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法国学者看中国国际媒体在非洲的外交使命

音频 13:05
关于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报道图片
关于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报道图片 © 网络照片

在上期公民论坛节目中,我们邀请法国地缘政治学博士Selma Mihoubi 女士谈了她对中国环球电视网等对外传媒在欧美国家遭遇阻力的观察。Selma Mihoubi 女士(以下简写S.B.)曾专注研究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在非洲国家的发展。在她看来,非洲在中国全球资讯战略中占有核心地位,但如果说这些中国媒体在非洲重演的正能量式报道在当地颇受欢迎的话,与西方国际媒体最重要的不同,是这些中国媒体明确承担着一种外交使命,维护着中国利益。而这种特殊的使命也使得这些在政治战略指引下的媒体内容,会近似于操弄叙事的扭曲报道。

广告

承诺正能量报道,赢得盟友

法广:您尤其关注中国媒体在非洲的发展。在您看来,非洲大陆在中国的整体信息战略中占有怎样的地位?

S.B.:“非洲在中国资讯战略以及开放略中的地位非常重要。我甚至认为非洲在其中占据核心地位,因为非洲的重要性对于中国来说不仅是经济发展,而且更是在外交上在软实力方面。要知道,非洲大陆有54个国家,这意味着54个可能在国际舞台或在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中,支持中国政策的外交盟友。因此多年来,中国一直试图在非洲部署媒体。按照官方的说法就是:让世界了解中国。让不太了解中国的非洲,了解中国,也同时与非洲国家领导人建立伙伴关系,让这些国家在国际舞台支持中国的立场。具体而言,就是在中国媒体想要在某个国家落地的时候, 就会在当地签署一些很正式的伙伴关系协定,制定一个正式的框架,方便中国媒体落地。作为交换,这些中国媒体保证对当地政府做正面积极的报道。结果就是,中国媒体会有很多支持执政当局的内容,会避免传播那些负面的可能影响非洲伙伴形象的内容。当地政府当然很欢迎这种方式。他们可以通过这些媒体,传播对自己有利的内容。这些由此收益的非洲国家领导人也因此会倾向于支持中国的立场。人们因此可以看到一些非洲领导人接受采访,支持一个中国原则,支持香港和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言论,认为香港或台湾那些反对的声音或抗议集会不应该……等等。中国就这样通过这些对外媒体,赢得盟友,传达他在外交领域要传达的声音。”

法广:是否可以说这是一种双赢的伙伴关系:非洲国家领导人面对本国舆论,赢得一个支持他的媒体,中国则借此赢得这些领导人对中国的支持……

S.B.:“是这样。但是仔看,就会发现些媒体的节目中,维护中国利益的内容是多于支持非洲国家利益的内容。内容并不等。但的确,核心思想是中国外媒体的内容向于美化非洲伙伴国政府,同时掩饰这些国家可能存在的危机,因为中国方面承诺要传播伙伴国的正面形象。但这种做法等同于扭曲报道,比如这些国家中批评政府的声音揭露腐败的声音都不会在中国对外媒体中出现。”

“新华社电讯稿外交特色非常明显”

法广:中国媒体在非洲并不只有环球电视网,另外还有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还有新华社。 新华社甚至向非洲国家免费提供内容,这种做法与西方国家通讯社完全不同。但这些免费提供的内容是否确实包罗万象?还是说这些免费提供的内容是已经经过筛选经过过滤?

S.B.:“一点很得仔细观察。新社向非洲国家提供的内容和其它中国外媒体内容遵循同逻辑,所有内容都经过检查经过筛选看的,会发现,大部分电讯稿都很有外交特点,是在宣中国的行。就非洲而言,很多内容是赞扬中国企在非洲的出色表现,比如修建公路梁或其它基础设施。在次新冠疫情期新华社完全就是中国政府用来宣传公共卫生外交战略的一个工具。如果现在去新华社非洲部网页浏览,会发现,内容都是中国向非洲伙伴国捐赠疫苗,或非洲国家领导人去接种中国疫苗,等等。传播的都是官方论述和维护中国外交利益的叙事。”

“但也需要强调一点,这些中国媒体内容之所以被很多当地媒体转发、转播,也是因为这些内容通常也在传播这些非洲国家的正面形象。西方国际媒体上未必总有这种对非洲的正面报道,西方国际媒体会报道比如非洲国家安全危机武装冲突政治危机等等。这些可能都是事实,但由此在国际新闻环境中传播的却是一种非洲的负面形象。而中国对外媒体的目标也正在于想逆转这种形势,它向非洲国家提供一种正面报道。”

