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亚洲周刊

泛亚铁路断尾之痛,马新高铁破局幕后

音频 04:10
泛亞鐵路 斷尾之痛
泛亞鐵路 斷尾之痛 © 亚洲周刊
12 分钟

亚洲周刊最新一期的封面专题是:泛亚铁路断尾之痛,马新高铁破局幕后。马新高铁破局造成两国双输,令泛亚铁路计划遭遇断尾之痛。中国衔接昆明至新加坡的五千公里泛亚铁路,是一带一路的大战略的布局。当前老挝、越南与泰国的泛亚铁路路段正在进行中。传言大马将自行兴建衔接柔佛巴鲁与吉隆坡的高铁,大马也曾向泰国建议兴建衔接吉隆坡至曼谷的高铁计划。预料新加坡不会放弃以高铁通过大马衔接昆明的大战略,但将来若重新谈判要解决一国两检的棘手问题。

广告

什么是泛亚铁路的「断尾之痛」?

大马中华总商会社会经济研究中心执行董事李兴裕对亚洲周刊说,在一带一路大战略下,中国正积极在东盟其他国家兴建铁路,衔接昆明至新加坡的五千公里泛亚铁路是大战略的布局之一。当前老挝、越南与泰国的泛亚铁路工程正在进行中,按照原定计划,如果马新高铁建成,将连接中国昆明到新加坡的路线,届时将对沿海地区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而马新首都之间的无缝连接也有望改善吉隆坡的经济活力,并提升全球宜居城市的排名。同时,在高铁车站附近规划兴建新的城镇,综合房屋开发、可负担房屋、教育设施和科技园等,可带来更多的价值,但马新高铁计划的破局意味着泛亚铁路断尾。

 

对于马新高铁破局的原因,马来西亚方面给出了怎样的解释?

大马负责经济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慕斯达化表示,新冠疫情导致马新双方在二零一六年签署双边协定的原有条款不再适用于大马,政府必须重新检查协议中包含的总体专案结构和业务模型。过去六个月,在技术和部长级会议上有深入讨论这些建议,慕尤丁和李显龙也举行了视讯会议。但最终双方还是未能达成协议。另有马国媒体指称,由于新加坡反对高铁路线经过柔佛士乃机场甚至吉隆坡国际机场,以免影响新加坡樟宜机场的业务,以及新加坡要干预铁路沿线的规划,导致最终谈判破裂。

 

新加坡方面对于马方的说法是否存在不同意见?

新加坡交通部长王乙康爆料,指出在种种原因之中,最关键的是马国当局要求将双方本来同意成立的负责马新高铁计划设计、融资、建造、运作与维修等工作的高铁资产管理公司,从项目内容中剔除,若没有这家资产管理公司,马新两国将就各自领土的高铁部分招标,也无法插手对方的招标过程。同时,马方也要求更换高铁路线,以在吉隆坡国际机场设立终站,且与现有的机场快铁共用轨道。

 

除了封面专题外,本期还有哪些其他重要内容吗?

本期亚洲周刊还介绍中国于跨年之际举办的跨年思考晚会。中国流行岁末思想性的大型跨年演讲,票价不菲,网上观众以亿计,反映民间好学精神,成为全球独家现象。罗振宇跨年演讲强调中国的组织网络化特性,吴晓波年末演讲对新一年中国的发展持谨慎乐观态度,并且都对中国产业升级抱有期待。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