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微言微語

留學生、富三代豪車團、帝吧...海外出動引發的網絡軒然大波

音頻 05:00
香港8.25示威爆警民衝突2019年5月25日荃灣
香港8.25示威爆警民衝突2019年5月25日荃灣 Reuters/路透社

八月十八日,百萬港人冒雨維園集會,再次和平理性表達訴求,與此同時,一場與香港人民的正義抗爭對壘的擂台戲在多國上演,中國海外愛國留學生,中國富三代炫富豪車團,以及公然以納粹黨衛軍軍歌鼓舞士氣的愛國帝吧 飯圈論壇網站 各路人馬紛紛出動,並得到中共黨媒的站台,一時間五星紅旗四海飄揚,中國國罵不絕於耳,在國內國際社交平台引發軒然大波。

廣告

有網友發帖說:“一百多年前,中國留學生,把現代文明帶回祖國。一百年之後,同樣是中國留學生,把野蠻與卑劣播撒在全世界。”

在這裡不想對一眾粉墨登場的納粹黨衛軍新編後備軍團的辱華行為口誅筆伐,只想用一首小詩予以回應,詩人楊煉在這首題為《致香港人》的詩中這樣寫道:

你們是星,我們是夜;

你們點燃,我們熄滅;

你們是漢,我們是奸;

你們淚熱,我們心死;

你們赴死,我們偷生;

你們走上街頭,我們縮進沙發;

你們為明天而流血,我們為今天而苟活;

你們珍視愛的寶貴,我們死守命的價錢;

你們三十年前還沒出生,我們三十年後已經腐爛

至於黨媒為以納粹黨衛軍軍歌勵志的帝吧出征搖旗吶喊,把國罵,“留島不留人”等恐怖威脅口號視為愛國青年一夜長大的標誌,這裡借用人民大學新聞學教授喻國明的發帖予以回應,喻教授說:

“延續這麼長時間、香港弄成這樣的局面,現在又擴大到香港之外的兩地青年人間嚴重對立,教訓深刻,各方應該認真反思。我們內地有些媒體煽動情緒,挑撥對抗,甚至利用起了此前從未出現過的省籍意識,鼓吹黑社會愛國,認可髒話國罵愛國,素質低劣。對廣大港人不加區分對待,隨意擴大打擊面,甚至李嘉誠都成了要揪出來批判的地產土豪。這對團結大多數十分不利,引起對方反彈和外部反感並不意外。不顧大局 故意挖坑添亂,肯定是不利於人民長遠利益,也不利於當下迫切需要營造的祥和氣氛。不知道某些團夥為什麼要這樣一意孤行,目的何在?金燦榮之流,前段時間說國家現在就想實行“一國一制”,這樣不負責任的言論,助推了事態向複雜方向發展。 在中美貿易戰正酣之際,香港特殊重要的獨特地位不言而喻。那種動輒不惜一切代價,不惜一戰的流氓愛國腔,其實是慷人民之慨,對民族極不負責,各地財經實務部門深惡痛絕。 那種唯恐天下不亂,渲染對立擴大矛盾,想火中取栗乘機撈一把的所謂英雄,經不起歷史考驗,最後會適得其反。”

本周,黨媒對涉港新聞的報道越來越顯得語無倫次,邏輯混亂,每次發聲都從側面透露黨宣對一國兩制的錯誤理解甚至是抵制。周一,央視快評,質問香港法官將五名將國旗扔進海里的港人釋放保釋,是置法治於何地?人民日報也發文說:香港警察捉人,法官放人,這是唱的哪一出?

中國著名維權律師浦志強發帖說:警察負責捉人,法官決定關不關他,給不給他保釋,是法治社會的常識。 以為警察抓了人,你法官都得給老子判掉,不能把他輕易放掉,恰恰是警察國家的套路,是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刑事訴訟法都要摒棄的觀念。我搞不懂,《人民日報》這是唱的哪一出。何況,華為公主孟晚舟被加拿大警察抓人,隨後就被法官裁決保釋回家,好像那時貴報的立場,跟這回不一 樣吧?”

