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陈日君:中国政府靠梵蒂冈帮忙全面控制了教会

音频 15:16
资料图片:香港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摄于2019年11月
资料图片:香港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摄于2019年11月 路透社图片

尽管由于中美紧张关系以及新冠疫情在全球传播,中国与西方世界关系出现紧张,但这显然并没有影响中国与罗马天主教廷继续改善关系。中梵已经宣布,续签双方在2018年9月就主教任命问题达成的临时性协议。续签协议10月22日起生效。 对于自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始终未能找到妥协之路的中梵关系来说,2018年的临时协议确实是一项历史性的事件。但协议自一开始就受到多方质疑。香港荣休枢机主教陈日君更是多次致信教宗,并几次亲自前往罗马,向教宗陈情。今年9月,已经88岁的陈日君枢机再次飞往罗马,但也还是无功而返。 他为什么如此坚决反对这项中梵协议?2018年的协议是否改善了中国地下教会信徒的信仰环境?陈日君枢机接受了法广的电话采访。

广告

在这个秘密协议下,他们做了很多别的事情

法广: 梵蒂冈和北京续签2018年双方就主教任命问题达成的临时协议。根据梵蒂冈教廷的消息,这项临时协议只涉及主教任命问题,并不涉及教会生活,也不涉及与北京外交关系。您为什么反对?

陈日君:“这项协议不应该之处,是它是一项秘密协议。一项关于教会的协议,教会应该知道梵蒂冈与政府说定了一些什么。如果不知道,我们怎么配合呢?!我是一个中国枢机,但我也不能知道协议里面写了什么,那我也就不能反映(问题),根本什么都不能说了,因为我不知道(内容)。”

“他们说这项协议是关于任命主教问题,但这两年间没有任命任何主教啊。这两年虽然有两个新主教祝圣,可是任命是几年以前就决定了,就两边都同意了。所以,这项协议根本没有用过。那为什么他们说进行得不错呢?都是谎话,是虚话。根本就没有用过。”

“可是,在这个秘密协议下,他们做了很多别的事情。他们没有任命新的主教,可是有7位以前他们非法祝圣的(主教):从2000年开始,他们祝圣的主教还有7位没有合法,现在被合法化了。这很严重,因为这7个人很不行的,都是不像样的,其中有两个还有女人。要知道天主教神父与主教都是不能有女人的。”

“还有,因为协议是秘密的,政府就对(地下)教友说,你们上来(到官方教会)吧,不应该再有地下教会了。地下教会教友说:这怎么可以,教宗本笃十六世曾说地上(教会)是不对的。但他们说,现在梵蒂冈教宗说可以了,你们上来吧……教友没有看过这项协议,因此不知真假。这很麻烦。梵蒂冈也出来说了,协议里面没有要求地下教友到地上教会来,他们说协议里面没有这样说。但(中国)政府说有。最后,梵蒂冈去年(2019年)出了一份文件说,算了吧,就算我们没讲过,他们这样要求,你们就签字吧……这完全是不对的嘛。所以我很紧张,去年6月底,我就去罗马反映:怎么可以要求地下教友到地上来呢?地上教会是一个裂教,是独立自办的教会,不合我们教会的道理的。梵蒂冈怎么可以要求他们上来呢!所以,这个协议糊里糊涂。肯定是国务卿帕罗林写的。帕罗林一个人做了很多事情,不需要向谁交代,教宗好像也很听他的话。我也不懂为什么。所以,这几年的情形不是协议本身,而是用这个协议为借口,他们做了很多坏事情。”

法广:地下教会的情况这两年是否有一定的改善呢?因为外界的一些理解是,教廷与北京达成这项协议的目的之一,也是想改善地下教会的情况……

陈日君:“怎么改善啊?完全没有改善。他们是在乱讲话。国务卿帕罗林完全知道实际情形,他说的那些话是骗人的。这些年,地下、地上教会的分裂很严重。地下教会说,地上教会不是天主教,是政府的教会,我们不能上去。罗马也说,对啊,你们要坚持(法广注:陈日君枢机2018年曾发文透露,教宗方济各在一次与他的私下谈话中,承认中国政府主办的地上教会客观上已经是“裂教”)。地上教会本来不合法,但这几年教廷开始支持他们了。(当时)虽然没有协议,但是,两方面彼此有妥协,两方面商量选一些大家都可以接受的人。这已经很多年了。现在有了协议,但根本没有用过。里面究竟说些什么呢?我觉得可能与以前所有的妥协方法差不多。有没有进步呢?我完全不相信有进步。因为我没有看协议。我是一个中国的枢机主教,为什么他们的协议不让我知道呢!所以,我不相信他们说的话。他们说协议里面最后一句话是教宗说的( 教宗有最后决定权)。但不让我看协议,我就不相信。”

法广:长期以来,地上教会,也就是官方教会与地下教会之间的一个关键区别在于是否承认罗马教廷为教会最高领袖。现在梵蒂冈与北京达成关于主教任命的协议,地上教会和地下教会还有区别吗……

