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微言微語

今夜,網絡為李文亮國葬

音頻 05:00
微言微語
微言微語 RFI

武漢市中心醫院眼科醫生李文亮, 第一個拉響武漢疫情警報後被武漢警方訓誡的人,於2月6日21點30分在病毒感染中去世!李文亮的死在社交平台掀起輿情海嘯,死訊傳出不到40分鐘,微博已有六百多萬跟帖,用網友的話說,那種憤怒足以讓大地顫抖。然而緊接着便是一幕輿情操控荒誕戲碼的上演,李醫生所在武漢中心醫院領導慌忙對心臟早已停止跳動的李醫生重新用上人工肺膜裝置,以造成繼續搶救的假象,爭取時間等待上級指示,同時出面闢謠,說李醫生還活着,還在搶救。最後官方公布的李醫生死亡時間竟是七號凌晨2點58分。 

廣告

一位網友發帖說:“為什麼李文亮醫生的死亡時間會被推遲五個多小時?因為他們害怕了。 在李醫生死訊傳來的那一刻,微博上驟然掀起了滔天巨浪,洪水般洶湧的悲痛和排山倒海般的憤怒在宣洩;那一刻,你能感到腳下的大地在顫抖,空氣在燃燒,網友們的眼淚如暴風雨傾盆而下。 這把他們嚇壞了。他們無法應對,就想改變事實,用五個小時的時間來平息這股巨浪。 我想這是微博有史以來最值得銘記的一刻。這一刻,所有人都看到了自己。在內心深處,我們每個正常人都想說真話。 李醫生去世了,就如同那個普普通通,渴望說句真話的我們的一部分死了。為李醫生悲痛,也是悲痛我們自己。讓我們審視自己的良心與誠實。”

有網友說:“一個中國普通醫生死了,消息登上了泰晤士報、衛報、CNN、BBC,都是頭版頭條。這大概是幾十甚至幾百年來待遇最高的普通人之死,在國內卻上不了頭條,何等荒謬!”

網友陸岸以《今夜,微信為一個平民舉行國葬》為題發詩文道:

給予你們信使

你們卻給他以黑暗!

 

今夜,天使被召回了天堂!

今夜,我們永失了人間的吹哨人!

 

再沒有誰為我們高喊危險逼近!

再沒有誰挺身說出真相!

 

我們是如此健忘和怯懦!

我們全都是無可救藥之人!

 

網友上帝之手發帖說:一個人,因為敢於說真話,付出了生命的代價。一個國家,因為拒絕說真話,付出了無數生命的代價: 八人封嘴,九州封戶,這就是我們時代的真實寫照。

 

有網友發帖說:“希望他的墓碑上刻上那份訓誡書,這是他人生最大的榮耀,也是這個民族最大的恥辱”

 

作為一名眼科醫生,發病前一直堅守在醫院一線的李文亮醫生曾經說過一句極為普通的話:“這個社會不該只有一種聲音。”

今天社交平台上網傳最廣的帖子就是:“這是世界上最好的眼科醫生, 短短的時間治癒了國人億萬雙眼睛。”

 

人民日報上海分社社長弘冰發帖說:“我們憤怒於你的預警被當成謠言,我們傷慟於你的死亡竟不是謠言……你從來和謠言無緣,卻被迫因“造謠”而具結“悔過”。現在,因為不信你的“哨聲”,你的國家停擺,你的心臟停跳……還要怎樣慘重的代價,才能讓你和你們的哨聲嘹亮,洞徹東方”

網友煙寒以《這一刻,我淚流滿面》為題賦詩道:

這一刻,我無法呼吸

昆崙山和唐古拉之間

最後一朵雪花已經被污染

污水順着山谷嘩嘩傾泄

母親混濁的淚水

汩汩而出

 

滿載五千年腐屍的破船

以文明的名義駛向沼澤

泥濘卻以一種高貴的口吻

娓娓訴說世間的滄涼

 

