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纵横

911事件20周年:他们制造了后反恐战争世界 以下是他们自认为所犯下的错误

音频 15:09
2003年5月,伊拉克战争爆发后,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登上“林肯”号航母发表讲话。在他的身后,航母指挥塔上挂着巨幅“任务完成”的标语。
2003年5月,伊拉克战争爆发后,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登上“林肯”号航母发表讲话。在他的身后,航母指挥塔上挂着巨幅“任务完成”的标语。 © 网络图片

上周六是9·11恐怖袭击事件20周年的纪念日,作为这一改变了21世纪上半叶历史进程的重大事件,我们在本期的节目中为您介绍部分曾在小布什总统政府效力的美国前高官,作为当事人他们在时隔二十年后对由9·11引发的“全球反恐战争”的回忆和反思。

广告

9·11恐怖袭击发生后,“美国当初应深呼吸”

现年67岁的迈克尔·B·切尔托夫(Michael B. Chertoff)是美国早期反恐政策的重要制定者,也是备受争议的《爱国者法案》起草人之一。他曾于2005年至2009年出任美国第二任国土安全部部长,之前曾担任美国第三巡回上诉法院法官、联邦检察官、助理司法部长。9·11恐怖袭击发生当天,切尔托夫还在美国司法部供职。日前,他向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回忆了在袭击发生后,美国政府机构中出现的惊愕的心理。切尔托夫感叹说,“在看到世贸中心倒塌后,你对可能发生的坏事的极限的感觉就会消失。”二十年后,他则希望美国当初能够缓一缓,“深呼吸”。

在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恐怖袭击造成了近3000人死亡之后整整20年,美国应对9·11事件措施的设计者,无论是曾供职于白宫、五角大楼、国务院、情报部门和国会的最高层的男男女女可以放心地回顾,在美国本土之后从未发生过另一次大规模袭击。但这一事实却通常被美国政策设计者用来作为回应在袭击发生后他们作出的许多影响最深远、最富争议,甚至最有害的决定的全面理由,包括在美国“监控国家”的大规模扩张;杀害或抓捕恐怖主义嫌疑人的秘密行动,以及在某些情况下对他们实施酷刑;还有首先入侵袭击计划发生地阿富汗,然后入侵与9·11袭击计划无关的伊拉克战争。

这两场战争耗费了数万亿美元和7064名美国士兵的生命,是9·11事件中死亡人数的两倍多,并导致了美国退伍军人的自杀危机,总数超过3万人自杀身亡。最终,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成千上万的平民在冲突中丧生,这些冲突要么是为应对9·11袭击事件而发起的,要么是因其后果而产生的。今年夏天,随着美国开始结束其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POLITICO的记者接触了9·11袭击发生后,世界上最有影响的二十几位美国政策制定者,请他们反思他们帮助发动的“全球反恐战争”和他们帮助建立的美国国防体系的利弊。

记者问这些曾经的政策制定者们,他们认为自己做对了什么,并要求他们坦率地谈谈如果给予重来的机会,他们会采取什么不同的做法。一些最著名的人物,包括小布什总统、前国务卿鲍威尔(Colin Powell)和曾担任过国家安全顾问和国务卿的赖斯(Condoleezza Rice)均拒绝接受采访。但总的来说,有17名曾经的美国政府高官同意接受采访。而干预“过度”是受访人士中经常使用的一个词,用来描述在阿富汗和伊拉克进行国家建设的努力,这种努力取得了战术上甚至是历史性的成功;比如在阿富汗赋予妇女权力,但也被认为是助长当地更多暴力的占领行为。

这些前官员中的许多人对“全球反恐战争”几乎无限制的范围感到遗憾,这场战争将通常相互竞争的伊斯兰恐怖组织和在9·11事件中没有直接作用的专制国家混为一谈。他们对美国在穆斯林世界的地位,因看似无休止的军事占领和在道德和法律上受到损害的恐怖分子拘留制度而受到的长期损害感到遗憾。综合来看,对9·11时代主要人物的坦率评估为防止过去的一些错误做法提供了可能,如果不可想象的事情再次成为现实的话。

“小布什政府的信号错误是入侵伊拉克”

