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纵横

乌东对峙烽烟再起,拜登面临首个重大地缘政治考验

音频 11:37
美国总统拜登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资料图片
美国总统拜登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资料图片 © 法新社图片

正在国际社会舆论近期关注台海问题、朝鲜重新试射导弹,以及伊朗核协议重启谈判动向等地缘政治长期存在的难题之际,俄罗斯和乌克兰在乌东地区的对峙局势则有着日益紧张的趋势。3月26日,四名乌克兰军人阵亡。乌克兰指责是俄军迫击炮发动的袭击所致。不过,俄罗斯否认参与其中,并称这些士兵是在检查雷区时被地雷炸死的。俄方还警告说,乌克兰方面的挑衅行为可能引发战争。有报道称,俄罗斯正在两国边境大规模集结军队,引起西方国家的高度关注和回应。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Dmitri Peskov)4月2日向记者表示,北约组织出兵乌克兰将是一系列潜在危险事件的开端,并称“俄方将采取进一步措施来确保(自身)安全”。当被追问这些措施可能是什么时,佩斯科夫仅表示,俄罗斯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他则坚称俄罗斯没有采取威胁乌克兰的行动。

广告

分析人士指出,俄罗斯总统普京执政至今已达20余年,尽管他在发展国家经济和建设上的成就乏善可陈,但在他的领导下俄罗斯还是秉承了历史上的成功的外交策略,每每当出现机遇时都毫不犹豫的主动出击,为自己争取战略上和实质性的利益。正如俄罗斯凭借2011年爆发阿拉伯之春在燃至叙利亚之后,以帮助阿萨德政权平乱和剿灭“伊斯兰国”的名义将军队派入了中东地区,有声音指出,如今烽烟再起的俄罗斯和乌克兰的边境局势也与克林姆林宫的战略投机心理不无关系。2013年11月21日,由亲俄派总统亚努科维奇领导的乌克兰政府决定,暂停有关与欧盟签署联系国协定的准备工作,同时表示将加强与俄罗斯等其他独联体国家的经贸关系。乌克兰社会和政治危机自此爆发,触发乌克兰亲欧盟示威运动。

奥巴马划“红线”的教训令人记忆犹新

虽然俄罗斯是在2014年2月才匿名出兵控制的克里米亚半岛,但不少观察家认为,普京之所以敢于这样做,祸根早在一年前的叙利亚生化武器危机中就有所埋下。2012年8月20日,作为自由世界领袖,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的一场记者会上向叙利亚总统阿萨德提出警告称,在叙利亚冲突中使用或部署生化武器是跨越美国“红线”的行为。奥巴马说,“我们对阿萨德政权和当地其他行为者都非常清楚,我们的红线是我们开始看到一大堆化学武器被转移或使用。这将改变我的计算方式。”虽然奥巴马没有点明,但外界猜测他指的是美国可能进行军事干预。2013年4月25日白宫方面表示,美国情报界相信叙利亚政府在其内战中曾小规模使用了化学武器。这意味着阿萨德政权已跨过了奥巴马此前划定的“红线”。

尽管如此,外界所猜测的奥巴马将给予阿萨德政权军事惩罚的消息并未出现。他在这一自行划下的原则问题上的反复也引来了国内外的质疑。当时还在世的共和党籍参议员麦凯恩就批评说,奥巴马划下的“‘红线’显然是用自动消失墨水写成的”,因为人们认为“红线”已经越过,奥巴马政府却没有任何行动。同年8月21日,被由反对派武装自由叙利亚军控制的首都大马士革东部郊区古塔,再次发生生化武器袭击事件。这次事件中估计受难人数从至少281人到1729人不等。这一事件的发生恰恰是奥巴马发表谴责阿萨德政权使用生化武器“红线”说一周年的纪念日。对此,当时正在对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进行访问的奥巴马则回应说,“我没有设定红线。当代表世界98%人口的各国政府表示使用化学武器是可恶的,并通过了一项条约(《化学武器公约》),即使在国家参与战争的情况下也禁止使用化学武器时,世界就设定了一条红线。”

