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台北一周

两岸敌意上升间谍恐抓不完

音频 05:58
国民党主席江啟臣(右)14日在中常会上表示,目前两岸关係情势恶化,中共当局利用媒体操作间谍案,不但未能给予当事人合理的审判机制,更无助於两岸沟通,反成為民进党操作反中情绪的工具。
国民党主席江啟臣(右)14日在中常会上表示,目前两岸关係情势恶化,中共当局利用媒体操作间谍案,不但未能给予当事人合理的审判机制,更无助於两岸沟通,反成為民进党操作反中情绪的工具。 © 中央社记者谢佳璋摄
21 分钟

中国央视近日连续报导台湾间谍案,一桩接一桩,看他们的实际罪责,并不是什么真正的职业性间谍,反而是具有客串性质。台湾舆论指出,如果两岸关系继续恶化,敌意持续上升,未来两岸之间互抓间谍的动作恐怕不会停止!

广告

中国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最近一连三天播出「台湾间谍」案,继第一集的屏东县枋寮乡乡政顾问李孟居,及第二集捷克查理大学教授郑宇钦之后,第三集重点公布的则是两位台湾学者藉学术交流机会搜集大陆情报。其中一位是2018年7月就被大陆关押的蔡金树,另一位是台湾师范大学国际社会学院副教授施正屏。

根据央视的节目内容,蔡金树共收取台湾军情局五百多万新台币的工作经费,施正屏则收取一百六十万新台币。两人在接受央视访谈时都说,后悔为军情局做事。报导还说,蔡金树已经依「危害国家安全罪」判处了四年徒刑,目前正在服刑中。施正屏案则已交由法院审理完毕,最近将公开宣判。

蔡金树在节目中说,他在台湾接触一位复兴电台的主持人郭佳瑛,而复兴电台是台湾军情局的外围单位,这位郭佳瑛其实就是军情局编制内的间谍。蔡金树和郭佳瑛共同成立了一个「鹰传媒」的媒体,跟他自己的协会,成了掩护搜集大陆情报的平台,他自己也成了情报搜集人员,常年往返于两岸。

蔡金树利用跟大陆学者和官员接触的机会,私下套取大陆内部的信息,并把大陆人员介绍给郭佳瑛,并向对方邀稿,大陆人员供稿后,郭佳瑛的情报部门会先消化利用,再把稿件放在「鹰传媒」的网站上。

报导指出,几年之间,蔡金树先后向郭佳瑛引介大陆涉台工作部门人员、重要专家、知名媒体记者等共五十多人。报导还说,像蔡金树这样频繁往返于两岸的学者,已经成为台湾情报机关经常发展运用的对象。

另外一位是台师大副教授施正屏。他是在2005年经老师引荐,识两位台湾欧亚基金会的人,其中一个联系人叫周德益,但他的真名是周胜裕,就是台湾国安局编制内的人员。

施正屏再节目里说,2010年他收到大陆某科技研究院的邀请函,就把这个信息报告给周德益,并把会议数据拍照传给他。由于手头拮据,施正屏随后也开始主动为台湾国安局撰写报告,并把前往台湾交流访问的大陆学者专家介绍给周德益。

施正屏最后说,他是做错了,希望他的经验,能给台湾目前可能还在触犯大陆国家安全的这些人警惕,不要再继续犯类似错误。

之前央视在第二集里面报导的台湾间谍郑宇钦,央视说他是捷克查理大学教授,是民进党前主席卓荣泰的助理,说他曾和台湾驻捷克代表,也是台湾国安局人员的李云鹏联系,才开始展开对大陆的情报搜集工作,又曾试图在捷克策反大陆的工作人员。但台湾外交部说,这个案子是诬陷、栽赃,有很多具体事实错误,例如郑宇钦不是捷克查理大学的教授,台湾外交部没有「李云鹏」这个人,也从来没有叫李云鹏的人担任驻捷克代表。而民进党前主席卓荣泰也说,他从来没有郑宇钦这位助理,也不认识这个人。

台湾外交部还说,郑宇钦2005至2018年左右旅居捷克时,经常公开推广中国大陆的一带一路、宣扬中国和捷克的关系,更加证明中国当局对郑宇钦的指控是刻意捏造、别有企图的,也违反基本人权。

至于蔡金树、施正屏两位台湾学者的「台谍案」。台湾陆委会回应说,国接二连三对台湾从事两岸交流人士,以所谓破获间谍名义,滥抓并编造子虚乌有、罗织入罪的剧情,一再恶意政治炒作,刻意破坏两岸关系与正常学术交流。该会警告,立即停止这种恶劣的操作,同时提醒台湾民众,参与两岸交流,未来将出现潜在风险,必须提高警觉。

联合报社论分析指出,观察李孟居和郑宇钦的「自白」内容,两人都不是正式或专业的情报工作者,而是属于业余客串或义勇性质。郑宇钦坦承,十多年来收受过国安系统给他的两百多万元酬劳;李孟居则是为了莫名所以的援港「任务」,胡里胡涂被当成台谍逮捕。值得注意的是,两人的自白,都遭到其台湾关系人的否认。聘李孟居为「乡政顾问」的乡长陈亚麟,坚决否认叫李孟居去香港声援「反送中」;郑宇钦自称是民进党前主席卓荣泰的昔日助理,卓荣泰则否认认识他。

社论指出,这就是业余情报工作者的悲哀。他们或许满腔热血,却未曾受过任何专业训练,就要仓卒上阵工作,甚至连自己的任务目标或底线也搞不清楚。而他们要面对的,却是一个法治界线不明、而政治敌意高涨的政权,因而随时可能因情势变化而遭到逮捕关押,被扣上他们无法承受的罪名。

台湾媒体分析,已经曝光的李孟居或郑宇钦都只是「小咖」,算不上间谍案的鲸鱼。李孟居自称「被骗」,显示他的胡涂;郑宇钦则供称十四年来向军情部门收取二七六万元酬劳,如果属实,可见他身价很低,算不上太有价值的间谍,其实也不值得央视如此大肆宣传。

问题是,人们如果觉得李孟居和郑宇钦只是「虾米级」的间谍,别忘了台湾办过的周泓旭「陆生共谍案」,年纪轻轻的周泓旭曾在台湾念书,头脑不清地要去策反台湾的外交官,结果使得自己被告发,案情也是类似的等级。最后,周泓旭被依《国安法》「为大陆党公务机关发展组织未遂」判刑一年两个月定谳;蔡政府没有对他太文明,至今不让他离开台湾。

更值得注意的,则是被中共称为「诈骗犯」,却以共谍身分在澳洲投诚的王立强,曾供出自己是听命于中国创新投资负责人向心夫妇,使得正在台湾旅行的向心夫妇被民进党政府限制出境。如果王立诚所说的案情确有其事,那才是务必侦破的鲸鱼大案。但转眼即将一年,包括承租向心夫妇豪宅的港籍和陆籍男子都改列被告,台北地检署却仍没有查出具体线索,因此最近再度申请延长他们的出境管制。这样的侦办效率,到底卡在什么因素?

媒体社论指出,两岸敌意不断上升,双方却只能抓一些很外围的情报工作者充数,这连自我交代都嫌太弱,也就难怪说服力不高。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