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一周

台湾检调破获少将共谍案幕后经纬

音频 05:37
台湾軍情局涉事退役上校张超然资料图片
台湾軍情局涉事退役上校张超然资料图片 © 网络图片

10月20日,台湾检调单位针对一件震撼台湾的「共谍案」采取搜索逮捕行动,被捕的三个重要嫌疑人,都曾任职于台湾国防部军事情报局,一位是少将处长,另外两位是上校,都曾担任敏感职务。检调单位长期监听、监控结果,高度怀疑他们曾把一份情报人员名单交给中国大陆。

广告

这个月20日,台湾检调单位针对一件震撼台湾的「共谍案」采取搜索约谈行动,被捕的三个重要嫌疑人,都曾任职于台湾国防部军事情报局,已经退役多年,一位是少将处长,另外两位是上校,都曾担任敏感职务。检调单位长期监听、监控结果,高度怀疑他们利用和军事情报局的人脉关系,曾把一份情报人员名单交给中国大陆。

被约谈的人当中,级别最高的是退役少将岳志忠,他曾经担任军情局第五处处长,负责统筹过滤军情局的干员所陈报的数据,并作情报研析,也曾经是台湾军情局派驻香港站的站长,对军情局内部情报作业及人员相当熟悉;另外,也有涉案人员过去曾负责台湾军方资通电作战业务,身分都相当敏感。

台湾军事情报局是个谜一样的单位,早年经常派出干员潜入中国大陆,在各地卧底,还要把收集的情报设法传回台湾,20日被逮捕的军情局第五处退役上校张超然,被移送地检署时,就大声喊冤,说他是台湾第一个特务,还说,「六四」天安门事件发生时,他一个人在大陆,强调是被国家派去大陆工作的。媒体问他,是否被陆方吸收,张回答说「吸收个屁!」,说他去大陆是在保卫台湾安全,当台湾的特务。

面对这三位曾任军情局重要职务的退役官员,台北地方法院裁定,张超然在这个共谍案中居于主导地位,到案供述的内容跟证人、被告不同,也跟检方监听内容不符,可能还有隐瞒;加上触犯的是国家安全法、国家情报工作法,都属于重罪;他也有相当财力和人脉,有逃亡之虞,因此裁定羁押禁见。

而前面提到的退役少将处长岳志忠和另一位退役上校周天慈,在侦讯时坦承客观事实,检察官认为两人被动受张超然请托,犯情比较轻微,侦讯后各以十五万元交保。

根据检调单位调查,岳志忠曾担任处长的军情局第五处,主管情报研析工作,处长手中掌握科技情报、谍员情报、交换情报等三大资源,是台湾总统府高层用来分析做决策的重要依据,中共国安单位吸收张超然在台湾发展共谍组织,目的可能是想布局掌握蔡政府外交、国防的决策依据。

因此,共谍案曝光之后,台湾军情局召开紧急会议,进行损害控管,下令各单位全面检视这三名情战人员曾经掌管的业务,到目前为止,并没有掌握少将处长岳志忠可能外泄的名单,暂时无法稽核。军方评估认为,岳志忠等三人退伍已有一段时间,且最近这几年军情局已经不再派情战人员前往大陆,影响应该不大,至于残余人员的布建是否可能因此被中国大陆侦破,台湾军方还要进一步评估。

台湾调查局国家安全维护工作站透过监听等搜证查出,张超然、周天慈2013年退役后,邀请一位傅姓军情局退役上校前往大陆,张超然亲自陪他搭机前往,在当地和大陆国安人员见面。

2016年至2018年,张超然、周天慈再约岳志忠前往大陆,曾经三人同行,岳志忠也曾经独自前往,调查局怀疑岳志忠受周天慈托付,交付情报工作人事相关文件给对方。

另外,张超然、周天慈也在2016年、2017年间,引介王姓军情局退役上校前往大陆认识当地国安人员,因此办案人员怀疑,张超然、岳志忠、周天慈都被大陆国安人员吸收,有获得好处。

另外据台湾情报界人士透露,台湾国安局与军情局的退役人员,不管退役多久,前往大陆,都会遭中共国安部或其他情报单位约询,尤其是军情局的退役人员,几乎每个到大陆都遭到约询。岳志忠是一位一生奉献国家的爱国军人,同时担任「中华民国忠义同志会」副理事长,他就是因为前往大陆被中共国安单位约谈,而被台湾怀疑是共谍,但是他说,虽然被约谈,但并没有向对方泄露任何情资。前军情局少将陈虎门也告诉媒体,岳志忠遭到侦办,对他来说是很大的打击。

最近大陆刚刚宣布破获台谍案,宣称抓到几百名台谍,其央视还制作成三集电视节目,要各界注意收看,两岸甚至为此互相抨击,就在这个氛围下,台湾也适时破获了共谍案,而且是从2013年就开始的案件,现在才爆发出来,时机似乎有点巧合。到底少将处长有没有泄漏情报人员名单给大陆?听友不妨拭目以待!#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