或许是为了挽回颜面,参议院民主党人在事件发生数天后于美国国会中推动了一项授权奥巴马政府对阿萨德政权使用军事力量,以应对其使用化学武器情况的立法动议。尽管该法案明令禁止使用美国地面部队,但其从未在众议院或参议院进行过现场表决。要知道,据时任法国总统奥朗德事后回忆,法国和英国当时已准备好与美国一道对阿萨德政权进行惩罚性打击,但随着美方的退出和英国议会的反对,后来该计划也不了了之。奥朗德则仍然坚信,这是“错失了一个本可以改变(叙利亚)战争进程的机会”。评论人士指出,奥巴马这种犹豫不决的表现在克林姆林宫眼前暴露无遗。这从某种程度上也给予了普京在日后敢于出兵吞并克里米亚和对乌克兰东部局势进行干预的信心。

拜登上台美国注意力对象发生转变

2014年2月至今在乌克兰东南部顿巴斯地区的战争,由俄罗斯控制在乌克兰东部和南部的俄语区的亲俄势力与乌克兰政府军交战中进行。乌克兰东部和南部的俄语地区的亲俄势力要求将这些地区并入俄罗斯联邦。其中,克里米亚在2014年3月经过公投后宣布独立并随后加入俄罗斯联邦;而顿涅茨克州及卢甘斯克州等地亲俄群体也占领了政府建筑物,宣布成立国家,但没有得到国际社会普遍承认。乌克兰东部的内战亦间接导致马来西亚航空17号班机空难。战事从2014年与2015年两次明斯克停火协议签署后有所趋缓,但分离势力沿着两个争议地区的边界继续与乌政府军对峙,至今仍有零星冲突。评论认为,尽管在乌克兰内战爆发近7年后,俄罗斯再次向乌克兰东部陈兵的真正原因尚未明确。但这或许与拜登政府在上台后明确中国对美国构成“最大的挑战”,而不是继承奥巴马政府时期对俄罗斯威胁的首要关注有所联系。

拜登总统在今年2月4日到访美国国务院发表首次外交政策演讲中便明确表示,“中国是美国最严峻的竞争者,给美国的繁荣、安全和民主价值都带来了直接挑战”。他说,“我们将直面中国的经济恶行,反制其咄咄逼人、胁迫性的行为,顶回中国对人权、知识产权和全球治理的攻击”。他说,“但是我们做好了准备,在符合美国利益时与北京共事。” 在提到俄罗斯时,拜登说,“与此同时,我以完全不同于前任的方式向普京总统明确表示,对于俄罗斯采取的侵略性行动——干涉我国选举、网络攻击、毒杀其本国公民等行为,美国不闻不问的日子已经过去。我们毫不犹豫地要求俄罗斯为此付出更高的代价,努力捍卫我们的重要利益和我们的人民。我们与其他志同道合的伙伴联合行动,同心协力,将会更有力地对付俄罗斯。”

美国政界两党逐渐将对中国挑战的重视取代对俄罗斯威胁的关注是一个自冷战发生后的历史性机遇。如果说这是一个宏观趋势,另一近期发生的微观事件可以被看作全世界专权者们对拜登政府捍卫国际秩序和民主决心的考验。毫无疑问,这就是自今年2月1日爆发的缅甸军事政变事件。尽管拜登政府在缅甸军方连日来的血腥镇压下随后宣布立即停止与缅甸的所有贸易往来,直至民选政府重获政权为止,但这还是不能阻挡军方安全部队杀害了至少564名平民,包括47名儿童。值得一提的是,美国国务卿布林肯3月3日在国务院发表对外政策讲话时明确表示,拜登政府将会用榜样的力量,“以鼓励其他国家开展关键的改革,取消不良法规,打击腐败,停止不公的做法”。他说,“我们将奖励民主行为方式。”

美国已要求俄罗斯对乌克兰边境的“挑衅行为”作出解释

布林肯说,“但是,我们将不会通过代价高昂的军事干预或试图用武力推翻专制政权来促进民主。我们过去尝试过这些做法。无论我们有多么好的用意,都不曾见效。它们给‘促进民主’带来不好的名声,让美国人民失去信心。我们采用不同的做法。”回到上文提到的乌克兰东部当前日益紧张的局势,作为双方冲突间实力较弱和领土被他人大规模吞并的一方,乌克兰方面并无理由在7年之后重燃战火或将冲突再次扩大和全面化。因此,不少人认为普京当局是在对乌克兰这名演员出身,此前毫无从政经验的总统泽连斯基,及以新上台的拜登政府为首的西方阵营加以新的测试和考验。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4月5日告诉媒体称,美方已要求俄罗斯对乌克兰边境的“挑衅行为”作出解释。

