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回答对华问题?布林肯:美欧应共同维护战后国际秩序

音频 12:40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资料图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资料图 © 路透社图片

美国总统拜登6月初进行了对欧洲国家自其上任以来的首次访问。期间,无论是他参加的七国集团峰会、北约峰会、美国-欧盟峰会乃至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会面中,中国话题不断地被提及。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6月22日至29日进行了他在月内对欧洲的第二次访问,以巩固拜登与德国、法国和意大利领导人稍早商谈的议题和取得的共识。布林肯不断重申,美国希望与盟友和伙伴共同继续维护二战后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及不要求他国在美中之间选边的信息。

广告

作为此行的第一站,布林肯6月23日在柏林与德国外交部长马斯出席了联合记者会。在问答环节中,有记者表示,“美国说美国回来了,你们两个谈了很多关于多边主义的问题,而欧洲似乎真的很高兴看到美国回来了。但你们在一些重要议题上有很深的分歧,中国就是一个”。记者提问称,“马斯外长,这难道不是对双边关系的压力吗?还有布林肯国务卿,你说中国对新疆维吾尔人的待遇相当于种族灭绝。你是否敦促德国政府呼吁德国公司或许停止在新疆的业务?”对此,马斯率先回答说,“至于中国,当然,这是一个我们正在参与的话题。我们总是触及中国。中国对我们来说很重要,对德国政府来说很重要,对欧盟来说也很重要,因此,欧盟有一个关于中国的联合战略非常重要。”

马斯称,“我认为我们在过去几周已经明确表示,我们有能力共同采取行动。由于新疆的侵犯人权行为,对维吾尔人权利的侵犯,我们已经明确表示,我们已经能够就制裁达成一致,我们已经与美国、加拿大和英国,与欧盟就例如白俄罗斯的行动进行了协调。”马斯说,“我们希望与美国密切合作,除了我们两国和两国人民之间存在的历史友谊之外,也是着眼于我们对美国的亏欠,着眼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及其后的时期”。他指出,“如果我们一起行动并协调我们的动作,我们的情况会好得多,影响也会更大,因此,我们有很大的兴趣确保我们的中国战略在德国和美国,以及欧盟和美国之间的大西洋地区得到密切协调。”

布林肯表示,“我认为你所看到的,特别是在上周看到的,是在如何处理中国问题方面的观点越来越趋同。我们认识到,我们所有的国家都与中国有着复杂和重要的关系,这不是一个贴标签所能概括的。无论是美国,还是欧洲,我们都看到,正如我们之前所说的,这种关系有对抗的一面,有竞争的一面,也有合作的一面。”他说,“但共同点是,当我们一起工作和行动时,我们在任何这些领域与中国接触时都会更有效。而且,我们越来越多地证明,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我认为这在七国集团、北约、美国-欧盟峰会上所做的工作中是显而易见的”。

布林肯说,“我想提醒你,关于七国集团,在这次七国集团会议之前的最后一次会议上,中国甚至没有被纳入议程或被写入公报。在北约,我们已经同意更新和重振我们的战略概念。上一次这么做是在2010年进行的,同样,中国甚至没有被提及。”他补充说,“但我认为,在此非常重要的是要认识到,这也是使我们走到一起的原因;我们不是要遏制中国或阻止中国。我们要做的是维护自由和开放的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我们已经花了这么多年的时间来为此建立、投资和共同工作”。他强调,“如果这一秩序受到任何人的挑战,我们将站出来捍卫它。这不是针对中国的。这是为了捍卫这个秩序。”

此外,德国《明镜周刊》的记者在6月24日的专访中向布林肯提问称,“就在拜登政府于1月20日上任之前,欧盟和中国就一项贸易协定达成一致,该协定应该为欧盟公司在中国创造新的投资机会。你是否认为这是欧盟的一个不友好的姿态?你现在是否期望德国和欧盟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立场?”他重申,“我们所关注的不是试图遏制中国或阻止中国。我们所关注的是试图维护自由和开放的、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而这个体系是美国和德国共同帮助建立的,并且我们在这么多年里投入了这么多。”

布林肯说,“如果这个自由和开放的基于规则的体系的不同方面受到任何人的挑战,无论是中国还是任何其他国家,那么我们认为重要的是站起来捍卫我们所建立的东西,因为它为我们所有的公民带来了非常重要的结果,并且可以继续这样做。所以这就是基本的方法”。他说,“我们也认识到,我们都与中国有着非常复杂的关系,不能用一个词来概括,或者像我们喜欢说的那样,用汽车的保险杠贴纸来概括。”他谈到,“(与中国的关系)有对抗的方面,有竞争的方面,有合作的方面。但不管是这三个方面中的任何一个,我们的主张是一起与中国接触要好得多”。

布林肯说,“如果我们一起合作,我们将在任何这些领域更有效。因此,这就是我们正在寻求的。我们想确保在与中国的任何接触中,我们坚持使我们走到一起的基本规范和标准”。他说,“如果我们在(与中国)竞赛,那是一场向更好方向的比赛,而不是一场向更坏方向的比赛。这适用于商业关系,适用于政治和外交问题上的关系,等等。”采访中,布林肯谈到,“我们没有要求人们在美国和中国之间作出选择。我们只是说,我们有一套共同的价值观和利益,这些价值观和利益在近八十年来帮助塑造了国际体系,我们需要继续支持自由和开放,当涉及到这个体系时,我们要一起这样做下去。”

