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来鸿

拜登胜选对加拿大的利弊

音频 04:59
2020年6月30日,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举行的竞选大会上。
2020年6月30日,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举行的竞选大会上。 REUTERS - Kevin Lamarque

9月15日美国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民调显示加拿大人对特朗普的厌恶创新高,受访者中只有20%的人对特朗普有信心,10月1日加拿大政论杂志《麦克林》民调指72%的加拿大人支持拜登,支持特朗普者只占14%,即使在最保守的阿尔伯塔省,拜登的支持率仍是特朗普的两倍。与民调相呼应,加拿大人相信拜登会胜选,加拿大政治网站(IPOLITIC) 10月21日更透露联邦和各省都在悄悄准备与拜登政府打交道。

广告

在对拜登期待的同时,加拿大政治网站指拜登会在贸易、采购和气候方面与加拿大产生摩擦。加拿大广播公司则连续多日分析了拜登当选在能源、国防和贸易方面对加拿大的影响。一般认为拜登胜选对加拿大耗资百亿美元的基石输油管道(Keystone XL)不利,该项目遭奥巴马否决后被特朗普批准,但拜登威胁要再次关闭它,不过多伦多能源分析师罗里·约翰斯顿(Rory Johnston)就质疑在经济不景气时期,拜登是否会冒着裁员和激怒工会的风险取消这个大项目。拜登许诺上任后立即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威胁用关税惩罚那些不遵守承诺的国家,他甚至可以宣布碳排放量关乎国家安全,和特朗普一样以钢铁和铝贸易为武器。加拿大虽计划降低排放量,但还未达到其承诺的标准。在国防方面,北约将在拜登的领导下保持坚定,西方将以更稳健的方式与俄罗斯和中国交往,拜登会希望加拿大在合作更新北极预警雷达系统等方面投入更多,但不会采取威胁手段。过去四年特朗普领导的北约没有任何实质行动,也没要求加拿大做任何事,但拜登可能会要求盟国冒更多的生命风险。奥巴马的国家安全顾问赖斯称“拜登了解、关心并尊重加拿大”,知道加拿大是最重要的合作伙伴。在贸易方面,拜登打算在公共工程方面比特朗普更多地奉行“购买美国”政策,将令加拿大公司面临竞争,但他暗示将降低对盟国钢铁和铝苛征的国家安全关税。对加拿大产生重大影响的是拜登考虑重新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这可能会抵消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中的不稳定因素。

拜登的对华政策将如何影响加拿大是加拿大广播公司关心的重点,华盛顿加拿大研究所所长克里斯托弗·桑德斯(Christopher Sands)认为因为中国没能和平崛起,对抗中国迫使其改变行为方式是必要的,拜登在升级冲突时会更谨慎,且不太可能采取导致超级大国走入噩梦的道路:公开冲突。华盛顿的中国问题专家比尔·毕晓普(Bill Bishop)相信拜登将有一个连贯的中国政策,并与盟友更紧密地合作。但连贯的中国政策最终目标是什么?他指不可能是推翻中国共产党,因为这不现实。目标应该是为新时代建立明确规则,使各国都能和平安全地共处。华盛顿彼得森学院高级研究员查德·鲍恩(Chad Bown)认为“对加拿大来说,重要的问题是合作意味着什么?加拿大将扮演什么角色?”

加拿大人普遍相信拜登当选会“立即重启”与加拿大的关系,卑斯大学政治学教授保罗·奎克(Paul Quirk)对温哥华商业周刊(BIV.COM)表示因为这“不需要新的外交政策立法,总统本人就能迅速恢复过去的常规”,“拜登将消除特朗普对自由贸易的极端敌对态度,永远不会采用与加拿大作对的政策”。

2015年杜鲁多在执政初期曾对中国抱积极态度,探讨两国自由贸易协定,访华后冷却下来,目前杜鲁多不再幻想与中国建立友好关系。拜登当选将使正努力应对中国日益敌对政策的加拿大受益。美国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赫伯特·斯蒂芬贸易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丹·艾肯森(Dan Ikenson)对《多伦多星报》表示,拜登的中国立场及希望恢复美国国际声誉的意愿将帮助渥太华对抗北京。拜登会修补与渥太华的关系,增强对抗北京的力量。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