北大法學教授賀衛方轉帖說:“法官跟着警察的指揮棒走,那是警察國家的邏輯。基本法規定 香港法官具有判斷嫌疑人是否有罪、警察是否 錯抓無辜 的獨立權力,不受任何其他機構和個人的干預。官媒這種罔顧法治邏輯的言論只能讓人更加認清某些人反法治的頑固立場,並加劇香江民眾的疏離感。”

周三,央視新聞聯播就美國副總統彭斯把香港問題與中美貿易談判掛鉤的言論展開大批判, 用新聞聯播主播的原話說是,“彭斯副總統應該去補一補歷史課,拿《中英聯合聲明》這份過時無效文件干涉香港事物與中國內政,不僅讓自己淪為國際笑柄,也令美國國家形象蒙羞!”

有網友發帖說:若《中英聯合聲明》是一份過時無效的歷史文件,那麼問題來了:《中美聯合公報》算不算歷史文件?《九二共識》算不算歷史文件?你們不是經常搬出這些歷史文件指責對方嗎?你們的一套說辭豈不等於向世界宣告:中國政府是不注重承諾,不信守協議的。你們的言論讓世人嘲笑,所有國人因此蒙羞! ”

一篇題為《被毀的國家契約》的網文從一九二四年馮玉祥發動北京政變 將末代皇帝趕出紫禁城的歷史事件,闡述毀約的後續惡果,文章這樣寫道:

“蘇俄為了充分搞亂中國,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韙,唆使馮玉祥派兵公然將前朝皇族趕出紫禁城。這種毫無道理的野蠻行為,對中華民國的後世國運走衰產生了極為深遠的影響。  

大清王朝並不是被暴力推翻的。隆裕皇太後在國際社會和華夏舉國關注下籤下退位詔書,將大清原有版圖的所有領土完整轉讓給新生的中華民國。並且特別寫明了是滿、蒙、回、藏、漢五族共和的共和制中華民國,並因此而享受保有紫禁城為大清皇族固有家園的優待。上述條款的承諾方是新生的中華民國。

《優待皇室條件》與《清帝遜位詔書》兩份文件等於是《中華民國出生證》的正反兩面。就好比愛新覺羅家族將一塊擁有了近三佰年的巨大地產,其中包括從朱明王朝奪取的土地、列祖列宗開疆拓土獲得的土地、蒙古親戚參股的土地、受自己保護的西藏高原、自己起家的滿州原始股本等等,合計上千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全部過戶給共和制下的中華民國全體國民。新的業主中華民國除了留個小院子紫禁城給其居住外,每年另付400萬元的年金。過戶手續完備,兩方誠實守信無欺。全世界駐華公使見證背書。這是多麼了不起的中國版的光榮革命呀!

以和平的方式結束前朝,用簽約的方式將統治權轉讓給後一個時代的統治者。這在西方國家早已經司空見慣。但在中國幾千年的歷史上絕對是開天闢地的創舉。這也是大清在經過幾十年的洋務運動後,在政治實操上向國際慣例靠攏的巔峰之作。滿清皇族和新國家的當事方都是這個偉大事件卓越參與者。

這張中華民國的出生證是獲得國際社會公認的,中華民國在出生的第一時間就獲得了全世界所有國家的認可。然而,馮玉祥竟然將如此重要的一份國家契約公然撕毀。這等於是推翻了之前與大清的所有承諾,也等於是在全世界面前耍流氓,從而徹底打碎了中華民國的國家信用,一舉否定了中華民國作為五族共和國家的合法性。

如此一來,天下大亂,中華民國各族分裂,自立國家就有了充分的借口。當中華民國自己防範蘇俄對遠東的赤化逐漸無能為力時,日本為了自己的國家利益,由對抗赤俄的配角跑上前台,隨之才會有日本人支持溥儀回到東北重建滿州國的歷史篇章。這樣一來,也就為日本強硬派在中國大陸施展他們的泛亞洲理想提供了更充分的理由和借口。同時也為蘇俄赤化中國提供了足夠的機會。所以,馮玉祥是中華民國的千古罪人。因為是他,打開了滿州成為中國一塊無法治癒傷囗的潘多拉魔盒。

作者蘭茜茶語最後總結道:老百姓真正盼望的是國泰民安,豐衣足食。整部民國史,充滿了老百姓的血淚和呻吟。若在新的歷史條件下,中華大地能就此不見兵戎,不動干戈,才真正是民族之幸、蒼生之幸!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