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今日經濟

特朗普呼籲美聯儲將利率降至負值

音頻 04:46

美國總統特朗普呼籲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ED/美聯儲)將利率降至負值。特朗普發表的兩篇推特稱,負利率將為政府的債務節省利息成本。他沒有提到歐洲和日本央行因負利率政策而面臨的風險或金融市場緊張局勢,也沒有提到負利率對提振經濟或推升通脹沒有起到預期的推動作用這一更大的問題。

廣告

路透社報道,美國總統特朗普呼籲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ED/美聯儲)將利率降至負值。特朗普發表的兩篇推特稱,負利率將為政府的債務節省利息成本。他沒有提到歐洲和日本央行因負利率政策而面臨的風險或金融市場緊張局勢,也沒有提到負利率對提振經濟或推升通脹沒有起到預期的推動作用這一更大的問題。

“美聯儲應該讓我們的利率降到零,或者更低,然後我們應該開始為我們的債務再融資。利息成本可以大幅降低,同時大幅延長期限,”特朗普在推特上寫道。“我們擁有強大的貨幣、實力和資產負債表...美國應該一直支付...最低利率。沒有通脹!”

特朗普補充說:“就因為(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和美聯儲的幼稚,才不允許我們做其他國家已經在做的事情。”他一再指出,歐洲的貿易強國德國正在實行負利率。

特朗普發表上述言論後的一周內,包括美聯儲在內的全球主要央行預計將降息或放寬貨幣政策,外界普遍認為此舉是為了減輕全球經濟受特朗普與中國貿易戰加劇的風險的影響。

但是,預計美聯儲將降息25個基點的決定不太可能讓特朗普滿意。特朗普呼籲鮑威爾和美聯儲迅速大幅降息,以便在他明年競選連任之前提振正在放緩的美國經濟增長。

不過,特朗普上個月在白宮對記者說,他不希望看到美國出現負利率。周三,分析人士表示,如果美聯儲實行負利率,仍在增長的美國經濟將面臨風險。

Janney Montgomery Scott首席投資策略師Mark Luschini表示, 零或負利率在經濟仍在增長與創紀錄低失業率的情況下“可能最終創造下一個金融危機-因為融資成本變得更低,人們從而會承擔原本不會承擔的更多風險。”

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數據顯示,本財年美國未償付公債的利息將接近4,000億美元,到2028年將升至9,140億美元以上。儘管如此,利息支出仍僅占聯邦支出的8.7%左右,較上世紀90年代中期大幅下降。上世紀70年代和80年代的超高利率時代後,利息支出占聯邦支出的比例一度超過15%。

一位要求不具名的白宮官員在回應總統的推文時表示,“總統正在尋找一切可用的工具來降低國家債務,我們要求國會與我們一起削減不必要的支出。”

特朗普親自挑選鮑威爾擔任美聯儲主席,但很快對他照章辦事的做法和堅持美聯儲的獨立性感到不快。

上個月總統稱他為“敵人”。鮑威爾上周五表示,美聯儲將採取適當行動,幫助維持美國的經濟擴張,政治因素在美聯儲的決策過程中沒有任何作用。

鮑威爾將在下周三美聯儲為期兩天的政策制定會議結束時舉行新聞發布會。

美聯儲的政策制定者今年7月下調了利率,這是10多年來的首次。金融市場預計,美聯儲下周開會時將再次下調目前為2.00-2.25%的基準利率。

近幾個月來,10年期美債收益率暴跌了一半,跌至接近歷史低點  這反映出人們對全球經濟、特朗普貿易戰的影響以及美聯儲政策的懷疑。特朗普曾讚許地提到德國10年期公債收益率為負,但這是一個接近或可能陷入衰退的經濟體的產物。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