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世界

拜登上台后对中对台政策改变 陈一新教授点评

音频 11:45
圖為中美台多邊關係報道配圖
圖為中美台多邊關係報道配圖 網絡照片
作者: 珍妮特
32 分钟

在全球新冠病毒肆虐,感染人数冲破一亿人之际,美国新任总统拜登已经正式登基。本次美国总统大选当中,可说全球当中最力挺特朗普国家之一的台湾政府,在大选结果揭晓后,当然尴尬处境也就不言而喻了。那么,特朗普(川普)的打击中国的5G,以及限制半导体产品的供应中国等的对中强硬政策到了拜登时代会怎么个走法呢?美中的关系发展也成了全球瞩目焦点,这当然也影响到美中台的三角关系。本次中华世界法广为大家邀请台湾淡江大学外交与国际关系研究所荣誉教授陈一新教授为大家点评分析。

广告

法广:您认为从特朗普(川普)到拜登,美国对中国的政策会有什么改变?

陈一新教授:我看拜登不会改变太多特朗普的政策,有些他会照常用,有些他会推翻特朗普的政策,譬如国际的退群,另外还有一些不太妥当的防疫措施,拜登也改过来了。气候变迁方面,拜登也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等的,这些他都会改的。但是有一些反中政策,一种是不改。一种是把它当作筹码再加利用。第三种,就是对台政策,他不提反中,但是也没有说像过去那样迁就台湾。目前为止,我们还看不出来他打的台湾牌是否和特朗普一样,看起来他是做了某种程度的调整,包括像BTA,他是做了某种程度的更改,例如BTA,他不让台湾抱有任何希望。第二在军售方面,他没有变,别的国家的军售很多都喊卡,但对台湾则没有变。所以有些地方,我们要看他的情况,他有时会拿来当做筹码,作为和中共谈判,有些他本来的主张就和特朗普不一样,例如气候变迁上是完全相反的。在国际退群方面,拜登是完全相反 的,在加入国际自贸体方面,也是和特朗普相反的。这两个人的政策可说南辕北辙:一个要加入国际自贸体,一个要加入国际组织。所以是看情况,并不是一成不变。例如在庞培奥此前与新任的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见面时,蓬佩奥说,新疆有种族灭绝的嫌疑,布林肯也同意这个观点。所以有些他们是一致的,有一些是不一致。不一致的,他现在已经表明非常清楚了,他一上任的第一天,就签署了15个行政命令,另外有两个行政动作。连续几天的政策宣示,都显示他与特朗普有些区隔。但从一些政策考量来看,拜登和特朗普还是有些连接,一些政策他不想一下子废掉,有些则还是可以当筹码用。

法广:就美中台三角关系局势来看,2021年是中共建党100年。2022中国将召开二十大,而且有关习近平的第三个5年任期,他对美不能示弱,那么对台湾又将如何呢?

陈一新:第一,中共建党百年,中共虽然非常重视,但是其他国家并不会和中国大陆一样那么重视,因认为这是中国大陆共产党自己的事情。当然,它和其他很多国际事情也会挂钩,但是2021年的建党是否能对中国大陆做出更大的改变呢?我看,生活还是要过、路还是要走。该走的路还是要继续下去,所以也没什么太大改变,也不可能说2021年就会达到什么目标。反而就我所了解的,大陆所谓的脱贫政策,并没有完全达到目标。去年,李克强就说,大陆还有好几千万人生活在贫穷线以下。所以就这个情况来看,努力的目标还是要继续,但是跟建党,是否一定要在哪一年完成什么事情,这也未必,先试一试是可以的。至于就国际情势的变化来看,2022年是它的二十大准备开始,也就是习近平要进入第三个五年的任期,当然对他非常重要,他当然不会示弱。所以台湾除非接受九二共识,否则是连门都没有。两岸对话是否要促谈,而拜登怎么催促,怎么要求两岸促谈,都没有用。首先是习近平不会让步,这是进入他第三个五年的任期,所以他不会示弱。第二,台湾的蔡英文也不会示弱。我看蔡英文想尽办法想要释出善意,或者递出什么橄榄枝,都有点无效。大陆不做正面回应。假如要回应,除非恢复九二共识,或者接受九二共识。所以两岸要在2022年以前完成恢复对话沟通管道,可能性不大。假如有什么沟通管道也是非常低层的。那个海基会能够与海协会恢复沟通管道,那就已经不错了。陆委会和大陆的国台办的沟通管道想恢复,可能不太容易。

法广:习近平写信给星巴克创办人。中国官方智库呼吁:放宽推特、脸书的限制,又透过美国商会透露说,将派遣高级官员访问华盛顿。请问北京是否会对美国展开以商业手段围堵政治的攻势呢?

