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美國前財長和中金公司都否認中國操縱人民幣彙率

音頻 04:58
要聞解說
要聞解說 @RFI

克林頓時期的美國前財長, 前哈佛大學校長,經濟學家勞倫斯·亨利·薩默斯星期二發表觀點,不認可特朗普把給中國貼上彙率操縱國的標籤。薩默斯說,彙率操縱的定義是,當一個國家干預外彙市場,讓本國貨幣貶值,從而推動出口,阻撓進口,這就等於為進口產品設置關稅,為出口產品提供補助。對被貼上彙率操縱國的標籤的國家來說,這一點尤其讓人關注,因為會造成大量外貿出超。但是中國和這個定義連邊都粘不上。在過去8年裡,出於美國的壓力,中國把外貿出超從國民生產總值的8%基本上壓縮到零的水平。在過去幾年中,中國對彙率的干預,不是壓低,而是提高人民幣彙率。所以星期一出現的人民幣彙率走低,不是人為的,而是市場對美國最新推出的關稅的自然回應。

廣告

薩默斯的觀點與中國大型投行中金公司周三發布的報告呼應。中金公司的報告稱,本次彙率調整的時點較有“公信力”,市場有所預期,且人民幣彙率並沒有大幅偏離經濟基本面,中國當前的投資回報率在全球仍位於相對較高水平,對人民幣彙率是重要支撐。

路透社報道,中金公司的報告將這次彙率調整與2015年811彙改及之後作比較,指出相同之處在於,宏觀背景都是總需求增長預期走弱,而人民幣彙率調整引發市場避險情緒、以及相應的增長和通脹預期下調。

但更重要的是不同之處,體現在三點:這次人民幣調整的背景是貿易摩擦可能升級帶來的貿易條件惡化,從而更符合“順勢而為”的市場化調整原則,更有“公信力”;市場對彙率調整似乎並非完全沒有預期;作為傳統“避險資產”的美元反而隨人民幣一起貶值,各指標顯示第三波商品加征關稅可能對美國宏觀走勢的相對衝擊不亞於中國。

中金稱,從政策操作來看,央行似乎並無連續大幅貶值的政策意圖;而人民幣彙率彈性的加大也並不意味着彙率將出現長期大幅貶值。

8月6日央行宣布將在香港發行300億元人民幣央行票據,抑制針對人民幣的投機行為;同時及時發表講話向市場傳達人民幣彙率將保持基本平穩的觀點。這些措施對市場信心有所提振。

中金公司的報告稱,“7”更多地只是一個心理點位,在彙率彈性加大的時候跨過這個整數關口並不一定意味着人民幣將出現連續大幅的貶值。今年中國經常項目順差小幅擴大,外彙儲備穩定在3.1萬億美元左右、黃金儲備持續上升、外彙流動大體平衡,顯示人民幣比值並未大幅偏離基本面。

中金指出,雖然貿易摩擦進一步升溫可能帶來類似的人民幣彙率市場化調節的需求,但近期資產價格的變化顯示,全球其它經濟體增長通脹預期快速下調、包括美聯儲在內的全球央行寬鬆預期升溫。

“總體而言,人民幣價值不具備大幅走弱的基本面基礎。值得強調的是,中國當前的投資回報率在全球仍位於相對較高水平,對人民幣彙率是重要支撐。”

中金認為,中長期看,如果操作合理,彙率不“固守某個點位”是人民幣彙率形成機制向市場化方向邁進的一個進步。打破“不可能的三角”,加大彙率彈性,為國內貨幣政策保持相對獨立性留下了更多空間。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