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香港如何“止暴制亂”:退讓 戒嚴 出兵?

音頻 05:48
6月30日,駐港解放軍進行演練。
6月30日,駐港解放軍進行演練。 路透社

北京當局現在幾乎以作戰的語氣談論香港,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周三稱,目前香港發生的事是一場關乎香港前途命運的“生死戰”、“保衛戰”、北京已經到了“退無可退”的地步。

廣告

看來,這是北京的統一口徑。『人民日報』同日發表了“這場生死戰關乎香港前途,退無可退,無需再退”的評論。

香港民眾從反送中發展成為一場聲勢浩大的民主運動,他們的核心訴求仍然未變,在原來要求撤銷修例、港首辭職、獨立調查警方是否濫權的基礎上增加了直選訴求。從百萬級的示威發展到遍地開花的抗爭。這個星期一,更出現了幾十年未遇導致交通大紊亂的總罷工行動。但是,請願的聲勢如此浩大,北京仍然不願後退半步,堅定支持特首林鄭月娥,並使用暴動等字眼來表述港人示威,北京的一系列表述似乎在不斷激化港人,在這種局面下,很難想象,港人的抗爭會自動停止下來。

現在,港府或者北京會採取什麼辦法讓這場運動停止下來?中央社引述分析稱,在出動解放軍之前,港府有三種手段可處理當前“亂局”。

一是根據公安條例第17條E規定,行政長官可以宣布戒嚴令,在指定地區、指定時間、禁止市民外出、禁止進行公眾集會,區外居民也不可以進入禁區。二是根據基本法第18條規定宣布進入緊急狀態。三是行政長官可以決定政府政策和發布行政命令。

但是,在目前處於准革命形勢下的香港,很難想象,一個對自己的行政機構的控制權都越來越弱的特首宣布戒嚴令、宣布緊急狀態能產生多大攔阻作用,弄不好只能使局面更加惡化。

法新社分析指出,向示威者讓步?或者派坦克上街,北京找不到一個理想的解決香港示威者挑戰的辦法。

法新社引述專家分析認為目前存在的可能性大約有四種。首先是維持現狀,北京不斷重複對特首林鄭月娥和對香港警方的支持,暗中則希望示威行動逐漸減少,直至衰竭,就像2014年發生“雨傘運動”那樣,但是,最終的結果是當局秋後算賬,逮捕佔中領袖,對示威者絲毫不做讓步。

香港政治學者成名認為,北京選擇了恐嚇戰略,然後靜觀等待,至少等到九月份開學再說,他指出眾多的示威者是大學生和中學生。

在這種情勢下,習近平政權至少在10月1日隆重慶祝中共建政70周年前不會採取激烈的姿態,萬一發生激烈行動,將會對習近平期待已久的“張揚國威”的國慶盛大閱兵式投下陰影。

其次是讓步。北京對反政府示威者的訴求作出回答。示威者要求特首林鄭月娥辭職,要求對警方的濫權進行獨立調查,要求徹底撤銷修訂『逃犯條例』。在成名看來,北京作出某種 程度的微小讓步並非絕不可能,比如讓林鄭月娥當替罪羊;但是對投票方式朝着更加民主化的方向進行改革似乎可能性不大,因為這樣將有可能導致最終終結親北京候選人一統立法會和壟斷特首的局面。

再次就是北京當局繼續升高威脅。星期三,官方的表態已經使用了準軍事語言來威脅示威民眾。上周,北京當局已經通過播放人民解放軍“平暴”演習來威懾民眾。面對示威者,中國官媒變得越來越有挑釁性,他們形容少數示威者是“暴徒”,是“港獨”,個別示威者遊行時摘下中國國旗並投擲大海的畫面在中國媒體廣為傳播。當局的目的很明確,強化中國軍隊動武的前景,以此威嚇香港示威者早日撤退。

香港中文大學教授林和立認為習近平傾向採取更強硬的立場。在他看來,指望北京採取一個非暴力或者和解的姿態很微弱。

但是,官方威赫,官媒恫嚇,這一戰略的危險在於,把越來越多的外國企業和資本嚇走。

最後的可能就是派兵進入香港。北京已經提醒港人,如果特區政府要求,中國駐港軍隊可以用來“維持秩序”。

最後幾次示威中出現的暴力活動可能會給北京派遣讓人民解放軍進入香港干預取代警方提供口實。

但是,中國軍隊一旦干預,就會冒着毀滅香港國際金融城市的巨大危險,並招致國際社會強烈譴責。

有專家指出,這樣做在國內如同國際,將會嚴重損害習近平以及中共的政治合法性,國際社會對北京的譴責如同三十年前的六四鎮壓。但是,專家承認,對於一個不能容忍內部發生任何抗議的中共政權而言,香港目前的示威局面,已經使習近平政權嚴重地喪失了臉面。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