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一周

台湾两架F-5E战机高空擦撞的真相

音频 04:38
网传F-5E照片
网传F-5E照片 © 维基百科 照片

3月22日,台湾空军两架F-5E战机在训练结束返回基地的高空不慎发生擦撞,两架战机落海,到目前为止,已证实一位飞官殉职,另一位失踪。发生擦撞的原因,军方内部传出,疑似有「飞行违纪」的情况,空军目前否认,强调肇事原因正由项目小组调查中!

广告

本周一(322,台湾发生两架F-5E战机在执行训练时互相碰撞而坠海的不幸事件,到目前为止,已经证实有一位飞官殉职,另一位失踪,目前还在寻找中。但台湾空军内部传出消息,说这次训练任务过程中,可能有「飞行违纪」的状况,导致二号机及四号机发生碰撞!

之前记者已在本台播出的新闻中提到,这次的训练任务是从台东志航基地起飞,绕过南台湾的恒春半岛,到西岸的佳冬靶场进行炸射训练。一共有四架飞机,两架单座的F-5E,两架双座的F-5F。而在返回基地途中发生碰撞的则是两架单座的F-5E,也就是这次任务中的二号机及四号机。

当他们从远方高处,逐渐接近佳冬靶场时,按照台湾空军的规定,会由一号机针对炸射目标,确认战机投弹航线是否正确,然后再由二、三、四号机依序执行「照准任务训练」,也就是模拟投弹。

台湾空军内部知情人士透露,1号机完成照准任务训练航路后,返回到云层上,轮到二号机从高空对目标俯冲,但二号机不仅疑似找不到目标区,甚至在执行照准训练后,并没有返回原来规划的「待命区」,而是直接往南飞。

在云层上的一号机因为没有看到二号机回到待命区,因此呼叫二号机。但却是三号机回复说,有看到二号机依照预定课目进行对地炸射,但没有看到他飞回待命区。

这个时候,担任长机的一号机,判断二号机已经「脱靶」,这项训练已经失去基本对地炸射训练的意义,这时又发现二号机出现在佳冬靶场以南,一号机因此下令停止训练,要求编队返航。

「脱靶」是什么意思呢?战斗机进行对地炸射训练时,机身设有电子靶,从高空的待命区俯冲进入炸射航道,接近地面靶区的传感器,对准后感应到讯号,就是命中,如果没有感应到,就称为「脱靶」。

问题就出在接下来的回程途中了,一号长机不是下令编队返航吗?由于当时在9千呎高空有云,战机要先飞到云层上面,但这时他们犯了一个重大错误,就是,由一号机与三号机双机编队穿云,四号机与二号机也是双机编队穿云,穿过云层厚,到达高度14千呎高空,一号长机下令,四号机与二号机进行「变换队形」,准备改用四机编队的方式,飞返志航基地。

不料指令才刚下达不到一分钟,一号及三号机就看到四号和二号机擦撞,机头撞到机尾,飞机爆出碎片,然后又看到一个弹射椅弹射出去,两架F-5E战机就往下坠落,穿过云层,掉入大海。

为什么说,四号机与二号机编队穿云是犯了重大错误呢?

台湾空军前副司令张延廷告诉媒体,一般四机飞行,一号机是最资深的飞官,也是四机的领队,其次,三号机的驾驶是第二资深的飞官;四号机的飞官是第三资深,二号机则是最资浅的飞官。

因此当编队飞行上,绝对是一号机带着二号机编队飞行;3号机带着4号机编队飞行。如果真的发生二号机与四号机一起编队飞行,他说,这就犯了「飞行纪律」。

这位台湾空军前司令说,不管是二号机或4号机都不具双机领队资格,怎么可以由二号机和四号机一起飞呢?他指出,这种情况绝对是人员训练的问题。

也就是因为,队形混乱,因此当抵达云层上方时,一号长机下令重新整队,成为四机编队飞行,就在队形变换时,二号机和四号机果然就发生了擦撞。

不过张延廷也说,四架战机出勤,在整个任务过程中都有录音,项目小组可以听取录音,确认是否有违纪。

针对空军内部的传闻,台湾空军司令部的说法是,传闻内容与事实不符,有关肇事的原因,目前正由项目小组调查中,完成之后将会向外界公开说明。

另外,遗体已经被找到的空军中尉罗尚桦,检察官初步分析,死因是「战机弹射,导致头部外伤,颅内出血,终因中枢神经休克而死亡」。各界怀疑,战斗机飞行员戴着头盔,却仍在弹射时碰撞到座舱罩或机身,导致头部外伤,颅内出血,弹射椅是否有问题?

台湾行政院23日证实,国防部已经核定空军将F-5E/F战斗机所用的弹射椅,换为英国马丁贝克公司的新款Mk16弹射椅,从今年起分三个年度开始进行,总经费为新台币七亿八千万元。空军也表示,预计六月与厂商签约,年底开始交货,2023年全数完成改装。据了解,这款新的弹射椅,头部两侧有气囊,弹射时能固定飞行员的头部,避免撞到座舱盖,提高存活率。也是美国空军及空军司令部所采用的。不过,殉职的飞官是否因为弹射时撞到座舱盖以至于颅内出血死亡,仍有待项目调查小组深入调查。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