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潘永忠谈2021大型网络汉藏民间国际纪念活动

音频 11:50
2021大型网络汉藏民间国际纪念活动
2021大型网络汉藏民间国际纪念活动 © 欧洲之声/田牧

2021年3月10日,是西藏起义62周年纪念日。全球关注西藏话题的人士纷纷举办相关的庆祝活动或发表感言。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发表声明指出,美国将继续与西藏人民站在一起,并将不懈努力,促进西藏和整个中国的自由。在全球范围展开的各种纪念活动中,一场别开生面的大型网络汉藏民间国际纪念活动吸引了不少关注,全球近500名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人士参与了此次视频会议。我们请本次会议的主办人之一、民主中国阵线秘书长、欧洲之声副社长潘永忠先生向我们介绍一下与本次会议相关的话题。

广告

法广:首先请您谈谈本次大型汉藏民间国际纪念活动的目的和意义。

潘永忠:“3•10西藏人民抗暴”纪念活动,每年各国各地都有举行,今年2月的民阵工作会议上提出了通过网络连线举行全球性的纪念活动,我们与前西藏华人联络官洛桑尼玛、贡噶扎西、达珍协商后,共同举办了这次活动。

我们举办活动的目的与意义是:

一、通过纪念活动,加强汉藏之间的交流。汉藏之间存在矛盾,源于中共的专制统治。正如达赖喇嘛尊者指出的那样:这些问题是人为造成的。世界上人为制造的麻烦比比皆是,汉藏问题是典型的人为因素所致。人为制造的难题,需要人们共同去沟通、化解。

二、通过纪念活动,警钟长鸣,提醒汉人,西藏民族是一个具有历史和智慧的民族。处理民族矛盾和冲突,不要执著于“你”与“我”,而是凸显“我们”,让我们共同来担待,要彼此保持友情,互相理解,互相支持,争取双赢互利的结果。

三、通过纪念活动,双方增进接触与交流,了解真相,承担起寻求化解的责任。相信尊者达赖喇嘛的率直和恳切,相信尊者的仁慈和爱心。播种爱的人是伟大的,神圣的。达赖喇嘛尊者是藏传佛教的传承者,他在世界各国播洒爱的种子,他是当代杰出、伟大的宗教领袖。中国人民有了解真相的权利,人民并不缺乏依此做出善恶取舍的智慧。

四、通过纪念活动,坚持尊者倡导的“中间道路”,是化解汉藏矛盾的基础,是解决汉藏问题的出路和方向,是为了推动和促进汉藏的民间交流和谅解,是一条保护汉藏民族,或者说是维系汉藏民族双方和谐生存之路。

法广:62年前,解放军进驻西藏,彻底改变了当地的面貌。达赖喇嘛流亡异国。为了给藏人寻得一条享有一定自治权的生存之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达赖喇嘛提出了“中间道路”的主张。这一主张没有获得北京支持。在这样的情况下,藏族文化、宗教和民族认同能否长久地保全下去?

潘永忠:1951年,曾经有过一个十七条协议”,但汉藏矛盾不但未能因此得到真正解决,而且还导致西藏人民失去了自由、人权和家园,民族矛盾进一步地加剧。

达赖喇嘛提出的“中间道路”,遭遇北京的拒绝,如何推行与贯彻呢?前些年我曾经聆听了数次尊者关于这些问题的演讲,我的理解是这么几点:

1、依靠政治,依靠北京政府,依靠中共少数人的拍板,并不能解决汉藏民族矛盾。半个世纪以来没有结果,这是事实,也是现实。

2、民族和解,要着眼于民间,要立足于根本。俗语道「民为本」,处事论事要立足根本,要在民间下功夫,使得全社会达成共识,才能从根子上解决问题。

3、2008年,尊者倡导的“汉藏民间对话”,在全球普遍开展汉藏交流与对话活动,为向往友好的两族人民开启了一扇友谊窗户,开创了汉藏民间寻找共识、增进和睦的新局面。

总而言之,国家的基本要素是人民,只有当汉藏民间深入普及交流,藏族文化、宗教和民族认同,才可能在藏汉两族人民中生根发芽,有如自由民主普世价值观一样,成为人类社会不可或缺的道德规范和精神支柱。

法广:有人将西藏和台湾问题相提并论,这二者之间有着怎样的可比性?

