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世界報

世界報:面對新冠疫情誰也沒有奇方 但需謙遜

音頻 06:25
美國總統特朗普2020年3月19日華盛頓白宮
美國總統特朗普2020年3月19日華盛頓白宮 REUTERS - JONATHAN ERNST

3月24號的從各個角度關注法國和全球面對新冠肺炎疫情的反應。社論指出,面對疫情,沒有任何國家,任何政府可以聲稱擁有能夠徹底抵禦冠狀病毒進攻的奇方,目前各方應該保持謙遜的態度應對。

廣告

特朗普變為與看不見的敵人作戰的總統

該報頭版頭條標題是:在美國,特朗普的態度急轉彎文章指出,美國的新冠疫情繼續惡化,上周日3月22 號的確診數據為32500人,死亡413人的嚴峻局面,特朗普被迫重新審視應對疫情的策略,目前,在美國有八個周已經對居民採取了居家隔離的措施,一大部分國家經濟停擺,華爾街股市崩盤,讓特朗普一直引以為豪的納斯達克指數回到他上台時的水平,歸於原點。特朗普拒絕針對他的反應緩慢做出的任何批評。但他每天都會出席白宮的記者招待會,在專業人士陪同下,以一個與“看不見的敵人“作戰的總統形象出現。他頻繁亮相,加上聯邦政府和私營企業的努力和首批出台的支持經濟政策讓他依然獲得大多數民眾的支持。但美國與病毒展開的鬥爭剛剛開始。

口罩在哪裡?法國政府面對批評浪潮

面對批評聲浪的還有法國政府,首頁另一篇報道指出,法國政壇的在野黨,部分左右黨派,都針對政府應對新冠肺炎的措施發出激烈批評,口罩奇缺和政府的溝通戰略依然是批評焦點所在。而民間的反對聲也越來越大,醫護人員組織上書國家最高行政法院,譴責政府的隔離措施不夠明確,要求儘快予以說明和解釋。另一個有公務員和高級公務員共同簽署發表在 « 世界報 »上的論壇也同樣對政府出台的應對措施不夠快捷提出嚴厲批評,提出立即讓非急需企業停工的建議。這個主題佔據了世界報的三個版面。

英國:約翰遜究竟重不重視防疫?

一直採取不被稱為為“佛系“抗疫,集體免疫策略的英國首相鮑里斯的批評聲也越來越大,專家指出,與其他國家相比,英國在防疫領域現在已經失去了四周的寶貴時間,周日晚上,鮑里斯終於承認,英國正在步意大利後塵,,意大利的現狀就是英國三周後的情形,但卻僅僅宣布讓身體脆弱的150 萬人至少居家隔離12周,但其他人一切照舊,如果他們做出不負責任的舉動,政府將走得更遠。政府遲遲不做決定,民眾早已不淡定,紛紛讓孩子請假回家,面對壓力,英國宣布學校從上周五已經全面聽課, 政府開始對民眾進行測試,每天測試25000人, 周六,餐廳酒吧影院等公共場所全部關閉,但公園照常開門,來去自由,條件是遵守與他人的間隔距離。英國醫生和護士在網上發出了呼救聲,和法國一樣,他們沒有口罩,病人洶湧而至,包括處於危急狀態的年輕人……此情此景,讓愛丁堡大學的公共健康教授Devi Sridhar發推寫道:看到我們如此沒有準備的局面,我想吐。他譴責大學教授唯名是圖和熱衷於黨派爭鬥的政客們不敢採取決定性,和有勇氣的措施。

中國艱難復工 如何大手筆支持經濟增長?

正在世界其他地區焦頭爛額之際,中國已經基本翻過了最困難的一頁,本土感染人數在官方的通報中連續幾天清零。全面復工在即。世界報駐上海記者發回報道稱,經濟學家曾預計一月和二月的數字糟糕。但是在3月16日星期一,中國國家統計局發布的經濟指標甚至比最悲觀的估計還要令人震驚。中國意識到,重啟活動要比停止活動困難得多。

根據彙總的各種數據,在假期已延長至2月10日的該國大部分省份正式恢復工作一個多月後,國民經濟仍以正常速度的四分之三運轉。

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在1月至3月期間應該會出現負增長。這將是自1976年以來中國經濟的第一季度收縮。那一年,中國剛剛結束十年文革浩劫。路透社援引政府消息人士的話稱,儘管有阻力,但中國仍將在2020年維持5%的雄心勃勃的增長目標,這個數據在2019年為6.1%。在龐大的恢復計畫中,據路透社報道,地方政府正準備發行3680億歐元的債務,用於支持基礎設施項目的投資。但是,這些被認為可以刺激經濟增長的措施可能會增加金融風險,中國當局已經在努力減少債務兩年多了。

北京大學金融學教授邁克爾·佩蒂斯(Michael Pettis)說:中國仍然有能力負債以振興經濟,但僅此而已。如果您負債纍纍,出路只有兩個;債務危機,或經濟發展長期停滯。就像日本自1990年代出現的情景。新館疫情可能會加快這一進程。 ”

世界報社論:各方需謙遜方能度過難關和危機

面對前所未見的新冠病毒造成的健康,社會,政治和經濟金融多方位的打擊,全球各國處理方式不盡相同,那麼,比歐洲更早經歷疫情爆發的亞洲國家情況如何,是否值得借鑒?世界報社論指出,根據某些國家(尤其是在亞洲)針對流行病的經驗程度,有關人群的文化和行為差異以及其公共衛生系統的手段,針對新冠肺炎的策略也會有所不同。迄今為止,沒有任何政府可以聲稱擁有能夠徹底抵禦冠狀病毒進攻的神奇方法。

這篇社論最表示,在判斷一種策略相對於另一種策略的優越性之前,保持謙遜的態度是至關重要,或者在事後再就特定決策的優劣進行辯論。在危機發生情況下,政治領導人必須在有時相互矛盾的意見之間做出迅速的決定,不管是否完全掌握了他們所需要的所有信息或所有手段。

針對大流行做出的選擇更加困難,因為它們很大程度上基於政治家通常沒有的科學和醫學專業知識。他們諮詢專家-但最終還是要由他們自己,在考慮科學,社會,經濟,政治,人文的所有參數後做出決定。

這篇社論強調,醫學和政治都不是精確的科學:只要看看這幾天不斷出現在電視屏幕上的那些醫生們相互矛盾的觀點就不難意識到這一點。只有在這次史無前例的公共衛生危機解除後,我們才能分析評估在這場全球鬥爭中哪些措施有效,哪些失效。同時,越來越焦慮的輿論需要信任。而目前,要遠離錯誤的確定性,讓選擇更透明化,在反對時保持謙遜的態度才是順利通過這場公衛危機最好的防護手段。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