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经济

张伦:北京对港下狠手牵扯对自身经济发展方向的判断

音频 05:58
2020年10月14日,北京街头巨大屏幕播放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深圳特区建设40年庆祝活动中的讲话。
2020年10月14日,北京街头巨大屏幕播放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深圳特区建设40年庆祝活动中的讲话。 REUTERS - CARLOS GARCIA RAWLINS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南下,庆祝深圳特区建立40周年。深圳特区的建设可以说是中国70年代末启动的改革开放的标志,而与深圳毗邻的香港以其亚洲重要的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及对外开放的国际城市的优势,对中国40年改革开放做出了巨大贡献。40年后,深圳经济快速起飞,而香港原本在“一国两制”框架下享有的独特优势显然正在国安法下消退。如果说习近平14日在深圳的讲话中仍然强调中国继续“全面扩大开放”的话,深圳被表述为习近平领导下的“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是推进中的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重要引擎”。 香港特有的优势似乎对于北京来说已经不再重要。旅法学者、法国蓬德瓦兹大学教授张伦先生认为,香港在中国领导人眼中重要性式微与中央政府更大框架下的政策走向相关。

广告

中国未来发展方向:改革开放?内循环?

张伦:去年六、七月香港反送中运动开始后,我当时私下的一个基本判断是:香港问题,(中央)不会轻易动。如果要动,就是说决定下狠手的话,就绝不仅仅是香港本身的问题,而是北京牵扯到自身、对中国大陆未来经济发展方向的判断。这个决定如果做出,(北京)对香港就会在所不惜,它(香港)的价值就不大了……

法广:那是对前途怎样的一种判断,可以让北京决定走这样一步呢?

张伦: 是关系到中国整个未来的一个判断。这个判断就是今年夏天在两会期间,习近平去一个代表团座谈(记不清是哪一个代表团了)提到的“内循环”。我一直觉得北京有这方面的考量。怎么说呢,这也是我的一种担心吧,就是中国内圈化发展的一种思路出现。尽管北京不断在讲,还是要继续改革开放,但是,我觉得真正的思路可能就是于此有关(内圈化发展)。在这种判断前提下,香港就不是什么特别重大的问题了。这背后是相连的……

法广:您的意思是说,(中国)结束开放政策,又回到一种封闭状态?

张伦: 它(中国)不会主动结束开放,因为开放对北京来说,仍然是利多的选择。但是,中国好好地玩了西方一把,答应的事情不兑现。现在情况越来越清晰,西方现在肯定要对中国施加压力,要求它兑现一些基本承诺。但北京又不会轻易退让,因为这会动摇其内部,比如官僚体系、利益集团、国企独大垄断等局面都会动摇。所以北京不会轻易真正兑现承诺,那结构性的冲突就不可能不出现。更何况习近平这些年越来越强烈的新时代的毛式政策特点,这种路线也不可能不引发西方强烈反弹:这是一种意识形态的冲突。所有这些因素造成外界压力越来越大。中美贸易战不是那么偶然的、是川普一个人突发奇想发起的,这种结构性的冲突已经到了走到了这样一个时候。中共不可能不考虑如何在维护一党统治的前提下维持自己的江山,应付这种局面。经济上, 有人说是否会重新施行计划经济,我倒不这么认为,但这方面的色彩会比较强,北京会通过各种各样的,比如网络、数字货币等新时代的方式,来强固中国经济,包括利用传统的毛式体制的遗留特点,比如党进驻私人企业,外企都要有党组织、甚至开展混合经济等方式……走到这一天,它和世界发生冲突也不是偶然。在这个板块撞击的大背景下,一些局部性的问题就会出现。香港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现的一个悲剧性结局,至少我们知道的香港已经死亡,或者行将死亡。一个未来香港的诞生,大概只会随着中国出现重大变化才有可能。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