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纵横

文在寅后 拜登与普京举行峰会又有何考量?

音频 11:49
US President Joe Biden welcomes the Israeli-Hamas ceasefire
US President Joe Biden welcomes the Israeli-Hamas ceasefire Nicholas Kamm AFP

美国总统拜登5月21号与到访的韩国总统文在寅举行峰会,文在寅是拜登今年1月就任以来接待的第二位外国领导人。日本首相菅义伟今年4月访问了白宫。评论这些访问显示了华盛顿对亚洲的重视,因为它寻求抗衡中国的影响力,并反映了首尔对其与美国的接触越来越有信心。在与盟国日本和韩国领导人后,拜登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可能近期于瑞士举行美俄峰会。而众所周知,俄罗斯被认为是美国的最大敌人。

广告

在与文在寅高峰会时,拜登表示对朝鲜当前的核武威胁深度关切,并任命新的特使盼打通与朝鲜的外交管道。两人并就疫苗与供应链合作等达成共识,也重申了两国之间的强大同盟关系。

对于美韩高峰会,专家认为,通过把区域合作放在提供公共产品(包括疫苗)、供应链的韧性和气候变化合作的框架下,拜登政府已经把区域接触从特朗普政府时期的反华重点上转移开。话句话说,就是让文在寅面对中国时没有那么大的压力。

实际上,韩国在经济上依赖中国,在军事上面对朝鲜核子导弹威胁也需要依赖美国的保护伞,因此,“对于如何应对中美之间的竞争,韩国的态度一直处在中美之间选择的矛盾状态,在四国对话机制中没有盟友韩国也充分说明首尔的态度,但文在寅目前仅剩下一年的任期,不仅他非常希望达成的半岛去核化和与朝鲜建立和平机制的目标没有达成,在最近首尔釜山的市政选举中,反对党大获全胜在国内政治上有巨大的压力,或许前往美国与拜登会谈是走出内外困境的一个选择。

在朝鲜问题上,文在寅渴望在明年离任前巩固他作为一个和平缔造者的遗产。但分析人士表示,阻止金正恩的核野心的前景黯淡。拜登与文在寅在联合新闻发布会上均表示,朝鲜半岛全面去核化是他们共同的目标。拜登表示,他对于让朝鲜放弃其核武的困难度“不存在幻想”。文在寅强调,两国在无核化的时间表上是一致的。

本次节目采访法国战略研究基金会的朝鲜及亚太问题专家Antoine Bondaz 先生,谈谈文在寅此次对美国的访问:

法广:文在寅一直游走在中国和美国之间寻找平衡,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前往韩国访问尚未成行之际,文在寅去白宫的举动显示美国加强在东亚与盟友的布局,当然美国能在此时邀请到文在寅也是双方各有所求的结果,您认为在于韩国的关系上,美国采取的是大棒和胡萝卜公用的策略吗?

A.Bondaz: 很清楚,我认为美国现在也没有使用大棒和萝卜来对待韩国。美国没有制裁韩国,而两国间在特朗普任期内的分歧目前已经不存在了,贸易纠纷正在被消除,有关美国军人在韩国的部署问题曾经在特朗普任内遇到了不少障碍,但现在也已经解决了。可以说,目前美国和韩国之间的关系很好。相反,2017年,中国因为韩国部署美国萨德反导弹系统来应对朝鲜的威胁就曾经制裁过韩国,所以这几年来是中国对韩国采取大棒和胡萝卜的战略,但是应该说,对文在寅而言,前去会见拜登总统非常重要, 这倒并不是针对中国而言,主要还是朝鲜的问题。他现在还剩一年的任期,根据韩国宪法,总统只有一次任期,他需要在自己的任期内在两韩问题上取得成绩,更具体说就是在朝鲜的去核化问题上有所进展,因此,韩国非常需要与拜登总统见面,尽量和拜登政府的朝鲜战略配合,来试图最终获得具体的成果,实现朝鲜无核化。

法广:美国印太协调员坎贝尔(Kurt Campbell)说他们已经完成了对朝鲜问题的审查,您是否了解美国现在对朝鲜的政策框架?

A.Bondaz:: 拜登政府已经在此问题上释放出了好几个信号。首先,最重要的是他们在表达战略如何实施时的态度和语气;第二点,是美国人强调与他们的盟友和合作伙伴之间的协调,包括与日本,韩国,甚至欧洲进行的与朝鲜话题有关的讨论。具体说,美国的战略究竟是什么呢?现在有几点已经很清楚了,首先,下一步谈判的基础就是著名的2018新加坡声明。这个声明中包括四点:首先是朝鲜要超半岛去核化方向努力,其次是朝鲜与美国关系正常化,以及在朝鲜半岛建立一个和平机制。美国的战略从一个声明为起点,或许和之前的协议相比显得微不足道,但这个声明至少得到了两韩的支持,所以,虽然看上去并没有多宏大,但至少很现实。

