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特朗普 北京最好的候選人?

音頻 05:00
特朗普與習近平日本大阪G20峰會握手
特朗普與習近平日本大阪G20峰會握手 路透社

法國『世界報』發表題為『特朗普,北京最好的候選人』的專欄文章,作者試圖描述這樣一幅前景:透過表面的美中貿易大戰,中方事實上暗暗期待特朗普再次當選成功。為什麼?因為….

廣告

文章說,智利大混亂,被迫取消了原定於11月中旬在該國舉行的亞太經合峰會,這至少有一點是可取的,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把簽署貿易協議的時間往後推延。這一事件給雙方的談判者帶來了喘息的機會,可使他們從容選擇一個具有象徵性的地方簽署協議。特朗普希望在美國愛荷華簽,這是一個被中方以不購買大豆做武器反擊美國海關稅而遭受慘重損失的農業州。這對習近平來說恰好,他曾在愛荷華的農場里度過一段時間,說不定樂於重返舊地。

不過,北京為什麼要給正在全力競選的特朗普獻上一份政治大禮呢?很簡單,因為特朗普再次當選中國人有利可圖。也許人們覺得這很難懂,一個對中國不停加稅的美國總統,他攻擊中國的明星產業 華為,他向一些中國高官發出簽證限制……然而,根據『外交政治』期刊,從北京傳出的消息顯示, “特朗普是北京最好的王牌,中國領導人希望特朗普再次當選,因為他太虛弱了。”

當然嘍,特朗普是北京一個珍貴的王牌,只要他能讓美國繼續削弱。奧巴馬先前達成了旨在鉗制中國的泛亞太地區自貿協議,特朗普上台之日予以廢除。從庫爾德地區到菲律賓,現在沒有多少人信任華盛頓。而此刻,華盛頓幾乎陷入一場內戰,這當然讓北京高興。

重返白宮的民主黨會使得兩大超級強權獲得一種建設性的共治嗎?好像不是。美國的反中共識非常強大,而美國不可能忍受落在第二位。民主黨,首先是他們候選人中的最左翼:桑德爾和伊麗莎白.沃倫,他們有一個抵觸自由貿易主義的計畫,他們更注重的是人權。總而言之,比起特朗普主義到處撒播的混沌,美國在民主黨領導下重新變得一致而且苛求,這會使得習近平非常尷尬。特朗普與習近平打貿易戰,我們將會看到一個最終的貿易協議,表面上會有許多讓步,實際上,重回原點。

一些人漸漸發覺了問題,尤其是墨西哥總統洛佩斯,在與美國達成一個不真實的自貿協議後,他以為輕鬆地度過了一段蜜月。然後,墨西哥同意堵住中美洲移民進入美國之路。所有人都是特朗普主義嗎?威權政體頭目肯定毫無疑問,他們發覺特朗普冒充摔角選手的一面。普京至此非常高興,他在精心地布置棋盤;而從馬克龍開始,歐盟與俄羅斯的關係正在變得緩和。

其實,特朗普主義的真正大輸家是德國人。他們還生活在過去的時代,那個美國人負責他們的安全,保證大西洋兩岸自由貿易的時代,美德之間的互不信任將隨着特朗普進一步擴大針對德國汽車的戰爭而擴大,民粹主義要求任何時候必須得有一個敵人作對。默克爾,冷戰的女兒,還在夢想着那個再也不會重新回來的時代,即使與民主黨人也已變味,在奧巴馬推出重返亞洲戰略之後,過去的那個時代開始結束。

令人好奇的是,法國還自以為可以繼續在特朗普主義的浪花上衝浪,法國已經非工業化,因此不太會遭受特朗普海關稅的威脅,而且酩悅·軒尼詩-路易·威登集團大老闆貝爾納.阿爾諾,已利用他與特朗普的關係,使法國奢侈品免於遭受特朗普誇張的海關稅。『經濟學人』發表的那篇馬克龍的訪談,他在其中聲明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已經腦死亡,表面上看似乎是反特朗普的一種反應。事實上,這只是法國數不清的企圖中的一個,趁着美國空虛之機,開創一個強大的歐洲防務。實質上這樣做完全有理由,但遭到德國的拒絕,馬克龍的舉動已經開始滑陷,特朗普主義同樣會殘忍地透視出法國的虛榮。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