2001年9月11日,约翰·内格罗蓬特(John Negroponte)正在准备参加国会参议院确认听证会,以担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一职。袭击发生几天后,听证会由时任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的拜登主持。内格罗蓬特回忆说,“参议员们仓促的通过了我的提名任命”。他后来在2003年美军入侵伊拉克后担任美国驻伊拉克大使,内格罗蓬特则在9.11事件发生后立即帮助制定了美国的反恐政策,首先是确保通过一项联合国决议,旨在阻止资金通过国际银行系统流向恐怖组织。

内格罗蓬特的另一项工作是在袭击发生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通知联合国,美国正在援引《联合国宪章》规定的自卫权,入侵阿富汗以推翻塔利班。他说,“我们从来没有得到过什么反对”。而当美国提出未经联合国批准入侵伊拉克的理由时,内格罗蓬特也是驻联合国的大使。他后来成为了美国国家情报局的第一任局长,负责改革在9·11事件发生前组织不力,而且经常相互之间并不合作的美国各大情报机构。现年82岁的内格罗蓬特现在是国际咨询公司麦克拉迪投资咨询的副董事长。他认为,在过去的20年里,美国在反恐行动方面已经变得更加娴熟;但在同一时期,美国最重大的失误来自于无法在必要的反恐行动和风险更高的国家建设之间划清界限。

内格罗蓬特说,“我们的(特种)部队今天比20年前熟练得多,就他们追踪恐怖分子的能力和我们整合各种情报力量的能力而言,你知道,监视、无线电拦截、人类情报等等。今天比20年前的效率要高得多。” 他指出,“我认为真正的问题是反恐与国家建设。这就是界限被越过的地方,也是我认为战略有时被越过的地方,几乎是无意的,因为我们的战略并不明确。我们在阿富汗想做什么?我们只是想惩罚塔利班并尽可能多地杀死基地组织成员吗?还是我们也想帮助他们建设自己的国家?我们在阿富汗和伊拉克都有点滑向了这个角色。然后突然间,我们手上的情况比我们之前估计的要大得多。一旦你进入国家建设,你就进入了安抚工作。你进入了各种资源的更大支出。”

内格罗蓬特说,“(小布什)政府的信号错误,如果你愿意的话,就是进入伊拉克。许多人对此感到忧虑。”他说,“当时我很失望,我们没有给(联合国)一个检查的机会。我认为,以我的责任水平,这是一个严重的战术错误。如果他们给我们的检查过程更多的时间,我们最终可能会证明伊拉克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让他们满意,但他们没有这个耐心。”内格罗蓬特谈到,“历史不会停止,但直接的代价,当然是我们的部队失去了生命。我们以为这将是一场小菜一碟的战斗,结果当我们入侵那里时是一场相当恶劣的战斗。这就是损失。”

内格罗蓬特表示,“虽然在我看来,入侵是一个代价高昂的错误,但故事还没有结束。我肯定会请求拜登先生的一件事是,他可能已经从阿富汗撤出,但请不要撤回我们在伊拉克正在进行的剩余努力。我们不要让这成为一个 双重灾难。”

“我们曾处在一个每个问题都是军事问题的世界里”

从美国空军退役的四星上将理查德·迈尔斯(Richard Myers)在9·11事件发生时担任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他在2001年10月1日接任主席一职,即袭击发生后三周,美国入侵阿富汗以推翻塔利班并追捕基地组织领导人本·拉登的一周前。当随后美国为入侵伊拉克作为“全球反恐战争“的一部分进行辩护时,迈尔斯仍担任美军最高军官一职,他也曾警告说,为了防止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另一次大规模伤亡袭击,有必要入侵伊拉克。现年79岁的迈尔斯现在是堪萨斯州立大学的校长。

时隔二十年后,迈尔斯谈到,“我认为情报界的重组是我们做对的一件事。我认为成立美国北方司令部是我们做对的一件事。让人考虑到我们当时没有想到的威胁。”而在过去的二十年中,美军最终被要求在阿富汗、伊拉克以及中东、非洲和菲律宾的其他一些战线上发动一场全球反恐战役,在9·11事件之后的战争中总共部署了约400万名美军--远远超过了美国使用的外交、经济援助和其他破坏极端主义运动的国策工具。迈尔斯说,“我认为我与原来相比会做的不同的事情是,试图更有效地促进这个利用所有国家权力工具的想法。很明显,我在这方面不是很有效。我认为,如果我们这样做了,那么你就不会让军队首当其冲了。”

