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经济

流媒体网飞(Netflix)为何一再缺席戛纳电影节

音频 05:35
流媒体平台网飞图标
流媒体平台网飞图标 Olivier DOULIERY AFP/File

第74届戛纳电影节近日陆续公布主竞赛单元、非竞赛单元以及各平行竞赛单元入围片单。但一如此前的2018年和2019年,近年来迅速走红的视频流媒体平台“网飞”,也就是Netflix,再度缺席,没有任何影片参加竞赛或展映。而就在两个月前,网飞刚刚从4月底的第93届奥斯卡金像奖上捧走7座小金人。网飞为何一再缺席戛纳?在网飞日渐成为电影工业一支不可忽视的新生力量的今天,传统的电影观念应当如何适应新的时代?

广告

事实上,传统国际电影节是否应当接受这个利用网络、向订阅用户提供影片观看的流媒体平台的作品几年来一直存在争议。这种争议随着该平台 越来越多地走向影片制作而变得迫切需要答案。电影自问世以来,一直是以在影院播放、面向观众、集体共享的模式存在。而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流媒体平台提供了一种受众个体享用的模式。网飞更在订阅用户量不断壮大的过程中,不再满足于购买影视播放权,开始越来越多地提供原创内容。以英国作家迈克尔-多布斯的同名小说以及同名电视剧改编的政治权谋连续剧《纸牌屋》是网飞推出的第一部自制节目。此后便一发不可收,逐渐成为电影制作工业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但这些制作节目不是在影院播放,而是优先其订阅用户在线观看。这正是网飞与戛纳电影节始终难以谈拢的节点。

网飞原创作品并非从未在戛纳亮相。2017年,韩国导演奉俊昊的影片Okja《玉子》和

美国导演诺阿·鲍姆巴赫(Noah Baumbach)的影片《梅耶罗维兹故事》都代表网飞, 入围戛纳电影节的官方竞赛单元。但是,法国电影界难以接受网飞的影片不在电影院播放的运作方式。戛纳电影节因此希望网飞的参赛影片在电影院与法国观众见面,而不是只面对其订阅用户。但是根据当时法国电影播放安排的规则,网飞这两部影片要在电影院播放三年以后,才能在其流媒体平台上播放。而网飞则坚持其付费订阅用户理应优先通过流媒体平台享用这些节目。

有鉴于这次不成功的相遇,戛纳电影节修改游戏规则, 自2018年起,要求所有参赛影片必须首先接受在法国影院线下播放的条件。电影节并未因此对网飞关上大门,提议网飞自制节目参加非竞赛单元的电影展映。但网飞认为电影节应当对所有影片一视同仁,并坚持优先订阅户在流媒体观赏的原则,拒绝让步。

2019年,网飞影片再度缺席。在第72届戛纳电影节开幕式上,主持人、法国演员爱德华-巴尔的开幕讲话就已经宣示立场:电影,是电影院,是群体享用,是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是走出家门,是这样一种神奇体验,而不是留在家中,一边享用披萨饼,一边登陆网飞……

戛纳电影节的坚持反映着法国人传统的电影艺术社会功能视角以及对电影节的功能的解读。2019年,三部网飞影片入围威尼斯电影节,引发广泛争议。法国艺术与实验电影协会主席François Aymé在《解放报》发表文章。他认为,问题并不在于国际电影节是否应当接受网飞的影片,而在于获奖影片未能在电影院与广大观众见面,否定了电影作为群体互动剧目所包含的强烈的社会价值。而且电影节的功能也正在于为影片通过电影院,走向大众铺路。

2020年,由于新冠病毒疫情,戛纳电影节无法举行。电影节为这次没有竞赛的电影节公布了一份不按传统单元分类的官方入围片单。56部影片中没有任何网飞的作品。

2021年,延迟在7月举行电影节上,网飞仍将缺席。

而此时,网飞的原创影片制作正突飞猛进,2021年预计推出70部作品。与此同时,其影片也陆续在一些国际电影节上获奖。仅以2021年为例。2月底金球奖评选中,网飞制作和发行的作品获得42项提名,超过传统的电影制片商,并最终在电视单元摘走6个奖项,在电影单元获得4个奖项。一个月以后的奥斯卡金像奖评选中,网飞一并捧走7座小金人。

在流媒体平台电影制作不断获得国际承认的今天,戛纳电影节的大门还能对网飞关闭多久?更何况,由于新冠疫情下的禁足防疫措施,不少法国影片得以在网飞平台上与观众见面。法国电影人也从未拒绝网飞出钱赞助。每年大约有近1亿5千万欧元的法国电影制作资金来自这个流媒体集团。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