潘永忠:倘若从中共独裁专政对象来说,西藏、台湾、香港、维吾尔、南蒙古,及大陆民主人士、宗教人士、维权人士等,都属于被消灭的阶级异类,或者是敌人。但在中共敌人的范畴中,又分为:分裂国家分子,指的是台湾、香港、西藏、维吾尔、南蒙古等;颠覆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分子,指的是民运人士等;宗教邪恶势力,指的是法轮功、不被中共认可的宗教社团组织等。

从政府主权范畴来说,香港属中国治权下的“一国两制”50年不变特区,西藏的主权,与旧时的皇权帝国一样被中共占有了,而且成为名不符实的中共政府统治下的自治区政府。

台湾完全不同,1949年的国共战争,形成海峡两岸各自为政的独立主权政体,台湾政府自治70余年,政治、行政、外交、经济、军事、货币等均自主独立,而且国家的政体经过了民主转型,已纳入西方民主国家阵营。

这几天,中美高层在阿拉斯加会谈:美国多次公开强调首先需要讨论的议题是:香港、台湾、西藏、维吾尔,但是布林肯国务卿特意强调了“台湾对国际社会做出的许多贡献,及其牢固的民主制度”,显然是在强调“台海现状不能改变”。德国、法国等欧洲国家也有许多动作,支持与声援台湾的主权与民主。这与西藏问题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简而言之,香港、西藏、维吾尔等,是属于自由人权价值观范畴的维护与声援;台湾是属于主权独立与民主制度范畴的保护与支持。

法广:今次大型汉藏民间国际纪念活动集聚了全球近500名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各类人士。请简要地介绍一下本次会议的情况。

潘永忠:这次会议,我看到了每位与会朋友,面对西藏问题和汉藏的历史矛盾,都在认真思考,提出了一些新的想法与建议。

普林斯顿中国学社执行主席、《纵览中国》网刊主编陈奎德将1959年达赖喇嘛尊者出走,总结为是“将佛教文明史诗般地远播世界”,“尊者的智慧、悲悯、童真和幽默征服了世俗的人心,这是藏人和他对世界的贡献,对中国的贡献。”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提出了共同反抗“共产党的暴政”,“是对我们自己人的负责任,也是对全人类的负责任。”

台湾驻德国代表处谢志伟大使指出:“让所有受到共产党迫害的,不管是族群也好,团体也好,个人也好,中国民运人士,西藏、维吾尔、香港、蒙古、还有台湾人,所有被中国共产党直接迫害或间接威胁的应该要全部站在一起,对中国共产党讲出我们的声音,包括网络会议、集会示威抗议。”

中国八九民运学生领袖王丹提出了:藏人有两点值得中国民运学习,一是坚持抗争的精神和执着韧性,二是藏人长期重视建立民主据点与民主实践。

台湾前无任所大使、亚太自由妇女协会创办人及理事长杨黄美幸,对中国民运人士提出建议,从事民主运动事业,应该尊重与维护“公民自决”民主自由的原则。无疑是指出了一些民运人士思想中的“大一统”思想。

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副主席、欧洲之声理事会主席廖天琪表示:“中共政权对藏人的压迫、侮辱和剥削,就是对人类良知的践踏,只要有西藏人在受苦受难,他们的人权和自由得不到到伸张,那就是我们汉人的耻辱,我们绝不容忍。”

也有朋友提出了西藏问题背后的港台、新疆与中国民运工作,民运工作不是空泛的,要与维护自由民主价值观斗争结合起来,与民族合作结合起来。参加与观看直播会议的藏汉朋友好评如潮,希望藏汉交流与对话活动能继续和坚持。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