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今日經濟

穿山甲疑帶新冠病毒但捕獵走私仍然猖獗

音頻 04:44
資料圖片:越南河內郊外一野生動物救助中心的穿山甲。圖片攝於2016年9月12日
資料圖片:越南河內郊外一野生動物救助中心的穿山甲。圖片攝於2016年9月12日 ©REUTERS/Kham

新冠狀病毒肺炎自去年12月開始在中國境內傳播,不到3個月的時間,感染者在已經超過七萬,死亡人數也已經超過兩千兩百人。有中國研究團隊認為,哺乳類鱗甲動物穿山甲有可能是將蝙蝠身上的冠狀病毒傳染給人類的中間宿主。儘管這種假設目前並沒有得到學界的一致認可,但因人類獵殺而瀕臨滅絕的穿山甲,如今又因為可能給人類帶來致命病毒,而重新吸引了輿論的關注。對於這個體型不大,也對人類並不具有攻擊性的小動物來說,是禍還是福?

廣告

穿山甲—全球遭獵殺最嚴重的哺乳動物

專註動物走私議題的國際非政府團體:國際野生物貿易研究組織21日發布信息稱,最近20年間,大約有90萬穿山甲私銷往世界各地。而穿山甲8個不同種群早在2016年就被《國際野生動植物瀕危物種貿易公約》(CITES)列入完全禁止國際貿易的物種,相關提案也已於2017年正式生效。但穿山甲並未因此而擺脫獵殺的命運,如今仍然是全球遭獵殺最嚴重的哺乳動物 。穿山甲已經被列為瀕危物種,亞洲地區的中華穿山甲和馬來穿山甲更是在2014年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列入瀕危物種紅色名錄中的極危名單。中國生物多樣性與綠色發展基金會2019年6月曾發出警告,認為中華穿山甲在中國大陸地區已經極度稀少,進入“功能性滅絕”的狀態。

中華穿山甲已呈“功能性滅絕”狀態

然而,亞洲,尤其是中國的市場需求恰恰是穿山甲走私貿易屢禁不絕的一個重要動力。

穿山甲據說肉質細膩,因此頗得人喜愛。而更重要的原因可能是中國傳統醫學賦予了穿山甲及其鱗片各種神奇療效。《中國藥典》中記錄得中華穿山甲的主治功能包括:消腫潰癰,通經下乳等。儘管這些治療功能並未獲得科學驗證,但民間認知仍然執著。根據國際野生物貿易研究組織21日公布的數據,僅是在2017年至2019年間,馬來西亞、新加坡和越南三國就查獲走私穿山甲鱗片9萬6千公斤。這導致了穿山甲在中國大陸地區幾乎絕跡,東南亞地區的物種數量也日漸稀少,根據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的數據,最近20年,陸續被列入極危物種的中華穿山甲、馬來穿山甲、菲律賓穿山甲數量分別減少90%和80%。印度境內的物種數量也在20年間減少一半。獵殺者的目標開始轉向非洲。非洲大陸的四種穿山甲,目前有兩種被認為是“易危”處境,另外兩種形勢堪憂。

中國仍是穿山甲鱗片走私主要目的地

根據法國《世界報》2月16日文章引述的非政府組織野生動物司法委員會2月10日發表的報告,2016年至2019年間,穿山甲鱗片走私仍在快速增長。2016年至2019年的52次走私截獲行動,收繳走私甲片206噸。大部分截獲行動發生在最近兩年,這顯示獵殺穿山甲行為正以產業化速度發展,而實際的走私量可能遠超出打擊走私行動的統計。根據中國官方通訊社新華社的報道,2019年12月,中國海關在浙江溫州就緝獲了10噸穿山甲鱗片,涉案穿山甲種類為非洲樹穿山甲,這表明大量穿山甲走私活動的目的地仍然是中國。

儘管中國禁止捕殺和買賣穿山甲,但中國允許所謂合法需求量。鑒於傳統醫學中的所謂藥用功能,中國允許對甲片的定點醫院臨床使用和中成藥生產。《新京報》2019年6月的一篇報道引述中國國家林業局每年公布的數據指出,2008-2015年間,中國穿山甲甲片批准使用量大約在每年26.5噸左右,相當於5萬7千隻穿山甲!中國只在2019年8月起才規定,有穿山甲鱗片的傳統藥物不再納入國家保險基金的支付範圍。但走私活動能否因此嘎然而止當然是未知數。

2003年的薩斯非典疫情在一定程度上挽救了果子狸。因為當時學界認為果子狸是傳播薩斯病毒的兇手,果子狸因此而不再是中國人的盤中餐。瀕臨滅絕的穿山甲是否也會因為涉嫌是新冠病毒的中間宿主而絕地逢生呢?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