迈尔斯续指,“我们所处的世界,每一个问题都是军事问题,我不认为在这些冲突(伊拉克和阿富汗)中的任何一个是真的(军事问题)。真正的问题是大不相同的。军队必须扮演一个角色,但它可能不是核心角色。而我们一直试图让军队扮演核心角色。”他说,“有时任务超出了你在了解许多其他动态方面的能力,不仅仅是军事动态。”

“认为你可以整合那么多政府机构,这几乎是自取灭亡”

弗朗西斯·汤森(Frances Townsend)在9·11事件中担任美国海岸警卫队的情报主管,并在小布什的领导下被提升为负责反恐的美国副国家安全顾问,然后还出任了白宫国土安全顾问。9·11袭击发生的那天早上,汤森正在纽约带着她刚出生的儿子回家,随后疯狂地试图与一位朋友和前同事约翰·奥尼尔(John O’Neill)取得联系;后者不久前才成为纽约世贸中心的安全主管。他在这次袭击中丧生。59岁的汤森现在是视频游戏公司动视暴雪的企业事务执行副总裁。她在采访中说,“如果你问我,‘塔利班会不会在9.11事件20年后重新在阿富汗掌权,并控制首都喀布尔’,我会认为你疯了。我觉得这特别令人心碎。数以万亿计的美元和美国人的鲜血流淌。如果我是一位牺牲美军的母亲,我就会感到很糟糕。”

汤森说,“现在有些事情,我希望我们在当时做了,这是肯定的。我们本应更努力地推动巴基斯坦。对我来说,有一大堆原因很清楚,巴基斯坦人说他们是我们的盟友,但当涉及到操作和情报共享时,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我确实为塔利班的持续力量......(应)指责巴基斯坦人。”她补充说,“我认为,在......抓到本·拉登的突击行动之后,我们又失去了一次机会。那是一个我们可以对(巴基斯坦)真正加倍施压的时刻。...但我确实认为这是一个我们应该利用的时刻,对巴基斯坦施加额外的压力。”汤森说,后9·11时代的标志性美国国内安全重组是一个考虑不周的过度行为。

汤森说,“我认为,我们精心设计的权力方面犯了一个错误”。她指的是设立美国国土安全部,“我们把所有这些不同的机构放在一个地方,然后想知道为什么(国土安全部)没有作为一个单一的凝聚力单位运作。它一直在为这个问题而挣扎。我们希望有一个机构,独特地专注于跨越我们边界的人和事。如果这就是我们想要做的,那我们就应该把它如此设立。” 汤森说,“我们和特勤局的人在那里做什么?我可以看到海岸警卫队,你可以看到海关及边境保卫局、移民和海关执法局。有很多东西你可以放在那里。......有23个机构(的职权)进入了那里。我认为,你可以整合这么多机构几乎是自取灭亡,我认为我们试图做得太多了。” 她续指,对美国内部威胁的关注也太少了。

汤森说,“当我在白宫的时候,并不是没有极端环保主义分子和光头党,但这并不是一个可以与外国威胁相提并论的威胁。因此,(应对国内威胁)分配到的资源要少得多。如果你在20年前问我,我是否认为(会有)像我们所面临的白人至上主义者造成像夏洛茨维尔和1月6日这样的国内威胁--我绝不会相信。”她补充说,“因此,我发现坦率地说,由于国内威胁的严重性,我们现在发现自己不得不在两条战线上平等地作战,这令人心碎。我们对它谈得不够,其中一部分原因是人们因为政治原因而不敢谈论它。如果我们不能找到共同点,将资源、时间和注意力放在国内威胁上,我们对抗这种威胁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我对此真的很担心。”

“我们应该把阿富汗军队训练得更像塔利班:更轻、更快、更致命”

美国海军前四星上将詹姆斯·斯塔夫里迪斯(James Stavridis)在9·11事件后不久授任指挥了“企业”号航空母舰战斗群。在晋升为时任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Rumsfeld)的高级军事助理之前,斯塔夫里迪斯监督了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美军空中行动。2009年至2013年,斯塔夫里迪斯担任北约盟军最高指挥官,当时美国及其盟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所部署的部队人数是最多的时期。现年66岁的斯塔夫里迪斯是一位作家,也是私募股权公司凯雷集团的常务董事。