這一刻,上帝已死

潘多拉的盒子已經開啟

魔鬼從熏臭的腳底冒出

以正義的名義塗炭

 

這一刻真相永沉海底

 

謊言是謊言者的通行證

正義是正義者的墓誌銘

 

這一刻,我淚流滿面

 

北大法學教授張千帆周五發帖,倡議設立2月6日為中國言論自由日,他在帖文中寫道:行使言論自由、預警武漢疫情的李文亮醫生不幸離世,多少人表示出難以抑制的悲痛和憤慨!對言論自由的壓制顯然是新冠肺炎病毒在武漢和全國範圍內大規模擴散的元兇,直接造成了這場至少數萬人感染、上千人死亡並嚴重影響每個人基本自由的人為災難。此次災難向我們每個人顯示,壓制言論就是國家犯罪―這一點應該成為每一位合格公民都明白的憲法常識。我呼籲全國人大等責任機構 儘快終結 刑法、行政處罰法等立法中干預公民言論自由的違憲規定,明確無誤地排除對濫用公權、壓制言論的法律授權,並組織調查在武漢疫情中扼殺公民知情權的責任人,同時調查李醫生患病期間是否得到及時而有效的救治。更重要的是,我們 公民不能讓李醫生白死。他的遭遇不應當讓我們恐懼,而是應當讓我們更勇敢發聲,因為噤若寒蟬的人越多,死亡只會降臨得越快。讓我們用這個日子紀念李文亮醫生,讓我們每個人都尊重所有人的言論自由,對國家壓制言論說不!

 

一篇題為《為周而復始的紀念》的網文這樣寫道: 

“李醫生死了,有說死於8點多,有說死於11時許,有說死於12點零幾分,最後官方確定的時間是2月7日凌晨2點58分。與新冠病毒的種種真相一樣,李醫生的死亡時間竟也模糊成了一個謎。 在謎一樣的國,太陽是唯一真實的存在。讓陰溝里的蛆蟲和血液里的病毒都能夠感受到恩情與幸福。 

不想成為英雄卻成了絕世的英雄。 

沒有悲傷,只有悲哀與憤怒。李醫生死了, 他還活着;我們活着,卻已經死了,精神與靈魂已死。如果說還有一口氣在,也只是一具已虛脫與麻木的生物體,它正在趕往地獄的路上……

無須熱搜,無須表彰,豐碑已立在人心,矗立在歷史的金殿。在天堂或未來的人間,某人只配在他身邊陪跪!”

 

一篇題為《紀念李文亮君 》的網文這樣寫道:

李文亮醫生的去世,可能只是這個慘淡新年裡無數壞消息中的一個,但.它卻是最難以讓人接受的那個。我們已經並正在經受無數生離死別的悲慟.道路以目的蒼涼,信口雌黃的荒誕。 最後的希望.可能不過是代表好人的哪一點星火 繼續留存於這不可描述的人間。 很不幸,這星火終究還是滅了。我們的悲憤.既是為星火的熄滅.更是為黑夜的延續。 

外媒在報道李文亮醫生的時候.專門用了 一個詞:Whistle blower“吹哨 人”。 李文亮的哨聲,在這個國家有另外一個名 稱,叫做“謠言”。它既沒有叫醒官方.也沒有叫醒民眾,但叫醒了訓誡的人。因為這次不起眼的訓誡,無數繁華的城市封城封路.無數普通的人們困頓於外,無數本來還有個黯淡未來的家庭根本沒有了未來。 

小人物也許真的拯救不了地球,但正如世 界衛生組織對李醫生的定義―嘗試拯救地球。 單單這份勇氣,就足以告訴我們人之為人的偉大意義。 

人類的文明史確鑿無誤的告訴我們,這個世界只剩下一種聲音的時候,無須懷疑,那一定是某些人試圖讓我們相信的謊言。黑暗中.只有無數勇敢的小人物不斷的站出來, 那些孤單的哨聲才會最終彙成不可遮蓋的巨響, 終結謊言的統治.改變事關每一個人的歷史進程。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