陈一新:大陆已经说过,希望中美关系能够恢复正轨,那届时什么问题都可谈,包括战略问题、包括限武谈判,把中国大陆拉在一起参加美俄之间的谈判。

中国大陆则是希望不能只单挑中国为限武的对象,应该把所有核武国家都纳入考量,包括以色列,巴基斯坦、印度、英国、法国等国家,不能只有中俄美三个国家。

这也是一个合理的要求。过去中国大陆说,美俄飞弹或是核武的数量远超过中国。所以大陆没有这个利基来跟这两个国家谈判。所以要求他们恢复和大陆差不多水准再来谈判。这是不可能的事,因不但美国不接受,俄罗斯要想接受都不容易。所以,只能说,增加谈判的国家数量,让更多国家加入这个限武谈判,大家来做一个规范,尤其是中程导弹方面的一个协议可以借此推动。至于其他很多方面,美国说得很清楚,布林肯在参议院的外交委员会证词中特别提到,将来要跟中国谈判或者合作,要按照美国的方法,要符合美国利益才能做,不能只是看北京的看法,或者只是大陆的利益。所以这两者之间有很大的差别。

过去的谈判,美国只要中国能坐上谈判桌就觉得不错了。现在,中国大陆要和美国谈判,那是中国有求于美国,或者希望跟美国谈判。所以,当然就是美国开条件、出意见,这个当然双方还会有琢磨的空间。但实际上,美国准备扮演一个主导的角色,在很多领域都要与中国大陆争锋,包括在国际的领导权方面,包括重回国际组织跟中国大陆竞争,另外还有,在国际的自贸体方面,美国也会跟中国大陆争领导。

另外,还有很多其他国际组织,像美国已退出的国际人权理事会,或者巴黎气候协议,还有TPP,美国可能重新考虑加入,这个当然摆明了就是要跟中国大陆争领导权,争话语权,游戏规则的制定权。这当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大的结构的改变。过去四年,美国跟中国虽然有见面,有对话,经常在高峰会议见面,但好像都没谈出什么问题来。现在,美国要中国坐上谈判桌,要谈美国想要谈的议题。至于中国大陆提出来的议题,美国可能有些会接受,有些则不会。例如在气候变迁,美中就会合作,但是在防疫方面,中国大陆已经丧失了他以防疫或疫苗来作为外交的工具。因为美国自己就有疫苗,还有其盟国,如英国、德国都有疫苗产生,应该可以说,这方面合作的空间不大。在防疫方面,拜登非常的积极,也不需要其他国家来帮忙。至于经济方面,美国认为它的顺序是:先把疫情控制住,就可以在国际上增加其话语权。而且跟盟国打交道时,别的国家也会愿意跟美国合作。这是拜登的想法,当然实际作为上可能会有很多阻碍,包括前不久,在拜登还未上台之前,中国抢先与欧盟签订了一个中欧投资协议,这对于美国是一个打击。因为美国本来希望是美国与盟国先 商量好了,再采取一个协同一致的对中政策。现在,欧洲先抢先跟中国签订了一个中欧投资条例,这对美国不利。不过,美国还是按照它固有的想法,就是先跟盟国打商量,协调一致政策后,才一起来对中国大陆施压。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关键。尤其跟特朗普来比较,这是一个重大的变化。特朗普总是喜欢单打独斗、不甩盟国、不理会盟国,甚至经常取笑盟国、矮化盟国。当然盟国也就会对美国不爽。现在,拜登愿意跟欧洲盟国、亚洲盟国商量,亚洲及欧洲盟国当然比较乐意跟美国合作。这个可能也是拜登的不含反中,但事实上是对中国大陆施压的政策,可能会比特朗普策略更厉害。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