斯塔夫里迪斯说,“我们未能真正地、深刻地理解(当地)独特的文化、历史、语言的复杂性,以及作为一支外国军队在阿富汗开展行动的总体挑战。这些对我们来说应该是显而易见的。对外国人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困难的地方,他们要进来并施加他们的意志。”斯塔夫里迪斯指出,“我们应该从越战中吸取教训。很明显,我们有......傲慢、自大,我们认为我们可以通过训练来摆脱这些问题。我们原以为可以留下一支合格的、有能力的阿富汗军队。”

斯塔夫里迪斯说,“我们应该认识到,阿富汗军队不可能反映出我们拥有的那种军队。我们应该把他们训练得更像塔利班,更轻、更快、更致命。不依赖主要装备,不依赖精致的指挥和控制以及高级情报。我们本应建立一支不同的阿富汗军队。”他续称,“我一直认为,一个更平衡的方法,不仅包括军事,而且包括外交、发展、文化和对历史的欣赏,所有这些都在一起,有时被称为‘聪明的力量’,而不是软实力或硬实力,会是一个更全面的方法。”他认为,伊拉克战争不仅在执行上是一个错误,而且在其概念上也是一个错误。

斯塔夫里迪斯说,“我们应该入侵伊拉克吗?不,因为我们是根据错误的情报去的,这些情报当时告诉我们萨达姆拥有一个核武器计划。那是一个错误。国家就像人一样。他们有些事情做对了,有些事情做错了。衡量任何国家的标准是其是否从错误和成功中学习。”

“伊拉克和9·11事件之间没有任何联系”

2001年,约翰·麦克劳林(John McLaughlin)在担任美国中央情报局副局长。他回忆说,“(那年的)整个夏天,我们都看到威胁报告的激增。我们曾在5月和7月两次去白宫,在大约半小时的提前通知下,说:‘这里的警报器都在响。我们要被攻击了’。我们无法预测袭击发生的时间、目标或方法。” 9·11袭击发生后,麦克劳林很快就成为中情局为追捕、杀死或抓获基地组织领导人而发起的“秘密战争”的政策设计师之一。79岁的麦克劳林现在是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的教授。

麦克劳林说,“嗯,我不认为在当时有很多选择。我不会说(秘密战争)是正确的决定,这只是一个决定。换句话说,军方对这样做不感兴趣。在这一点上,转向中情局在某种程度上是自然的。”他续称,“在那个非常初始的阶段,我认为我们做得都很好。我们基本上在军方的帮助下击败了塔利班,我们分解了基地组织,并最终将他们收拾了,至少是9·11时代基地组织的领导人。”然而,中情局采用的方法将困扰着该机构。

麦克劳林说,“我们面临着时间压力。这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个定时炸弹的情景,而且是相当真实的。我们有报告说基地组织有核意图,我们有报告说纽约市有炸弹,我们有报告说会有第二波袭击。”他说,“我们有炭疽病毒袭击的报告,但没有人知道它们会来自哪里。国会,我将告诉你,在非公开的证词中,当我们抓到其中一些人时,我们得到的建议是:‘做你必须做的事’。”他称,“事实上,这几乎是令人震惊的,因为我们正试图在这里保持法律参数。”

在谈到审讯技术时,麦克劳林说,“中情局在做这件事时没有任何热情。中情局当时知道如果它被公开,就会引起争议。”他续称,“中情局(内部)当时辩论了其所采用审讯技术的伦理和道德,并得出结论,如果我们不从这些不是战场上的士兵--他们是基地组织的高层领导--那里获得信息,美国人就会死亡,我们的手上就会沾上美国人的血,这不是特别符合伦理或道德。”他补充说,“如果我们没有得到这些信息,我们就会被谴责为失败。”但麦克劳林说,将反恐战争扩大到基地组织之外,针对伊拉克等恐怖主义国家支持者的,所谓“邪恶轴心”战略则是一个错误。在当时向国会作证时,麦克劳林对萨达姆政权对美国构成的威胁程度提出了疑问。

