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公民论坛

廖天琪:拜登就任后,有望终止并纠正特朗普恶性国际退群造成的恶果

音频 12:23
拜登近照
拜登近照 © REUTERS - LEAH MILLIS摄影
作者: 流芳
33 分钟

美国总统大选历来如火如荼,吸引世人关注。2020年的大选更胜似以往。这场选战激烈空前,投票率创下纪录,双方力量几度呈现势均力敌的态势,牵动着世人心弦。一向不按常规出牌的卸任总统特朗普一如既往,我行我素,在投票的翌日,就信心满满地宣布赢得了大选,并要求停止计票。 随着民主党候选人拜登的获胜,特朗普试图操纵选情,鼓动选民质疑选举的合法性。

广告

如今,大选结果已成定局,特朗普将如何退出历史前台?美国本次大选给了世人怎样的思考和警示?对此,我们连线到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副主席、“欧洲之声”社长廖天琪女士。

法广:首先请就本次美国总统大选谈谈您的感想。

廖天琪:美国是个超级大国,民主阵营的盟主,美国大选自然是国际政治上的重大事情。像2020年这场大选如此牵动世人神经的,在历史上也不多见。

从11月3日到现在,已经将近三周过去,初步结果早在11月7日就揭晓,民主党的拜登胜选,现任执政的共和党总统川普失败。时至今日,各州的点票和重复点票,甚至复查都接近尾声,拜登赢得的票数和选举人票比原来还高,是306 对232,就如2016年川普赢希拉里的票数一样。

令人不解,也无法接受的是川普依然纠缠不休,不肯认输。他声称有舞弊现象,却又拿不出证据,提出的法院控诉,都被驳回。我们看看在这过渡时期,他本应该只执行留守总统的职责,做好交班的工作,特别在此新冠疫情严重,美国日日新感染人数高居不下,死亡人数已超过25万,但是他依然不肯交出有关抗疫的部署计划和资料。再者他频频撤换高级官员,包括国防部长,今日消息传来,他要不顾盟军的安危和局势的凶险,单方面从阿富汗撤军,甚至还想挑起跟伊朗的军事冲突。要说一句直白的话,我认为川普在做最后非理性的破坏民主制度、践踏国际和平的疯狂举动。这个人有自恋癖、自大狂,不弄得世界鸡飞狗走不罢休。他是民主制度最坏的榜样,他的行为也暴露了民主制度的弱点。他在落选后的一切行为都为接任的拜登布下了一道道绊脚石,也让更多美国人无辜死去,让民主世界盟友们陷入更深的泥潭里,世界的危机加深了。

目前我还担心他对中国的一些举动,会给习政权发动军事行动的借口,台海的紧张对峙加重了,台湾的安全受到更大的威胁。总之一句话,“送瘟神”川普走人,越快越好,当然12月4日选举人投票是个关键日,明年1月20日新总统就职日也才是真正尘埃落定之日。


法广:美国的选举制度已经存在了200多年。如今在高度发达的网络时代,这种古老的选举方式凸显了怎样的弊端?

廖天琪:由于新冠病毒的影响,许多选民都选择通信投票的方式,以防被感染,而我们知道通信投票的选民民主党占大多数,这就给川普一个借口,选举尚未开始时,他就嚷嚷道,选举不公平,会有舞弊现象出现。当然他这么一嚷嚷,各地地方上的发选票和计票就更加小心翼翼了,所以连共和党的议员都说,这次大选是历史上最安全的一次选举。

不过我们在电视转播上看到,选举那天,有些地方选民们排着长龙,有时候竟然要等上几小时,才轮到投票。这是在落后的第三世界才会出现的景象。您说,这高度发达的网络时代,如何出现这种画面?不能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来协助吗?如果采用新科技,不但投票容易,少出错,连计票都会十分精准而快速的。可见美国在数据化方面是落后于许多国家的。

另外,这选举人制度,虽然是美国先贤所订出的,主要是为保障小州的权益,不让人数多的州占上风做主导,也要让小州的民意得到尊重。但是这种各州分别以本周选票多少,来在两党中订出胜负,却也忽略了很大数量选民的民意,我个人认为此法很不理想。


法广:拜登胜选,颇令欧洲欣慰。欧洲最大的期待是什么?跨大西洋伙伴关系能否回到过去?

