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旅法学者刘学伟:新冠病毒精准地击中了西方文化的诸般弱点

音频 10:05
新冠病毒3D图
新冠病毒3D图 via REUTERS - Nanographics.at

一年多前爆发的新冠疫情大流行病至今仍在困扰着许多国家民众的生活常序。小小的新冠病毒从发现到肆虐全球,仅仅用了几个月的时间。从亚洲到欧洲乃至美国,各国的医疗体系都在经受着空前的考验,经济运作也处于部分停顿状态。各国政府治理疫情的方式引发了不少非议,民众的不满情绪有所增长。

广告

不过,随着接种疫苗活动逐渐在各国展开,战胜病毒似指日可待。回顾过去一年多的经历,法国政府在管理疫情的方式上是否存有瑕疵?疫情为法国社会带来了怎样的影响?对此,旅法学者丶历史学博士刘学伟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法广:首先,请您简单描述一下您看到的现在法国/欧洲乃至世界的疫情状态。

刘学伟:世界的新冠疫情去年初从中国开始,大致经历了中国、西欧、美国+南方、欧洲二波反弹和现在的开始全面降温五个阶段。现在相对而言的重灾区主要还是在欧美,其中法国在欧洲现在就算是独领风骚了。具体一点说就是法国的二波疫情的确已经大为下降,第三波并未成型,但在平均日增两万甚至更多新确诊的高位盘旋的局面,还是迄今无法摆脱。如果局面还有恶化,法国政府可能在重灾区扩大局部封禁。 全面封禁,大概率不会发生。

法广:您如何评判法国当局治理疫情的方式?

刘学伟:法国当局现在治理疫情的方式大体上与西方各国并无不同,就是要求无事不要出门,尽量居家工作,勤洗手,出门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避免群聚,宵禁。如果情况严重,则局部乃至全面封城。效果嘛,当然还是有。比如本在拟议中的第三次全面封城至今还可以避免施行,急救病房还有一半左右的余地,疫苗已经开始大规模施打。政府应当已经有了底气,认为法国可以坚持到疫苗普遍施打后的群体免疫生效而不至整体局面失去控制。要打分那也就是勉强及格吧。

至于欧美的疫情普遍严重,根本原因显然不在政府的举措失当。西方富裕国家医疗体系强大,政府组织完善,一般认为真无道理疫情比欠发达国家还严重。但是,欧美国家的疫情事实上就是普遍严重。无法说是每个西方国家的政府都有一个特朗普在坏事。具体措施当然会有许多失当之处,但整体效果不够好的原因,真的主要还在国民性,在于欧美国家人民的自由主义生活方式由来已久,习以为常,无法因疫情来袭而迅速改变。西方对比东方是如此,西方内部南北东西的差异也如此,更主要的应由国民性而不是由政府的施政能力来解释。而政府的施政能力,其实基本上也就是国民整体素质或特质的一个镜像。只有那种在国情类似,但疫情奇重或奇轻的国家,政府才有明确的罪过或功劳。西方政治文化总是苛责于政府,而习惯于认为尤其是整体的人民总是有理。他们很是难于体认此点。

导致西方国家疫情最严重可能还有其它若干原因,但本人相信,病毒精准地击中了西方文化的诸般弱点是主因。

法广: 一年多来,法国先后两次封城,至今还在实施宵禁措施,重创了经济,许多中小企业名存实亡。法国的经济会否从此一蹶不振?

刘学伟:整个世界的经济都受到至少是比2008年金融危机还要深刻的重创,西方尤甚。但西方毕竟发达已久,底蕴深厚,整体状况,似乎还远没有到毁灭性的地步。在政府的海量发钱,大力救助下,西方的、法国的经济应当还不至于就从此一蹶不振,还是可以复苏的。至于西方国家整体的长期的经济发展缓慢,则与疫情无关,那要另行讨论。更危险的应当是一些体质虚弱的南方发展中国家。但迄今还没有听说哪个国家真的陷入全面经济崩盘,以致出现人道危机。这也和一般而言南方穷国由于种种原因疫情反倒较轻有关。

法广:遭遇重创的经济将为社会带来负面影响,有观点甚至认为,严重受损的经济现状将引发社会动乱。您如何评判此一观点?