第二,美国已经表示将扩大与朝鲜沟通的管道, 因此,可以预期将有一些官方的谈判,不论是否未来将公布, 也有一些可以称为“私下”的沟通管道,非正式的,比如通过学者,非政府组织等。

第三,拜登政府建立了一种实用机制,因为人道援助的管道没有被排除,这一点很重要,所以,人权的议题也很重要了,G7集团几周前的声明中,人权的议题甚至排在了去核化之前。这也再次显示拜登政府在民主和专制的竞争议题上的原来越坚定。即使在朝鲜问题上也是如此。

法广:再来看看文在寅这个人,他曾经在特朗普与金正恩的会谈中扮演过重要的角色,纽约时报将他评价为“天真的和平主义者”,您如何看他在上台后对解决朝鲜问题的作为?

A.Bondaz:我想文在寅上台后的朝鲜政策上问题上没有发生过很大的变化,他的目标一直是一致的,也就是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另一个对韩国人很重要的目标是,建立两韩之间的和平机制,正式结束韩战。因为众所周知,1953年签署了“停战协议“,但始终没有和平协议,我认为文在寅目前遇到两个问题,第一个与时代背景有关,当文在寅2017年上台时,美国和朝鲜的关系正在恶化,两国之间在这一年关系非常紧张,朝鲜方面当年9月份进行了核试验,11月份再次发射洲际导弹,在这样的背景下,文在寅成功地将让紧张的局势得到缓解,向朝鲜伸出了手,在板门店举行了峰会,都让美国和朝鲜得以接触,所以,在美国和朝鲜关系得以缓解的问题上,韩国无疑扮演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

第二点,2017年的情况和几年前有很大的区别,2012年,文在寅曾和朴槿惠竞选总统。现在国际局势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论是联合国的制裁还是韩国的制裁都让韩国的能动性减少了,这些制裁让韩国政府的短期计划无法实现,因此,对朝鲜而言,他们也明白自己不能从韩国获得什么,所以也就减少了和韩国谈判的意义,所以,从2019年以来,两韩关系再度紧张,朝鲜方面认为韩国不能给它带来更多的利益, 也没有什么可以给他们了。

法广:朝鲜方面最近似乎被一种神秘的安静气氛笼罩着,您如何看朝鲜的动态?

A.Bondaz:  当然和其他国家一样,有新冠疫情的影响,另一个是经济原因,多年来,朝鲜的经济处于失调状态,国际制裁和因为疫情关闭边境加剧了,2020年,朝鲜曾经计划打造一个旅游景点吸引中国游客,目前朝鲜的局势令人担忧。政治上没有重大的演变,平壤继续核计划和导弹计划,继续试射短程导弹,在最后两次阅兵式上展示了之前从未出现过的武器,在谈判问题上的立场一致很坚决,在今后几个月或几年,弄清楚中国和朝鲜之间的协作程度有多高很重要,如果朝鲜打开边境,一定是为中国的贸易和来自中国的游客,同时,也要关注中国在未来美国和朝鲜的谈判中扮演的角色。

几周前,我们得知前驻英国大使刘晓明——他之前也曾出任平壤任大使——被任命为朝鲜半岛问题特使,这也是首次把一个高级外交官任命在这个职位上,从这一点上也可以猜测中国希望扮演重要的角色,而不是让美国单方面和朝鲜进行谈判。 

法广:文在寅之后,拜登要见的下一个国家领导人是俄罗斯总统普京,而俄罗斯被中国认为是盟友,拜登与普京的见面是否能被认为是对中国对抗的一部分?

A.Bondaz: 拜登上台后和盟友及合作伙伴频繁接触,媒体曝光度很高,传递出来的信息非常明确,即盟友和伙伴是美国的优先,四国对话机制线上峰会,与日本和韩国领导人的峰会,参加欧盟理事会峰会都证明了这一点,但之后,拜登将与美国的竞争国或对手国的领导人见面,包括普京,如果他下一步和中国的领导人习近平会面的话,就要关注实在什么样的框架下,目的何在。

我不认为普京和拜登会面意味着他彻底改变俄罗斯的外交政策,或者会让美国与俄罗斯之间更靠近,相反,拜登政府在俄罗斯问题上非常强硬,同时在民主和专制对立问题上也非常强硬, 在这样的背景下,认为美国和俄罗斯会改善关系,也对中国不利是不现实的。

中国也非常注重强调与俄罗斯的关系,我们看到阿拉斯加中美对话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就接待了俄罗斯外加部长拉夫罗夫,最近几天, 中国和俄罗斯的领导人参加在中俄核能合作项目开工仪式, 两国都希望展示其友好关系的愿望,远超俄罗斯靠近美国。

非常感谢Antoine Bondaz 先生接受法广专访,感谢收听本次国际纵横节目,下次再会。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