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公民论坛

陳破空:美国大选陷入巨大争议,结果尚不明确, 特朗普不会轻易放弃

音频 12:40
美国总统特朗普资料图片
美国总统特朗普资料图片 © 路透社图片
作者: 流芳
40 分钟

2020版美国总统大选充满争议。民主党候选人拜登获选后,卸任总统特朗普始终不肯接受败选,试图通过法律手段提起诉讼,指控一些州存在广泛的选举操作行为。大选结果公布三周之后,就在世人对美国新老政权能否顺利过渡充满疑虑之际,特朗普有些出人意料地表示:准备接受启动移交程序。这是否意味着政权的移交工作将如期顺利完成?特朗普在正式移交政权之前可能做出怎样的举措? 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观点。

广告

法广:首先请谈谈您如何评判本次美国总统大选?

陈破空:这次美国总统大选,我觉得从常识和逻辑来看,都感觉到很不正常。这次美国大选应该说双方都激起了空前的热情。而且争议最大。这是美国240多年历史上可能说非常罕见的一次大选。因为这次大选,我说了,第一次有一个外国背景。那就是共产中国的背景。因为大瘟疫改变了美国也改变了美国的大选。如果没有这场从中国传出来的大瘟疫的话,那么经济治理有方而且是几十年来最卓有成就的川普应该说躺着选就赢了。但是,反过来有了这场大瘟疫,就成了一场公投、如何处置大瘟疫的公投。还有大瘟疫背后所发生的种种事情。包括黑命贵运动、打砸抢、或者法律秩序的争议。所以这次大选就在这样的背景下进行。

大选的结果在媒体看来,主流媒体或者左派媒体看来,似乎是拜登赢了,但是给人感觉不正常的就是,拜登一直躲在地下室,然后又对着空空的停车场发表演讲,每次演讲的时候,不超过100人、听众;但是川普的竞选场次都是非常的热烈而爆满,所以选举最后是这么一个结果让人难以置信。就在感恩节前后拜登发表了一个感恩节致辞,收看他的感恩节演讲的人只有1000人,但是居然说,在全国范围内他得到了8000万票,让人难以置信。而有一天,拜登的车队经过一个高速公路的时候,只有4个人在马路边欢呼,其他人都持冷漠的态度。这也很难相信说:拜登赢得了压倒性的选举。所以这场选举的争议正在持续之中。那么选举过后,是各州的认证、还有现在越来越多的法律官司。川普的团队、共和党方面、兵分数路发起了很多的法律诉讼,这些法律诉讼将使大选结果最后花落谁家? 现在还是一个进行式、或者是未知数。

法广:特朗普在投票结果公布三周之后,才较为明确地表示准备启动移交程序。这是否表明特朗普承认了败选的事实?

陈破空:没有,这个不是特朗普有这样的表示启动败选程序。是说特朗普同意启动程序。因为这个对他(来说)是一个聪明的做法。比如说总务署、总务署启动这个程序,所以特朗普来说就表明了两个态度,因为他现在是法律诉讼,法律诉讼可以上到州法院,上到巡回法院、再上升到最高法院。那么在美国是三权分立的国家,三权分立、然后都是互相监督、互相制衡。而川普很知道,要尊重司法独立。既然他已经如禀法院,要法院来裁决,那么他就要尊重司法独立。要尊重司法独立,他最好的姿态就是,50%认输、50%要准备接受胜利。也就是说,50%的可能性他可能赢得司法诉讼;50%他可能输掉司法诉讼。那么,赢了,他接受、输了他也接受。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同意启动移交程序、关于总务署的,表明他的态度就是:他跟最高大法官之间,没有什么别的勾兑或者是联络。因为最高大法官现在是有利于保守派、有利于川普、有利于共和党。最高法院是六比三、保守派对左派。在这样的情况下,川普要避嫌。所以说他这样做有两手准备了,如果说,他在法律诉讼方面输了,那么他没有耽误这个国家:移交的过程在进行中;但是,如果说他赢了法律诉讼,那么这个过渡的过程随时可以结束。

另外,我们也看到,当总务署署长墨菲女士致拜登的一封信、在讲到可以启动移交的时候,讲得非常清楚的几点,第一点,她说她并不是在行政当局的任何压力下、包括白宫的任何压力下、推迟或者是移交还是不移交程序;第二,她指出:相反她收到无数的恐吓、威胁,来自于左派的、来自于民主党支持者的威胁,这些威胁不仅对她的家人、对她的工作人员、还对她的宠物的威胁,但是她也指出:她并不是在这些威胁和恐吓下才开始启动这个程序。她含蓄地批评了民主党支持者今年的暴力倾向。另外,她再三说明:她这个机构并不认证总统、也不确定谁是总统。所以,尽管移交,但是并不意味着它承认拜登是当选总统。再有一点她就讲,最后的认证总统的结果由选举人团、还有司法的诉讼,所以最后究竟总统是谁?她强烈的暗示,她在这个移交过程中并没有定论。然后国防部方面是做通常的、例行的通报,就像2008年小布什执政的最后时间出现了金融危机,那个时候总统大选根本就还没有投票,还在辩论中。小布什当时就邀请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奥巴马、还有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麦凯恩同时进入白宫,向他们通报当年的金融风暴、金融危机的情况。他知道他们中有一个可能会成为总统。所以那是个负责任的表现。

同样,现在川普同意总务署和国防部部分的移交和国防部部分的情况通报,意味着他对国家负责任,美国毕竟是一个民主和宪政的大国。任何政治人物都要首先对国家尽责、对国家负责任。所以这个启动过程,可以说半开始了,但是川普并没有认输。川普还是有坚定的信心,他是一个坚定的人、坚强的人、坚韧的人。他有坚定的信心想去赢得司法诉讼。而且他也有可能赢得司法诉讼。就是我说的:一半对一半,50对50的希望。

法广:特朗普上诉的多数请求已在多个州被驳回,这样的情况下,上诉程序是否还能展开?

