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经济

全球公卫危机当前,应否解除新冠疫苗专利权限制?

音频 05:58
一批世卫组织COVAX协调的新冠疫苗2021念月26日运抵科特迪瓦阿比让机场。
一批世卫组织COVAX协调的新冠疫苗2021念月26日运抵科特迪瓦阿比让机场。 SIA KAMBOU AFP

2019年底自中国武汉爆发的新冠病毒疫情在全球范围内引发一场规模空前的公共卫生危机,并重创世界经济。虽说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研制成功的疫苗为走出危机带来希望,但疫苗生产远远无法满足全球规模的迫切需求,而贫富差距造成的各国获得疫苗能力的不平等也可能在一定程度上令富裕国家的疫苗防疫努力失效。几个月来不断有人呼吁解除专利权的相关实施限制,让各国、各地可以自行生产疫苗,以满足紧迫而且巨大的需求。但相关提议引发多种争议。

广告

疫苗分配重不平等

的确,如果说欧美达国家都不同程度面新冠疫苗供不问题,众多展中国家和贫穷国家尚无法获得疫苗。世界组织近期不断提醒关注疫苗分配重不平等和不公正所来的危险。根据世卫组织的数据,全球 50个启动疫苗接种行动的国家,几乎全部是富裕国家。10个国家占有了全球75%的疫苗。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认为,有些国家甚至购买了超过其实际需求的剂量。事实上,虽然世卫组织早早就设立了保证疫苗公平分配的多边机制COVAX。但有些国家与制药厂私自签署双边购买合同,绕过这项世卫组织的多边协调机制。而大部分疫苗产商也优先向富裕国家提交使用申请。

南非以及印度自去年10月就向世界贸易组织提议,希望世贸组织暂时开放“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ADPIC)中关于专利权的某些限制,比如工业产品外观生产模式版权所有及未发表资讯保护等等,直到疫苗在全球范围内实现广泛接种为止。这项建议迅速得到数十个发展中国家和贫穷国家的支持。世卫组织总干事也表示赞成。无国界医生等非政府团体认为,这样的措施可以让有需要的国家,即时获得价格合理的医药产品。无国界医生组织药品发配事务的负责人Sidney Wong指出,新冠疫苗的医学工具与技术,应当是解除了专利保护措施的全球公共产品。

专利权壁垒与技术壁垒

反对这项提议的声音主要来自拥有大型药厂的欧美国家。首当其冲的理由是这些药厂为研发疫苗投入了巨额资金,这些药厂也最有能力生产出所需要的剂量。而且,知识产权领域原本也有在紧急状态或非常情况下,尤其在公共卫生领域,对专利药品,给予强制许可,开放生产的条款规定。世贸组织可以给予强制许可,允许非专利所有人投入生产。

本世纪初,世贸组织确实曾通过多项协议文件,为贫穷国家可以获得价格低廉的艾滋病治疗药物抗逆转录病毒药提供了可能。2001年世贸组织多哈部长级会议在几番争辩之后,同意灵活处理药品的专利保护,承认面对公共卫生危机的国家有权生产价格便宜的仿真药品。不过,这项措施忽略了另一个现实问题,那就是贫穷国家未必有能力其实运用这项宽松措施,自行投入生产。

的确,是否开放专利权限制并不单纯是经济问题。国际药品制造商协会联合会(Ifpma)总干事Thomas Cueni近期向法新社表示,疫苗生产并不会因为取消专利权或暂停专利权而增加一针一剂。关键的问题是技术。 法国公共卫生高等学院社会心理学研究员Jocelyn Raude向法国媒体《20分钟》表示,尤其是辉瑞疫苗和Moderna疫苗,采用的都是最新的信使核糖核酸技术。只有很少的厂家有能力使用这种断代创新技术。也就是说即使没有专利权壁垒,还有一道技术壁垒。

有能力开发疫苗的大型药厂不肯放弃专利权虽然主要是不肯放弃巨大经济利益。但是一些学者也认为对是否解除专利权所附带的限制应当谨慎行事。虽然新冠疫情的全球公共卫生危机构成一种不可抗力,但对于投入大笔资金研发疫苗的企业来说,失去专利保护在资金层面得不偿失,可能因此失去研发动力……

在各方找到妥协方案之前,也许英国的阿斯利康疫苗与印度血清研究所的合作是个可以借鉴的方式。印度血清研究所在新冠疫情之前就已经被看作是全球最大的疫苗生产工厂。几个月来已经满负荷运作,大批量生产相对容易保存的阿斯利康疫苗。但阿斯利康疫苗使用的不是信使核糖核酸技术。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