据了解,自今年年初已有20名乌克兰士兵在双方的零星交火中丧命。过去两周,莫斯科已采取行动,在陆地、空中和海上考验华盛顿及其盟友。俄罗斯在乌克兰东部集结军事装备,在阿拉斯加空域附近进行军事飞行,并在北极地区进行潜艇活动。俄罗斯的战机和轰炸机也频频飞近盟国领空,仅上周一就迫使北约战机争相应对10次。此外,3月下旬,俄罗斯3艘弹道导弹核潜艇在一次军演中同时冲破了北极地区的冰层,此举正值克里姆林宫采取行动提高其在北极地区军事能力期间。俄罗斯近期频繁的军事行动促使美国欧洲司令部将其警戒状态提高到最高级别,特别是关注乌克兰东部边境地区的活动,促使拜登及美方官员频繁向乌克兰领导层和地区内国家首脑致电。

3月31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向乌克兰政府军参谋长致电,称乌克兰是北约的重要伙伴,美方将对乌克兰施以援手,同时对俄方发出警告。第二天,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跟乌克兰防长安德烈·塔兰也进行了通话。奥斯汀表示,如果顿巴斯冲突升级,美国“将不会让乌克兰单独面对敌人”,并再度承诺对乌克兰的军事支持“还适用于克里米亚局势”。到了4月2日这天,拜登跟泽连斯基进行了上任以来的首次通话。在电话中,拜登明确地指责俄罗斯对乌克兰进行了“侵略”,并宣称美方将坚定支持乌克兰收回克里米亚及顿巴斯地区。3月底4月初的短短72小时之内,美乌之间国家元首和军队最高负责人的系列密集通话,美国对俄乌两国冲突表达了严重关切,显示出力图以威慑的方式避免局势失控的决心。

美欧北约组织纷纷表态后,球再次回到俄罗斯当局脚下

4月3日,美国军事支持乌克兰的动作再度显性化。北约组织宣布将派出来自5国的1000多名军事人员在乌克兰境内跟乌方军队举办一场联合军事演习,军演代号为“哥萨克之锤-2021”(Cossack Mace 2021)。乌国防部参谋总部还指出,此次联合军演的设想就是为了帮助乌政府军应对“侵略国在边境的大规模进攻,以恢复乌克兰的领土完整”。另在布鲁塞尔方面,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兼欧委会副主席博雷利4月4日通过推特表示,他刚与乌克兰外长库列巴通过电话,并指欧盟严重关切俄罗斯在乌克兰周围的军事活动,并“坚定不移地支持乌克兰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他说,将在接下来的欧盟外长会议中就乌克兰局势进行讨论。

此外,德国和法国4月3日发表联合声明,对乌克兰东部日益严重的违反停火行为表示关切。德国和法国外交部说,“我们正在密切关注局势,特别是俄罗斯军队的动向,并呼吁各方保持克制,努力实现紧张局势的立即缓和”。柏林和巴黎重申,“支持乌克兰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泽连斯基并于4月5日与英国首相约翰逊通话。泽连斯基通过推特介绍称,“俄罗斯最近的行动对乌克兰、北约成员国和整个欧洲的安全构成了严重挑战”。他说,“通话中感谢约翰逊的持续支持。我们认为,乌克兰并不孤单。我们得到了七国集团国家的支持。北约是乌克兰的首要任务。”此前,七国集团外长3月18日发表联合声明重申,七国谴责“俄罗斯继续破坏乌克兰主权,领土完整和独立的行径”,并表示不会承认俄方吞并克里米亚。有了拜登政府和北约盟国的明确表态,球接下来又回到了普京当局的脚下。我们也将对乌东地区局势和拜登政府面临的这一首个地缘政治,甚至军事上的大考加以密切关注。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