麦克劳林评价说,“我认为,现在回想起来,甚至在当时;我认为这不是一个考虑问题的明智方式。我没有看到将其与反恐战争联系起来的方法。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变得非常清楚,萨达姆和基地组织之间根本没有行动上的联系。伊拉克和9·11事件之间没有任何联系。”他续称,“关于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可能是(小布什)政府使用的公开理由之一,但我认为那届政府决心无论如何都要与萨达姆开战,而这是解释(伊拉克战争)的一种方便方式。”

麦克劳林说,“我认为,从他们的角度来看,这个案子的理论是,如果你能进入伊拉克,拿下萨达姆,在一个主要的阿拉伯国家证明民主可以扎根,那民主制度便会在中东地区传播开来。在2011年,当阿拉伯之春发生时,一些人可能会说:‘哦,它正在发挥作用’。当然,除了突尼斯,阿拉伯之春 并没有在任何地方扎根,它反过来导致了叙利亚的内战,利比亚秩序的崩溃。当然,叙利亚的内战为‘伊斯兰国’的发展提供了动力。......事情变得更糟。”

“国会本不应该授权政府使用军事力量,但我们这样做了”

南达科他州的汤姆·达施勒(Tom Daschle)在9·11事件发生时是美国国会参议院多数党领袖。他在推动国会通过《使用军事力量的授权》以追击阿富汗及其他地区的全球恐怖组织和入侵伊拉克,以及通过《爱国者法案》和创建国土安全部方面发挥了主要作用,所有这些都是他支持过的动议。现年73岁的达施勒经营着自己的华盛顿游说公司。他回忆说,“9·11袭击发生时,我和(前宇航员、已故俄亥俄州联邦参议员)约翰·格伦(John Glenn)坐在我的办公室里”。达施勒介绍说,“当第一架飞机撞上了世贸中心,我说,‘你看,一架飞机坠毁了’。格伦回答说,‘我可以向你保证那不是(职业)飞机驾驶员(所为)’。我永远不会忘记那是第一句话。而他是对的。”

一年后,美国国会实现了小布什政府选举前的愿望:通过国会决议对伊拉克开战。达施勒对当初赞成的这一决定感到后悔。他现在说,“我们本不应该授权使用军事力量,但我们却这样做了。(小布什)政府确实在催促我们在(2002年)选举前完成这项工作。我对当时的做法感到遗憾。我认为许多人,如果不是大多数人,今天也有这些遗憾。由于这些行动,我们在阿富汗和伊拉克都付出了生命和财富的代价,我们都必须为之承担一些责任。”达施勒坦言,“我希望我们原本应在《爱国者法案》和在伊拉克使用军事力量的授权上能更多地进行审议。”

达施勒说,“我们匆忙通过了《爱国者法案》,再次给予政府巨大的权力。我感到遗憾的是,我们也愿意在没有更多检查和平衡的情况下下放这一责任。在过去20年里,我们一直在努力,并成功地解决这些问题。但我认为,几乎每个人都承认,我们在如何起草它以及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的影响方面犯了错误。我认为这将继续是一个持续的责任。但这也是一个持续的挑战,因为随着新技术能力的出现,随着环境的变化,我们将不得不继续询问目前的法规是否需要继续改革,从而找到这种平衡。”

达施勒指出,“多年来,国会默认将越来越多的国际(军事)参与机会交给总统,在两党中都是如此。我们总是可以取消资金拨款,我们可以做一些事情来阻止这个雄心勃勃的议程。但这并没有发生,至少没有达到我们......可以防止它发生的程度。”

“没能抓到本·拉登,使阿富汗战争在今后的许多年里困扰着我们”

卡尔·艾肯伯里(Karl Eikenberry)是一名退休的美国陆军中将,他曾于2005年至2007年担任驻阿富汗联军指挥官,2009年至2011年担任美国驻阿富汗大使,时任总统奥巴马批准向阿富汗“增兵”4万人以击退塔利班的进攻。现年69岁的艾肯伯里是沙特阿拉伯国防部的一名高级顾问。在9·11事件发生的那天早上,在美国陆军部总部任职的艾肯伯里正在五角大楼三楼的办公室与另一名军官开会,一架被劫持的客机撞向他下面的楼层。

