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沙特石油設施遇襲 特朗普是否反擊受關注

特朗普於2019年9月17日在加利福尼亞州山景城的莫菲特聯邦機場登上空軍一號。
特朗普於2019年9月17日在加利福尼亞州山景城的莫菲特聯邦機場登上空軍一號。 路透社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周二前往沙特,主要的使命是與利雅得商討,在沙特石油設施遭無人機攻擊後美國準備採取的反擊行動。美國認為,也門叛軍胡塞武裝認領的這場攻擊實乃伊朗主謀,並且在伊朗國土上發射了巡航導彈。美國副總統彭斯在華盛頓已經表示,“我向你們承諾,我們準備反擊,我們已做好保護我們地區盟友的準備”。不過,法新社分析,美國到底如何反擊,應放到總統特朗普不顧一切與利雅得以及與王儲薩勒曼的那種充滿爭議的關係的大背景下去觀察。

廣告

特朗普周二派遣蓬佩奧前往沙特,開宗明義是為了向沙特“提及”美國將如何對這一在華盛頓看來“空前的”來自伊朗的攻擊進行反擊。但是,從特朗普發出的第一推,給人得出的印象似乎是美國在蓬佩奧聽取沙特的意見後再對將要採取的戰略作出決定:“我們等待沙特王國告訴我們,他們是這次襲擊的受害者,然後應採取何種形式進行反擊”。他發此推的時候,副總統彭斯已經明確指控伊朗。

特朗普的這一“耍把戲”姿態立即遭到民主黨揭露:眾議員、參與民主黨總統初選候選的加巴德諷刺“特朗普在等待他的主人沙特的命令”,他指責前房地產商人的舉止如同沙特阿拉伯的一隻貴賓犬。

參議員克里斯·孔斯也表示:如果特朗普總統要進行軍事反擊,他應該在國會和在美國人民面前說明這樣一場軍事反擊是必須的且必要的。這位參議員強調美國與沙特阿拉伯之間並不存在軍事同盟關係。

最近二十四小時,特朗普漸漸放緩了語氣,周一表示,他的政府將會徵詢盟國的意見,他並沒有向沙特承諾美國一定會保護他們,如果美國決定採取軍事行動的話,沙特理將提供財政支援。

對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學者Yasmine Farouk來說,特朗普這是故弄玄虛,裝作要看沙特如何反應之後再作出決定,特朗普不想為這場軍事反擊承擔發動者的責任。她認為,特朗普現在這樣做會給沙特提供方便,其實沙特並不願意開啟一場戰爭。

美國總統特朗普喜歡顯露威嚴的形象,他對美國的敵人不斷地發出響雷般的威脅,但同時他又向美國人承諾,美國將不再投入到外部的軍事干預行動中去,他認為美國付出的代價太昂貴。其實這裡還有一個背景需要提及,沙特石油設施遇襲事件正好發生在特朗普本人希望與伊朗總統魯哈尼舉行面對面會談的時候。

徵求沙特阿拉伯的意見,對這位已經投入競選連任的總統而言,似乎也是在為自己爭取時間。但特朗普的舉止令華盛頓不滿,華盛頓的精英集團認為這次對沙特石油設施發起的攻擊遠遠超過了沙特的利益本身,它與美國的信用緊密相關。

沙特阿拉伯是美國長久以來在中東地區的戰略盟國,但是特朗普把沙特變成一個他在中東地區應對什葉派伊朗政體的須臾不可離開的先鋒。伊朗既是華盛頓的眼中釘,也是沙特的頭號敵國。

但是,一年以來,在眾多的美國兩黨議員眼中,沙特正在經歷着一場削弱自身的政治風暴,這一切應歸咎於沙特王國的接班人、王儲薩勒曼。

美國參議員一致認為,薩勒曼是沙特殺害異見記者卡舒吉的主謀,卡舒吉與2018年10月應約前往土耳其伊斯坦布爾沙特領事館辦理結婚手續時在領事館內部被殺害的,但美國總統特朗普對此視而不見。

特朗普兩次動用否決權,否定國會反對美國向對也門發起軍事行動的沙特提供軍事援助;以及反對美國向沙特出售一批巨額尖端武器。

Yasmine Farouk認為,特朗普自從入主白宮後,一直重視他與薩勒曼的個人關係,不管是卡舒吉被殺害,還是沙特巨額軍購,他都是放在個人關係的層面去衡量。他支持薩勒曼不顧所有人的反對,對特朗普而言,只要沙特付錢就行。他對此豪不隱瞞:一切的一切,首要的是金錢問題。

的確,美國總統周一還在讚揚沙特這一“偉大的盟邦”,付錢一次付清,在最近幾年已經向美國購買了4000億美元的貨物。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