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纵横

台湾学者看美国大选:当今世界没有模糊地带

音频 12:17
美国总统大选最后一场电视辩论,2020年10月22
美国总统大选最后一场电视辩论,2020年10月22 AFP - JIM BOURG

11月3号的美国大选日益逼近,宣战白热化。而大选的结局会影响到美国的全球战略,对地缘政治的影响也不容小觑,美国大选引发全球关注,牵动全球神经。每个国家都会从自身利益出发,关注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候选人拜登与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在这场选战中,美中关系成为关注的焦点之一,而位于美中关系中间的台湾受到冲击,各相关方军事外交攻防动作不断,甚至有传出台海局势或许会成为最大的“十月惊奇”的说法,那么,台湾人如何看待目前的局势,如何看美国选举呢?我们就此采访到台湾作家,政治大学文学院客座教授陈芳明先生。

广告

法广:中美台的三角关系让台湾以不寻常的方式进入美国总统大选,美中关系紧张时,台海也不太平。除了美国派出官方高级官员访问台湾外,最近,美国和中国等国的军方力量在南海和东海不断出现,台湾也被迫出动军机阻挠中郭军机的“骚扰”,各方的讨论和声明不断,进而造成一种非常紧张的局面,甚至出现“兵凶战危”的说法。您如何看这种局面?如何看美国大选?

陈芳明:从外边看可能会觉得台湾很危险,但是我们在台湾并没有什么感觉。究其原因,首先应该说台湾对自己这块土地很有信心。对美国的大选,到目前为止,我们觉得特朗普的立场比较清楚,特别是对中国的态度,但拜登在这个方面似乎有点“摸棱两可“。

我们可以看到,从李登辉去世以后美国派来的官员的政治位置非常正式,在过去几届美国总统中,特朗普也是表达地最清楚的。我个人是站在特朗普这边,而从政治光谱上看,如果我在美国,我登记的应该是民主党,但现在在台湾,在衡量两岸政治危机时,自然而然就会选择对台湾有利的那位候选人。

目前特朗普的整个态度非常清楚,而且他的阵营对中国对台湾的“军事侵略“也表达了非常清楚明白。台湾是一个小国,只能在大国之间找一个庇护所,当我们面对一个强势不讲道理的北京政权时,我们当然更相信美国的态度。特别当我们看到中国对维吾尔族,对藏族的欺负和对香港的威胁。这些都非常明白表明,要在北京的统治之下,找到正义或公平的待遇,几乎是不可能的。习近平有他的危机感,但他的危机感竟然是表达在对维藏等少数民族,对香港和对台湾的强势上。到目前为止,我本人看不到中国有任何和平改革的希望。我有很多朋友在香港,他们都有很大的危机感,尤其是今年中国制定的”港版国安法“,即使人不在香港,如果言论”侵犯“到中国,他们就可以采取各种方式进行惩罚,这个强权似乎毫无顾忌可以管到地球上的任何地方。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进行比较后就可以看到究竟是拜登还是特朗普对北京比较强势,对台湾来说,特朗普更加友善,发出的各种信息也让我们感受到他站在台湾这边的立场。

法广:但是我们看到,如果美国的立场明确,中国队台湾释出的压力也会增加,但相较于您所言的拜登“摸棱两可 “,还是更倾向于特朗普这样能明确表达态度的候选人?

陈芳明:我们这个时代已经没有模糊地带了,中国已经非常清楚地表明了,任何人都要听他的。香港的反送中运动超过一年,他们还把警察派进香港理工学院和中文大学,香港特首也是完全站在北京那边。“反送中“的例子就很清楚地表明,在北京的统治之下,根本不可能有精神的出口,更不要谈民主平等和政治自由,加上国安法,他们就可以在任何地方进行逮捕,这就是一个无法无天的政权,认为全球都是他们的。所以,在这种危机感和不安全感之下,我们当然希望有一个强势的人给予台湾支持。

目前我们可以看到,不论是特朗普派来的特使,还是他传递的信息都表明他一定要协助台湾。台湾是个小国,而且位于民主最前线,我们的感受也就更敏锐。

法广:这是您作为台湾人对美国总统的看法。特朗普四年前是以亿万富翁,“政治素人”的身份成功当选美国总统,但四年执政不论是在国内或国际事务上争议不断,褒贬不一。出于同样的原因,但这次美国大选竞争中,特朗普几乎占据整个舞台,引发的不论是热情还是厌恶程度之高也都前所未有,这个现象涉及到很多层面,非常值得探讨。您曾在美国居住过20多年时间,您如何看“特朗普现象“呢?

陈芳明:我已经离开美国很长时间了,所以不太清楚其中的真正原因。特朗普可能太富有了,他很难了解民间疾苦。不久前的非洲裔人士弗洛伊德因警察暴力窒息而死的事件影响也非常大。

我并不认为特朗普一定会赢,因为美国非裔投票率也很高。也不能用台湾的例子来看选举的结果如何。因为美国“管“全世界,所以会涉及到各种问题,但是我们可以看出来,在亚洲这方面,特朗普的立场比较清楚。中国出现了一个习近平这个”狂人“,美国也出现了一个特朗普,我想这就是一个镜子的两面,一个在中国强势,一个在美国强势。但在台湾海峡的防线上,我个人当然还是希望特朗普能够当选,至少他对远东或对中国的政策和态度都非常明白。

法广:那您是否担心这场大选最后时刻,特朗普会在台海地区引发更大的“十月惊奇”来助选吗?

陈芳明:选举的时候应该不敢这样吧,这样就太冒险了,没有战争应该对特朗普更有利吧,他大权在握。在他竞选总统的时候发动战争应该不太可能吧?所以,目前他只是在语言和态度上展现强势,具体的政策不太可能。至少他在远东地区进行的军事演习事实上也是将台湾考虑在内的,但是有因为跟台湾没有外交关系走得太近,所以只能采取非常含蓄的在周围表达立场。

从目前来看,台湾的“反共”情绪越来越强,除了对国内少数民族的压迫,台湾在某州程度上与香港的命运很接近。所以中国对香港的暴力统治已经没有任何文明可言。

目前也可以看到拜登有时也会表现出“失忆症”,我觉得他也很危险,他的整个思考看上去也比不上特朗普的敏锐。拜登似乎也很保守,而我们的概念中,民主党比较进步,而共和党的特朗普现在很激进,对自己也有信心,把“让美国更强大”挂在嘴边作为他的宣传方式,但他的政治立场非常清楚,没有摸棱两可的态度。在对台湾的支持上,可能也是十年来最强势,态度也最坚定的一个总统。台湾作为一个远东小国,离中国这么近,只要是对对台湾采取比较强力支持的国家,我们当然希望可以与之友善。日本现在从某种程度上也似乎更强势些了。

感谢陈芳明先生接受法广专访。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