刘学伟:言重了。现在整个世界的疫情已经明显渡过最高点,疫苗正在大量施打,数月之内,就可以看到明显效果。大家已经有了指望,大规模的社会动乱,并不可能发生。局部自是难免。比如在法国,虽然有很多人生活陷入困境,但在政府和民间的大力救助下,真正吃不上饭,要挨饿的人,应当还是绝无仅有吧?

法广:您对疫情在今年内的发展前景有何预测?

刘学伟:疫苗已经开始普遍施打。从唯一施打量已达80%,超过群体免疫门槛的国家以色列的先例看,效果可以指靠。我现在的乐观预测是,三个月内,就可以在部分先行国家看到明显效果,六个月内就可以在整个西方看到明显效果,九个月内就可以在世界的大部分国家看到显效。到年底,整个世界的疫情应当就进入真正的尾声。不过由于天冷,也可能出现一定程度的反弹。明年上半年,世界大概就可以基本恢复常态。唯一的变数是病毒变异会不会严重到大量逃逸的程度,以及新的疫苗能不能追上疫苗变异的速度。这个只能估计,我认为人类能够对付变异的几率应当在80%以上。当然预测将来的事,总是充满风险。以上整体预估,自己给个置信区间也是80%。

研制疫苗一役,西方科技界领先,东方也没有输阵。大家精诚合作,就能全球抗疫成功。

法广:您如何展望疫情后的世界?

刘学伟:疫情后的世界应当可以较快复苏。会有很多的后遗症,但应当还不至于到让整个世界长期瘫痪的地步。人类是一个非常聪明的物种,在预防传染病方面,还是积累了很多的经验的。这次疫情虽然百年未遇,但与历史上的若干次大疫情比如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相比,其实受损程度还是相对有限。与两个时代不同的总人口数相比,今次疫情的严重程度大体还是只相当于当年的五到十分之一的规模。当然现在人类科技发展岂当年可比,疫情的严重程度不可低估,但显然还远在人类整体不可承受的阈限以下。中世界时,欧洲有好多次大疫,国别人口死亡多次达到20%以上,人类也没有绝望。现在这番疫情死亡人数还不过总人口的4%%,好像还不必过于恐慌。只有殖民时代美洲土著中有被西方人带来的瘟疫达到过种族灭绝程度。他们才绝望过。

经过这次疫情,最大的感触是世界的东方和西方之间疫情严重程度的巨大差异。整个东方,可绝对不仅仅限于中国,也不仅限于华夏文化圈,整个东亚,抗疫的整体表现,比起西方好出的程度实在让人莫名惊诧。确切的整体统计数据我还没有,大体上,罹病人数与人口之比相差在500倍以上,死亡人数相差也在200倍以上。这样巨大的差距,已经完全不是一个或几个特朗普的无能可以解释的。更全面的反省,应当在疫情真的已经结束以后再来进行。但由于对抗疫情的成效的不同,东方在疫情以后的全面国际地位会有所提升,则是可以预判的。

法广:新冠疫情继续威胁民众健康的背景下,疫苗接种活动已相继在多国展开。一些国家接种疫苗速度较快,为实现群体免疫,防止病毒扩散带来希望。走在较前列的国家分别有:以色列,阿联酋和英国。然而,总体而言,各国民众对疫苗或多或少表现出的积极性有所欠缺。为推动接种,各国政府不得不采取鼓励方式或措施,许多内阁政要也做出表率,率先接种疫苗。英国卫生部长日前在呼吁更多人接种疫苗时甚至表示:疫苗是通往自由的道路,我们将一针一针战胜病毒。

无论如何,战胜病毒之路并不平坦。发展中国家疫苗接种能力有限,病毒本身的变异潜力等因素均影响着群体免疫的形成。世界卫组织首席科学家曾在一月份对全球的疫情局势做出预测表示:2021年内人类还无法实现群体免疫。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