴徒非常野蠻和粗暴,完全踐踏了香港民間社會的紅線。香港眾志黨主席羅冠聰發推說:當一些大陸流氓暴打公民,居然沒有一名警察出現在現場,特區政府可恥! 議員楊岳橋則指責親北京的特區政府對暴徒行為視而不見:“三合會暴打香港人民”,“你們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港人懷疑“警匪勾結”,香港警務處處長盧偉聰為警察辯護,他解釋面對同時爆發的大規模激烈的反政府示威遊行,他的隊伍力不從心。”我們警員不足“,他反駁有關警匪勾結的說法是“污衊”,表示所有的襲擊者都會得到追究。香港警方的解釋是,大規模的反送中示威與元朗白衣人的打鬥幾乎同時進行,警力遠遠不足以覆蓋。

香港現在陷入近幾十年以來最嚴重的危機之中,既有巨大規模但和平有序的反政府遊行,又有零星的、散髮式的抗議活動在激進的抗議者和警察之間展開。反送中始發於港人抗議政府推動立法會修訂旨在向中國大陸遣返嫌疑人的『逃犯條例』,現在已經擴及到要求真普選,制止侵蝕一國兩制等各個方面。

在手持棍棒的暴徒在元朗瘋狂開打的同時,警方在香港市中心地帶應對一場巨大的反送中遊行中一部分最激進的反政府人士。他們圍攻中聯辦,其中有的向國徽投擲雞蛋並在中聯辦樓壁上塗鴉,這是在月初小部分示威者短暫佔領立法會之後,向中國當局發起的又一次挑戰。中聯辦主任王志民譴責這是“公然辱國的惡行”。特首林鄭月娥則對蛋襲中聯辦與白衣人毆打市民等量齊觀,譴責前者“公然挑戰國家主權”,對後者“同樣會全力調查跟進,依法追究”。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