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来鸿

渥太华对新疆问题发出矛盾信息

音频 04:36
2018年9月4日,路透社拍摄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大坂城一座被官方称为职业技能教育中心的“集中营”。
2018年9月4日,路透社拍摄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大坂城一座被官方称为职业技能教育中心的“集中营”。 REUTERS - THOMAS PETER

2月22日加拿大国会以266比0通过动议认定中国对维吾尔人进行了种族灭绝,政府官员只有外交部长加诺(Marc Garneau)一人代表联邦政府投了弃权票,鉴于总理杜鲁多一直不愿意用种族灭绝一词来形容中国在新疆的作为,加拿大《环球邮报》发表社论指渥太华不是第一次在“棘手的外交问题上发出令人困惑的信号”。

广告

3月9日,《环球邮报》在其社论《渥太华对北京侵犯人权反应矛盾》一文中说“在处理人权问题时,面临更高理想与现实政治撕扯的民主国家表现复杂,令公众疑惑为何政府不能像对待其他问题一样是非分明。杜鲁多在多个棘手的外交问题发出了令人困惑的信号。一方面,因北京拘押两个迈克尔,渥太华广泛寻求国际支持,上个月说服50多个国家签署了一项声明,反对在国与国关系中任意扣押人质。这种团结国际的举动,无疑是个积极信号。但另一方面,在盟友已经采取行动后,渥太华却对制裁北京侵犯人权行为反应迟缓。在香港问题上,华盛顿制裁香港官员后,尽管有国会议员敦促,渥太华并没有理会制裁的呼吁。在新疆问题上,渥太华有类似的反应。杜鲁多只是表示国际社会极为关切北京的行为,但并未与美国一道宣布制裁”。《环球邮报》认为“诚然在面对北京时,必须考虑中国的经济实力以及对加拿大农民和企业的报复手段。但渥太华如果希望志趣相投的国家支持其倡议,就必须响应盟国的行动。尽管说审慎是外交的核心,但在棘手问题上与朋友团结一致很重要”。

《渥太华公民报》专栏作者特里·格拉文(Terry Glavin)3月10日撰文《不要指望渥太华对中国种族灭绝行为采取行动》,他说美国“自由之家”最近发布的《2020世界自由调查报告》指“民主国家不曾在外交问题上捍卫自己的价值观……即使在维吾尔妇女被大规模强迫绝育这样世界上最严重的人权问题上,也没有做出协调一致的反应或施以惩罚”,说的正是渥太华对北京维吾尔人种族灭绝问题上的态度。加拿大没有以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制裁北京,杜鲁多的借口是“必须与盟国一道工作”。但当盟国采取行动时,加拿大却缺席了。上个月国会认定北京是种族灭绝后,杜鲁多没有跟随加拿大最亲密的盟友美国,而是找到另一个盟友约翰逊,和陷入困境的英国一道呼吁“中国允许对新疆的种族灭绝指控进行独立的国际调查”。正当杜鲁多强调要做“可信的国际调查”时,加拿大拉乌尔·沃伦伯格人权中心(Raoul Wallenberg Center for Human Rights)与华盛顿智库“政策创新与战略研究所”3月9日联合发布了一份55页25000字的独立调查报告,依据目击者证言、卫星图像以及中国政府文件认定北京在新疆违反了联合国1948年制定的《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

报告由数十名国际法、种族灭绝问题专家、中国民族政策问题专家撰写,其中包括美国前战争罪行问题巡回大使大卫·谢佛尔(David Scheffer)、渥太华大学人权研究与教育中心主任约翰·帕克(John Packer)、牛津大学曼斯菲尔德学院前校长海伦娜·肯尼迪男爵夫人(Baroness Helena Kennedy)及前加拿大自由党内阁四名部长。特里·格拉文本人也是拉乌尔·沃伦伯格人权中心高级研究员,他引述蒙特利尔康科迪亚大学种族灭绝和人权研究所执行董事凯尔·马修斯(Kyle Matthews)的话说,杜鲁多政府不愿对抗北京的态度不能用两个迈克尔的困境来解释,马修斯相信杜鲁多和加拿大外交部长主张的“实地独立调查”毫无希望,因为北京根本不允许这样做。

加拿大前参议员、前联合国驻卢旺达维和部队司令、退休中将罗密欧·达莱尔(Roméo Dallaire)认同这一报告的结论,并敦促加拿大对中国“种族灭绝”罪行采取行动,在应对中国侵犯人权行为的联盟中发挥领导作用。他在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采访时说,“自私”正妨碍加拿大履行捍卫中国人权的义务,“一个伟大的国家就要捍卫其价值观,有多少人为它而牺牲……加拿大需要一支非常强大的外交团队来展示创新和勇气,加拿大过去曾这样做过,我很乐意看到加拿大外交团队重新获得这一地位,并帮助指导政治家走这条路。”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