陈破空:当然,因为说他在多数州被驳回了,这是主流媒体、左派媒体的报道。因为特朗普方面的诉求分几个方面,一个是特朗普的律师团队朱利安和爱丽丝,是他个人的律师代表。另一个就是,不是他律师代表,但是也在进行法律诉讼的大律师,像鲍威尔女士和林伍德大律师,都在另一个战线上展开。另外还有各州的民主党(共和党)人提起的法律诉讼,比如在宾州、在密西根州、在乔治亚州以及亚利桑那州等等。所以有不同层面的法律诉讼。当主流媒体或者左派媒体报道说:大部分被回绝的时候,还有一些民间的一些诉讼的例子、还有一些民间人士在自动地进行诉讼,为这次选举。所以他们说大部分被驳回的时候,他们是笼统而指的各种各样的诉讼。的确,川普的团队有的诉讼是在州法院被驳回,但是有的诉讼在州法院被采纳像在宾州,大概有两项被驳回、有两项被采纳。另外联邦法官也叫停了宾州对选票的认定。这对川普有利。而且后来在三个州举行的听证会,就是宾州、密西根州和亚利桑那州举行的听证会,也对川普阵营有利。因为这个听证会就大量的曝光了这次选举不正常的情况,包括那种欺诈、舞弊、或者排斥监票员、尤其排斥共和党人监票员的情况。所以在主流媒体封锁、不报道的情况下,让公众得到了更多的信息。

在这样的情况下看来,川普阵营、共和党阵营的这个诉讼,有赢、有输、有进、有退。有的情况是他们自己撤下的诉讼,像在密西根州、当密西根州的韦恩县,有共和党人坚持不认证的时候,如果说那个韦恩县要认证,那么川普方面有一个诉讼的案例,但是既然那里没有认证,共和党人坚持不认证的时候,川普他们自动撤下了这个案例。还有些案例的撤下,是因为取证人家里遭到了威胁,全家人都遭到了威胁、连小孩都受到了威胁,那么要求取消相应的诉讼案子,那么川普阵营也就被迫取消。所以在这样错综复杂的情况下,现在并没有看出定论。所以川普的法律诉讼还在继续,尽管面临很多不利的形势。但是在不利方面,也不时地露出曙光。因为美国毕竟是民主和法治的国家,民主的程序结束了,接下来就是法治。所以川普他们走的是法治的法律诉讼之路。

法广:11月21日,西藏流亡政府领导人洛桑森格到访白宫。这是60年以来,美国首次以政府的名义、正式邀请西藏流亡政府官员到访。特朗普政府此举意义何在?

陈破空:对,这是特朗普政府在第一个任期最后两个月做的大动作之一,就包括台湾和西藏。这次他不仅是白宫公开的、正式的、明确的邀请了西藏流亡政府,以前是达赖喇嘛、宗教领袖,现在是西藏流亡政府,就是西藏藏人社区民选的领导人-洛桑森格去白宫访问。这个姿态显示了对流亡政府的承认。

另外美国政府的西藏事务协调员罗伯特在会见洛桑森格的时候,表态说美国认知到西藏在历史上是被其他国家侵犯和霸占的一个国家,侵略的一个国家。这是美国政府第一次表态。就认为1950年之前,承认了那个历史1950年之前,西藏是一个独立国家。1950年中共的“解放军”进军西藏、侵占和占领了西藏,强行的把西藏变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这是美国政府的表态,含蓄的承认:西藏并不是中国的一部分,尤其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也就是说,中共讲的话刚好相反。事实是西藏从来就不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是一个历史事实。毛泽东以前也都承认这一点。从袁世凯到毛泽东的领导人,在各种文件、文告、讲话都承认这一点,我就不举例了。

美国政府不仅采取了这个行动,我们还记得,跟他相应的、就是国务卿蓬佩奥在这之前有一个表态,就说:台湾从来不是中国的一部分,或者他说:台湾一直不是中国的一部分。这也是一个历史认知。对台湾的历史、对台湾四百年的历史是一个正确的认知。因为在台湾的历史上,有很多外来政权,包括荷兰政权、西班牙政权、后来的明末的郑成功政权,后来是满清为了消灭郑成功,又去满清夺取台湾。之后,满清又把台湾永久割让给日本,由日本治理。再之后,是美国为了支解日本、在二战之后,把台湾交给中华民国托管,这个历史。

美国政府现在有了清醒的认知,而台湾被中华民国托管,那么在台湾看来,都是外来政权,另外跟中华人民共和国更扯不上关系。所以也就是说,特朗普政府在第一任期的最后两个月,做了两个明确的表态,就是:台湾不是中国的一部分,西藏也不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是历史事实。

至于现实怎么去解决,那是将来的事,也就可以看出:特朗普在卸任前,要把美中关系的新冷战格局、对立的格局、就是美国觉醒的这个格局,保持到最大化,即便是换了人、拜登上来都很难改变特朗普所打下的美中关系这个基础。就是说:要往回走都很难,或者会遇到重重阻力。再加上参、众两院民主党、共和党都有最大的共识:反击共产中国。所以在最后两个月,特朗普政府所做的这些事情都有很重的历史意义,或者说会留下美、中、台关系,美、中、藏关系,所有这些历史遗产或者政治遗产。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