廖天琪:拜登就任总统职位之后,会把川普的恶性国际退群,所造成的恶果终止并纠正。川普执政不到四年,已经退出超过十个重要的国际组织和协议,其中最为重要的有:2017年退出经济上能遏制中国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PP)、改善全球气候环境的「巴黎协议」、美国欠了很多钱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难民推给欧洲,美国不奉陪的「全球移民协议」;2018年:退出「伊朗核协议」威胁了欧洲的安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碍了川普的眼、退出了。 2019年:联合国「武器贸易协定」让他觉得损害美国人的「持枪权」,也退啦;2020年最大的动作是退出「世界卫生组织」。另外他从德国撤退9千名美军,转到波兰去,现在又如上提到的从阿富汗二话不说撤出2500名美军,这超过原来4500士兵的一半。他做的退群行为,等于釜底抽薪,直接伤害到盟友的安全,也妨碍国际在气候问题、反恐问题、跟中俄等集权国家对峙的局势上,失去平衡,丧失主导权。不仅欧洲国家,连亚洲国家都寄望于拜登上台,重返国际社会,担负起国际政治、外交、军事和地缘政治上的重要、甚至主导的角色。大西洋伙伴关系可以逐渐恢复,但是欧洲国家如今也明白,不能再继续依靠美国的“保护”,必须在环保、安全问题上,有独立自主的能力。可以说,川普的任性和不负责任,也唤醒了东西方民主国家的警觉意识。欧洲国家近两年来,介入印太地区联盟,就可证明,欧盟也逐渐跨出区域性的狭隘思维,面向世界了。

法广:拜登胜选的消息传出后,西方国家较快做出反应,纷纷表示祝贺。但是俄罗斯和中国等国却没有在第一时间表态。您如何解读这种做法?


廖天琪:自从柏林墙坍塌,冷战结束,民主、共产两个阵营的对峙和军备竞赛不复存在,俄罗斯和中国之间,虽然有裂隙,但是依旧保持着兄弟关系,相互抱团取暖。普京在10月下旬,还暗示俄中有结成军事联盟的可能, 只是暂时还无必要。中方也笑脸相迎,外交部说:「中俄友好没有止境,合作没有禁区」。这俩独裁国家,已于2019年6月建立了「新时期的战略伙伴关係」,双方定期举办联合军演,进行战略和核武技术的合作。那么拜登胜选,西方国家纷纷第一时间祝贺,是表示他们对川普的不满和对拜登的期待。普京和习近平同时「失语」,是释放出一种信号:你们美国民主大选闹出笑话,看来民主制度也不咋地。我们社会主义兄弟稳坐泰山呢。普京手裡还握着川普的把柄,他不必去巴结拜登,何况这新总统对俄国并不友善。

习近平原希望川普再继续倒腾4年,把美国弄到万劫不复,中国就真正可能「崛起」,在国际上跟美国较量了。现今出来一个稳重的老牌政治家拜登,乱局要收场了,习近平并不高兴,所以慢吞吞,落在最后才发出贺函,他要表示大国风度,不卑不亢,反正跟美国打交道,不能随着华盛顿的指挥棒旋转,必须自己胸中有谱。

法广:拜登上台后,有否可能推动改善与中国的关系?


廖天琪:表面上拜登会跟中国恢复平和稳定的关系,不再那么张牙舞爪, 不会在关税问题和武汉病毒上继续执意顶牛,然而在地缘政治、商贸和科技竞争上,他可能会萧规曹随,继续抵制抗衡北京。在华为5G的问题上,因涉及国家安全,他大约也不会让步,只是在言词和做派上会采取文明的外交手法,不会当面撕破脸。 至于对台湾,他也会十分谨慎,一时不会再有高级官员访台,也不会再层层加码,卖昂贵更强的武器给台湾。据台湾中央社的一篇报导裡说,拜登以往多次重申信守台湾关系法,他也反对中国动武。他认为单靠武器数量再多都无法确保台湾安全。他表示,台湾的安全是来自民主的治理模式,台湾应与中国增加经济、文化与政治的往来。2001年拜登担任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即到台湾访问,并与陈水扁总统会面。蔡英文今年连任时,拜登也透过推特表达祝贺。总之,拜登的对中对台政策会比较稳健而有持续性。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