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廖天琪:在人权和现实政治中维持平衡的德国总理默克尔

音频 13:18
德国总理默克尔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资料图片
德国总理默克尔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资料图片 © 路透社图片

俄罗斯反对派领袖纳瓦尼1月17日从德国治疗后返回莫斯科时被捕,随后被判处三年半监禁,引发了俄罗斯与欧盟之间紧张关系升级。其实,柏林与莫斯科的关系,从纳瓦尼中毒后前往柏林救治就已开始变得敏感、进而恶化。实际上,关注不同国家异见人士的命运似乎已成为德国的传统。

广告

例如:柏林曾介入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事件,在其生命的最后阶段病重入院时,还曾派出医疗专家会诊。多年来,德国还先后收容了包括多名中国异见人士在内的来自多个国家的不同政见者。因此,曾有分析指:德国的历史以及总理默克尔的成长背景,可能是德国社会在难民及人权问题上更加包容的主要原因。就此,我们连线到在德国定居的欧洲之声理事会主席、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副主席廖天琪女士。

法广:在西方国家中,德国是否在捍卫人权领域一直站在最前列?

廖天琪:很可惜人权不是一个单一的问题,多年以来,人权一直被相当强烈地政治化了。最早是1948年联合国大会通过的《世界人权宣言》,这个宣言适用于全球所有的人民和国家,它规定人们享有基本的民主、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的权利。1966年联合国大会又订出《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开放给各国签字和批准。

但是我们知道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全世界几乎没有停止过局部战争,很多地区战火连年,人民流离失所。而许多国家几十年来都没有建立起保障人权、自由的民主制度,人民依然在专制独裁统治下喘息。近年来,全世界都面临着大面积的人口流动、迁徙和逃亡,原因不外于:战争、暴政造就的政治难民;贫穷、失业造就的经济难民;治安紊乱、贩卖人口、犯罪频繁造成的社会难民;气候变化、天灾不断形成的环境难民;宗教迫害制造的宗教难民,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西方民主国家政治安定、经济发达、社会富足多元,因此吸引了很多的避难之人。由于地理位置的便利,大量的非洲和中东的战争难民和经济难民就涌进欧洲。您提到“捍卫人权”,这可能主要指政治上受迫害的异议分子,在这方面欧洲国家都比较包容,各国视自己的能力,或多或少地接纳了不少的因政治原因而受迫害的人士。这其中,北欧国家如瑞典、挪威、丹麦做得很出色,像70年代伊朗革命,导致大批伊朗人流亡到欧洲各国;1989 以后苏东共产阵营坍塌,又有大批俄国人和东欧人逃到西欧和南欧的民主国家。法国作为法国大革命所鼓吹的自由、平等、博爱的象征,也站在捍卫人权的前沿。德国因为以往的纳粹历史,对政治受迫害者也很照顾。不过近年来,全世界都震荡不已,情势有所改变

法广: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捍卫人权领域方面起到了怎样的作用?

  廖天琪:你刚才在开头时说了,由于德国的历史和默克尔总理的原东德背景,使得她对于难民和人权问题特别关注,我很同意这种说法。二十世纪人类经历两次世界大战,德国都是肇祸之国,德国人既经历了法西斯独裁,又渡过了共产主义的极权统治。在共产东德成长并生活过的默克尔夫人,完全懂得人权得不到尊重、公民权利被国家权力踩在脚下的痛苦,加上她出自于一个基督教家庭,父亲是牧师,她自己是个科学家、物理学家,所以从理性和感性上看,她的内心对于一切避难者,都抱有深刻的同情。在从政的前期,她在这方面表现得十分独立特行,比如她于2007年接见了达赖喇嘛,次年又拒绝参加北京举办的奥运会观礼。但是作为一个大国的领袖,默克尔却又不得不在责任面前做出妥协。

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让她认识到,要解决这种全球性的经济问题,把中国排斥在外是不可能的,而在胡温执政时,中国还没有那么霸道傲慢,她逐渐地跟北京政府走近。不过,她每次访华期间,都依然提出人权的议题,同时在刘晓波、刘霞甚至廖亦武的问题上,她都尽力协助,不过总是保持低调,只做不说。

