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来鸿

大选促加对华政策走向战略清晰

音频 04:28
中加关系图片
中加关系图片 © 网络照片

自提前两年的加拿大联邦选战8月15日正式开打以来,两个主要政党的支持率出现戏剧性变化,根据每天公布结果的多伦多民调公司《主街研究》(Mainstreet Research)的数据,仅半个月自由党就由领先保守党3个百分点跌落到落后近8个百分点,9月10日又重新领先3.7个百分点,选情胶着不明,但无论哪一个党在9月20日胜出,加拿大未来的对华战略都会更加清晰。

广告

8月29日澳大利亚《东亚论坛》网站刊发了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公共政策与全球事务学院亚洲问题教授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的文章,指“自由党政府正转移对其软弱的中国政策的指责。它一方面用强硬语气谴责中国的行为,特别是‘人质外交’和‘任意拘押’,就两个迈克尔、新疆和香港问题向北京施压,并继续争取盟友支持。另一方面,它回避对北京的全面且夸大其词的批评。总理杜鲁多声明不将中国视为对手,而是制定了混合的5C政策,即‘竞争’(competition)、‘对抗’(confrontation)、‘合作’(cooperation)、‘协作’(collaboration)和‘共存’(coexistence)。渥太华尽管尚未阐明像美国对华‘战略竞争’这样的新战略,但显然已经放弃了截至到2018年的接触政策,而与中国接触,正是加拿大前半个世纪对华政策的基石”。

文章认为加拿大目前沉默的对华战略,“部分原因是出于对外交事务总体战略的厌恶,渥太华因敏感的两位迈克尔和孟晚舟危机而深陷美中零和冲突的高风险中,同时也反映出在取代不再获得公众支持的对华接触政策、应对习近平的中国日益强硬和压迫的复杂性方面,自由党少数派政府所面临的困难”。他建议自由党一旦赢得选举,就应立即阐明中国战略并做出一系列早该做出的决定。

在今次选战中越战越勇的加拿大保守党主张与全球民主国家合作,对抗北京对加拿大价值观的威胁,并进一步在国际上推进自由、民主、人权和法治。具体内容包括“扩大对中国官员的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向人权和民主支持者提供庇护、遏制中国影响力以及禁止前高级公职人员在离职五年内为中国服务,阻止加拿大大学与中国合作。还包括提升与台湾的关系,将供应链的关键部分与中国脱钩,进一步限制中国投资,加入四方安全对话,参与捍卫航行自由的巡航,努力将中国排除在北极之外,退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

在加拿大联邦选举中,外交政策通常是政党纲领和候选人辩论中的第三等级优先事项,很少对选举结果起决定性作用。但这一次,这一传统可能因中国改变。自由党政府采取有针对性的行动和言辞来转移对其向中国示弱的批评,而保守党则抓住机会指责自由党在中国问题上的回避、飘忽不定和优柔寡断,在保守党八月份出台的163页的纲领中41次提及中国或中国人,所占篇幅远远超过其他国家。曾担任前保守党总理哈珀副幕僚长的霍华德·安格林 (Howard Anglin) 9月8日在加拿大环球新闻撰文指这是“自冷战以来加拿大对一个国家最严重的关注,揭示了保守党视中国为威胁多于机遇”。

保罗·埃文斯评论“此次选举,正值加中关系的病态时刻。官方关系降至冰点,尽管两国货物交易火爆,但民众情绪对立,被拘押公民引发的争执悬而未决。加拿大国会众议院通过把中国在新疆的行动标记为“种族灭绝”的决议、后被参议院以微弱优势否决,许多国会议员加入了反对中国在新疆和香港行动的网络和活动。加拿大政府部门正悄悄审查华为在5G网络中的作用、针对知识产权和战略资源的保护措施、审视大学合作及在有争议水域的军事部署”。他认为“美中冷战导致地缘政治变化,将影响一代加拿大人的辩论主题和选择”。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