陈日君:“那是骗人的。教廷说北京在协议里面承认教宗是天主教会的最高领袖,所以我们(教廷)胜利了。我不相信协议里面有这样的话。我不相信!他们会说一些差不多的话,但不是这句话。这句话,他们绝对不会写的。他们绝对不会清楚地承认说,教宗是教会最高领袖。他们说任命主教最后一句话是教宗说的( 最后决定权在教宗),我也不相信有这句话。教宗能不能否定他们选定的名字?我不相信。到现在为止,此前是两边都让步,就是教廷批准一、两个名字,不是任命主教,而是说:如果你们选择这一、两个,我可以考虑。北京再看这一两个名字可以不可以。当然,对于两边来说,这都不是最喜欢的人选。教廷知道,教廷最喜欢的 ,北京肯定不批准,所以就提出北京也可以接受的人选。北京也不觉得是自己最希望的人选,但也不是最不喜欢的。两边都同意。这些都是秘密进行的,不说出来的。然后,北京就要求神父们在这一两个人中选主教。神父们私下明白这些是罗马可以接受的人选。他们选出后,罗马批准……就这样两边都接受。就是用这样的秘密方法,双方达成妥协。这样做已经很多年了。”

法广:中梵断交近70年。梵蒂冈为什么这么紧迫地想同北京就主教任命问题达成协议?(教廷承认的)地下教会主教都年事已高,梵蒂冈是否也是不得已这样选择?

陈日君:“这项协议本来不是关于地下教会,是关于官方教会。本来与地下教会没有关系。为什么这么多年没有协议,也有妥协呢?就是因为他们知道如果是一个太差的主教,教友们不会接受。他们也不想选一个教友完全不接受的人,所以接受妥协,这是可以理解的。现在签署了协议,是否进步了?我不相信。因为签协议的时候, 地上教会7个原本不合法的、教宗从来没有批准的主教,现在梵蒂冈也承认了。这7个人是完全不行的!我也看不出来这七位假主教曾经表示悔改。这几年他们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比如,他们不是真主教,不能封任神父,但他们升任了好几名神父;他们还为别的主教祝圣……这都是很差的事情,都是与梵蒂冈对立的事情,是站在政府一边。但现在梵蒂冈承认他们了……怎么可能这样?!这个协议里面写了什么,我们不用知道也能看到协议的效果一塌糊涂。还有,7位主教有7个教区,其中有两个教区还有地下的合法主教。但他们被要求退下来,让位给那些非法的、绝罚的主教。这很没有道理。我完全不能明白。这不合天主教道理,完全是坏事。”

法广:您的意见教廷始终不能听进去。您多次努力都不成功,您对教廷很失望么?还会继续努力么?

陈日君:“我就奇怪,为什么教宗要听国务卿的话呢?当然,国务卿很多年都在处理中国的事情,但我是中国的枢机,他不可能比我知道得更多嘛。那为什么只听他的,不听我的呢?这很奇怪。我当然不太高兴。可是教宗见我的时候非常亲切,对我很客气,我听他讲话,我觉得他的想法跟我一样。所以,我要大声说,教廷做的坏事情,不是教宗计划的,是国务卿计划的。可惜,教宗让他做了。教宗同意了,他才会做。所以我不明白,教宗为什么完全听他的话。但是我肯定,这些不是教宗主动的,他是被动的。”

“地上的官方教会里,不好的主教有权”

陈日君:“这项协议,我们不知道里面内容,但我看也不是太重要。内容大概跟以前的妥协是一样的。可是他们利用这项协议做了很多坏事情。现在可怜啦,里面一塌糊涂,因为地上的官方教会里,不好的主教有权。有些人本来希望有所改善的,现在很失望,因为教廷没有支持他们去改善,梵蒂冈支持那些站在政府一边的不好的主教。地下教会就很可怜了,因为完全不让他们有自己的教堂了,(教堂)充公了。以前政府是容忍他们的,在一些地方,他们有自己的教堂。没有教堂的地方,他们可以自己在家里做弥撒,教友可以去参加。有些时候,政府知道,但也容忍,也没有说什么。现在不行了,现在要抓人了,所以神父不敢在家做弥撒了,因为一旦被抓,先是罚钱,没有钱,就得坐监。所以,现在可以说是靠着梵蒂冈帮忙,政府全面控制我们的教会了,也就是在公开场面,我们真正的教会被消灭了。当然,有信仰的人,信仰在心里。所以,我劝他们不要对立,对立没有好处,白白吃苦。不让我们做弥撒,我们自己在家里做,请教友不要来了。没有弥撒,也可以保存心里的信仰。信仰是不能牺牲的,别的都可以牺牲,天主在我们心里。所以, 我们很痛苦,可是我们不会绝望,因为我们知道天主在看,希望早一点我们能再有宗教自由。”

法广:您还会再去罗马,向教宗陈述意见吗?

陈日君:“不去了。我已经做了最后的努力。天主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让我们成功。”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