“新华对报道主有非常准确的筛选。在具体运作程中,要知道在中国有共领导下的中宣部,个部任务就是确保对外媒体以及其它或近或远与中国有关的媒体的叙事有利于中国。媒体编辑部内有该部门的官员。新华社本身有一种日程清单,列出需要报道的重要主题,这个清单由国家最高层敲定,新华社的电讯稿必须符合这个清单。这就是为什么新华社电讯稿外交特色非常明显,内容通常是官方讲话,传播的是中国主旋律以及地缘政治雄心。”

法广:就是说,新华社与其它西方通讯社一个重要的不同之处,是它的外交使命……

S.B.:是这样。当然,法新社或路透社等西方通社与本国政府也不是完全没有系,但种关联远不像新社与中国政府那密切。无是法新社是路透社,都不会每天收到政府来的必需道的主单。这些通讯社虽然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自己的国家,但并不像新华社那样,有一种纯粹的外交使命,更没有国家机构对所报道内容的直接干预。这些通讯社相对独立地行使媒体功能,而在新华社,我不是说其中没有记者,我只是说那里的记者工作,与西方的记者工作定义不同。他们的工作主要是整理和传播中国领导人的外交讲话。

非洲—中国公共卫生外交战略的重要战场

法广:新冠疫情期间,中国在全球范围内开展了一场新闻战。这种新闻战是否也延伸到非洲大陆呢?

S.B.:非洲甚至是中国公共卫生外交战略的重要战场。正如我刚才所说,在非洲的中国媒体,现在几乎每天都在报道中国如何站在帮助非洲伙伴的第一线。而且, 这些报道其实有一种操弄形象的努力,比如强调西方国家诋毁中国,批评中国不尊重人权,中国通过这些对外媒体回应这些批评,显示是中国企业与非洲人民团结互助;向非洲国家捐赠疫苗的是中国,而不是西方……还有非洲国家广泛关注的债务问题,中国通过这些对外媒体宣传说,中国承诺将降低这些国家的债务,同时指称西方国家没有这样做。言外之意当然是中国比西方国家做得好,因为中国比西方国家更重视互助。就是说,疫情期间,中国在非洲大陆的公关战略非常具体,主要强调中国与非洲伙伴团结互助,展示中国比西方国家做出了更多努力,等等,等等。

法广:非洲国家民众如何看中国环球电视网呢?这家电视台在当地是否受到欢迎呢?

S.B.找到收率的具体数据。但是我可以从几个不同面来看收情况。首先是内容转发。刚才我们说过,新华社免费向任何媒体提供内容,其它中国对外媒体也是同样原则,环球电视网也免费允许非洲电视台播放其节目。从当地媒体的转发转播情况来看,这种免费策略相当有效果。至于非洲民众对这些内容的看法,这要从两个角度来看。我在几个非洲国家,尤其是西非国家做过实地调查,与不少当地媒体从业人员以及普通民众有过交流,我注意到,那些正面报道非洲国家的内容很受当地人欢迎,无论是环球电视网,还是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这些中国对外媒体会报道一些西方媒体不太关注的话题,就是说报道主题并不总是集中在当地的政治危机安全危机,会有很多比如非洲国家议题的的道,这类内容很受当地人迎。但另一方面,那些非常外交特点的政府行和官方言说则不是太受欢迎,当地人很明白这只是在宣传中国关心的外交利益。

S.B.:一个试图向全球出内容的媒体,从逻辑,当然会重争取收听/收看市。但是,具体而言,从中国媒体在非洲大的部署和展来看,中国好像并不十分在意其媒体的收/收听率。因为对于中国来,重要的是形象,是展示中国的力,而不是收/收听率数据。展示中国力的方式,就是在全球各地部署媒体,比如示中国有能力在当地开非洲当地言的编辑部,示中国有能力在非洲招聘当地记者……从我作研究学者的角度来看,我感觉对于中国来,重要的是示中国不经济能力,也有外交能力,它的媒体走向世界各个角落,示中国有能力在全球新闻传输中,发出“中国之声”,播中国的叙事。对中国来说,这是宣示其大国实力的一种方式。显示中国像西方大国一样,有可以在全球各地部署的国际媒体。

上期《公民论坛》:中国环球电视网为何在欧美频受质疑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