近几年来,中国和欧盟、德国在经济上的关系愈加紧密,几乎形成唇齿相依的态势。默克尔因此在很多敏感问题,如新疆、香港和台湾问题上,她个人很少表态,而由外长和其他官员来旋斡。虽然她对中国的人权问题保持低调,但是2015年她又对大批的中东、北非难民打开国门,接纳了将近1百万难民,这似乎有点矛盾。其实她知道德国社会有能力承受、消化大批难民,才这么做的。默克尔了解中国人的爱面子和民族主义的心理毛病,因此不愿跟北京正面起冲突。

法广 从接收救治俄罗斯反对派领袖纳瓦尼、到要求莫斯科对纳瓦尼中毒事件作出解释,以及威胁可能出台制裁措施,柏林表现出了较为强硬的立场,导致与俄罗斯的紧张关系升级。两国间穿越波罗的海的天然气管道北溪2号项目受到威胁。默克尔坚持此一项目的主张似乎受到不少非议?默克尔会否因此而变得孤立?

廖天琪:默克尔夫人也會俄语,俄国人的脾性和普京的个性她比较摸得透。俄国虽是欧洲的邻国和强大对手,但是这个国家和它的人民和东方那个古老成熟的中国是很不同的。俄国的历史相对来说,不带那么多的神秘性,这个国家经历了“西化”、改革、革命、遭遇过战争、独裁统治,但它依然是个带有农民文化和斯拉夫粗放性格的民族,不像千年的汉民族已经成“精”了,中国人既狡猾又勤劳,吃苦耐劳,恭喜发财,拼了命也要读书、上进、赚大钱,俄罗斯人不是这样的。默克尔总理知道怎么对付普京,软硬兼施,既要利诱,也要威迫。

北溪2号的天然气管道是个海底管道,長1222公里,投入将近100亿欧元的费用,俄国出一半,其他由5家西方公司共同投资。

这个项目美国首先反对,欧洲其他一些国家也很怕自己利益受损,怕德国跟俄国利益紧密挂钩之后,在政治上會受制对方。这些考虑并非没有道理,但是默克尔总理和专家,经过缜密的研究和思考,才决定作出这项工程决定,目前已经没有回头路。我认为赞成的意见自有他们的道理,俄国不会因这样一个管道,就能掐住德国和欧洲能源的脖子,德国也有其他很多方法来反制俄罗斯,只是默克尔一向沉稳,她袖里自有乾坤。企业界也都是支持她的。

法广:德国总理默克尔已在去年辞去了她执掌了18年的基民盟党主席的职务,向彻底告别政坛迈出了重要的一步。默克尔离任后,德国还能否继续保持欧盟领头羊的地位?

廖天琪:默克尔夫人是一位有远见、难得有操守的政治家。有位左派反对党领袖吉西(Gregor Gysi)对默克尔有很到位的评价:她没有虚荣心、她不贪婪。当然這只是说出她所不具有的“缺点”,至于她的优点那可就非常多了:冷静、聪明、理性、有责任感、有道德操守…当所有政敌对她当头棒喝,媒体对她冷嘲热讽时,她都一声不响,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从不跟人争辩,反正默默工作,拿出成绩来堵住攸攸众口。她拿得起,放得下,成为联邦德国执政最久的一位总理。两年前,她自动地放弃基民盟的主席职位,空出位子,让别人能上位,可惜她原先培养的女接班人卡伦鲍尔(A. Kramp-Karrenbauer)没有能坚持住,只是短短地当了党主席一年就辞职,现在只担任国防部长。默克尔夫人在今年秋季的大选中,不再参选,如今基民盟已经有了新的男性党主席和总理候选人。不过默克尔夫人也许还会在欧盟中担任其他职务,德国的整个实力也不会因她退下总理职位而消逝,至于德国是否还会是欧盟的领头羊,那就未可知了,说实在的,我并不看好她的那几位可能的男性接班人。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