随后在布林肯访欧的第二站巴黎,作为东道主的勒德里昂在美法两国外长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发言表示,“对我们所有人来说,美国回来了是个好消息。他已经回到了我们共同的价值观,回到了我们共同的当务之急--民主。美国已经回到了我们共同建立的多边主义,我们有责任继续将其发扬光大。”他说,“这些普世价值,这种民主要求,这种共同的地平线,是我们共同家园的基础,法国和欧洲人曾一度不得不独自为之奋斗,长达四年之久,面对这些问题、对民主和价值观的攻击,这些攻击今天仍在继续。”他向布林肯表示,“因此,我非常高兴我们再次见面,我们能够再次合作,以维护这一基于合作和法律的国际秩序。”

勒德里昂说,“自今年年初以来,我们与布林肯一起,一直致力于通过恢复我们两国之间必不可少的持续和信任的对话,来培育这一新的势头。它是必不可少的,因为我们面临的巨大挑战需要我们所有的精力:从应对疫情大流行到气候变化再到全球不平等;它是必不可少的,因为我们正在经历国际生活中的一个严重的残酷时刻。”他补充说,“这就是为什么深化我们的联盟是一个战略要务。”勒德里昂续指,“无论我们是双边行动,还是在欧盟-美国关系范围内行动,或者在重新平衡的北约框架内行动,欧洲人现在给自己提供了充分发挥其作用的手段;你和拜登总统都对此表示欢迎:我们一起更为强大。”

就二人在会谈中谈及中国问题的内容,勒德里昂介绍称,“(法美联盟)更加强大最终意味着在印太地区更加强大,该地区必须保持自由和开放,而这需要对中国采取平衡的方法。”他说,“当然,我们已经一起讨论过这个问题,试图确定这种平衡。我们同意有必要协调我们自己,以便采取一个清晰的、务实的方法,同时考虑到中国对我们的含义,即其同时是一个伙伴、一个竞争者和一个对手。”布林肯面对媒体则将曾居住过10年之久的法国称为他的第二故乡。他说,“作为一个在巴黎的孩子,我了解到美国人所珍视的价值是如何被法国人所珍视的。我们把这些词抛来抛去,但实际上我们赋予它们意义。法国赋予它们意义;美国赋予它们意义,至少在我们最优秀的日子里:自由、言论和思想自由、平等、每个人都有权得到公平和有尊严的对待”。

同样就中国话题,布林肯在到访期间接受法国电视一台记者采访时被问及,“有一点我们并不完全同意,那就是你(美国)看待中国的方式。诚然,你认为这个国家是一个对手,甚至是一个商业上的敌人,也诚然,欧洲人,特别是马克龙对这种语气有点距离。你认为我们对中国的态度是天真的吗?”

布林肯回答说,“我所看到的,特别是在过去的几周里,在对待中国的问题上有一种趋同,我认为我们也是这样看的。对我们所有国家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关系,不能用一个词或一句话来简化。”他重申,“我想明确这一点,我们的目标不是要牵制中国,不是要建立一个反对中国的政策。它是为了支持一个基于法国和美国在二战后建立的规则和标准的自由和开放体系,这些规则和标准对我们很有用。”

布林肯强调,“因为如果我们没有一个各国按照规则行事的体系,尊重他们达成的协议,那么替代方案就是战争。这将会成为一个丛林,这是丛林法则,适者生存。而我们从我们共同的历史中知道,它会导致我们不再想重回的地方。因此,对我们来说,我们的想法是与我们的盟友和伙伴一起支持这个体系,不是反对中国,而是为了对未来和国家之间关系的积极愿景。”

而在到访意大利期间,布林肯在接受当地《共和国报》专访时被记者提问指,“这些在(拜登上台后)几个月内达成的协议说明了什么?”他回答说,“它们表明,民主可以为本国居民和居住在其他国家的人们取得重要成果。”记者问道,“为什么如此重要?”布林肯说,“因为专制国家告诉我们,民主国家不可能成功。他们效率低下,没有能力取得成果。只有在七国集团,我们才表明他们是错误的。北约和美国-欧盟峰会进一步证实了这一点”。记者问,“说到专制国家。北约峰会将中国定义为一个‘战略威胁’。盟国怎么可能成功遏制或削弱他?”

布林肯说,“重要的是要理解,中国是我们在关系中处理的最复杂的国家。在一些领域,他是对手,在另一些领域,他是竞争者,还有一些领域,他是合作伙伴。没有一个词可以定义这种类型的关系”。布林肯补充说,“美国尊重其他国家与中国有不同关系的事实。我们没有要求任何人在我们和中国之间做出选择。但是,当我们与中国打交道时;作为对手、竞争者或伙伴。如果我们一起行动,确实会更有效。这就是七国集团、北约和美国-欧盟峰会之间的趋同”。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