艾肯伯里回忆当时的情景说,“我感到一阵震惊,少校和我的头被甩到了墙上。......我看着窗外,它突然变成了橙色。由于上帝的恩典,五角大楼的那一面墙......是第一个被翻修的,而翻修的一部分是放上了聚酯树脂......一种防碎玻璃。......如果五角大楼在我这一侧的墙没有被翻新,那么就会有巨大的伤亡,包括我自己。”

艾肯伯里说,“我打开了一扇通往台阶下的门,我认为可以让我们出去,火焰从台阶上冒了出来。于是我们向另一个方向走去。......现在的烟雾太浓了,呼吸都变得非常困难。......然后我们听到了突然的轰鸣声。轰鸣声是五角大楼那部分的坍塌,飞机在那里坠毁。......我们已经爬过了那个断层区。我们到了五角大楼的中心,到了院子里,大家都在那里集合。当时,我才知道世贸中心被击中了。......我不知道这是一场什么样的战争,但我知道我们在战争中。”

在艾肯贝里看来,从关注阿富汗到关注伊拉克的相对快速的转变导致了 “反恐战争”的长期失败。他说,“这并不是说在9·11之后有一个入侵伊拉克的详细计划,但我认为一些文职领导人可能有一种感觉,即我们想迅速处理阿富汗问题,然后转向并把主要精力放在伊拉克上。没能抓到本·拉登,就把(阿富汗)的努力置于巨大的、巨大的风险之中,这困扰了我们今后许多年。”他续指,“因此,那些关于不向阿富汗投入大量地面部队的决定,导致本·拉登成了漏网之鱼。你能想象吗,假设在2001年11月15日,我们从阿富汗得到消息说本·拉登已经被抓或被杀,和他在一起的副手都被抓或被杀,我们是否认为10年后我们会有10万军队在阿富汗作战?”

艾肯贝里说,美国在阿富汗任务失败是因为不清楚任务是什么。他指出,“任务中的矛盾如此之大,以至于我认为无论谁是最高外交官,谁是最高军事指挥官,谁是发展援助计划的最高负责人,我们都无法完成我们被告知要完成的任务。”艾肯贝里说,也许最好的政治解决方案是由联合国将其作为一个保护方,为期约5年或10年,但保护方随着国际联盟的成立而消失,所以这不是一个选择。于是决定建立一个强大的中央政府模式。这是一个非常集中的、法国式的系统。”

“我认为我们在某些方面做得出圈了”

保罗·沃尔福威茨(Paul Wolfowitz)在9·11事件发生时担任美国国防部副部长,是五角大楼的第二号人物。当第三架飞机撞上五角大楼时,他刚和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吃完早餐回到办公室,他感到大楼在颤抖。“我们怎么会让这一切发生?我们能做什么来防止它?”沃尔福威茨他回忆说,他在想。“我们又能做些什么来确保防止下一次的发生?”沃尔福威茨在五角大楼工作到2005年,后来被任命为世界银行行长。现在77岁的他是华盛顿保守派智囊团美国企业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也是胡佛研究所的杰出访问学者。

当被问及他最自豪的成就之一时,作为伊拉克战争最突出的支持者之一,沃尔福威茨却提到了“生物盾牌计划”。他说,“我们确实开始了,我认为是以一种非常严肃的方式,准备在美国发生炭疽病袭击时进行处理。我认为在某种程度上,我们今天甚至受益于像‘紧急使用授权’这样的东西,它使我们能够根据《国防生产法》,在面对这种大流行病时,不仅获得疫苗,而且获得其他东西。”他早就对阿富汗的失败认命了。

对此,沃尔福威茨解释说,“认为这个几千年来真正没有过中央政府的国家;当你看一下他们所说的那些地形和人文因素时,有充分的理由试图从日本或德国,甚至萨达姆统治下的伊拉克;那些几个世纪以来拥有强大的中央政府的国家中吸取模式是一个错误。这是不可能的。我认为我们在某些方面做得过头了。我不能说确切的时间。我想说大约10年前。我们在军事方面变得好高骛远。”他说,“我们谨慎对待为塔利班领导人提供安全港湾的巴基斯坦,这是一个错误。”

沃尔福威茨说,“长期以来,我一直认为,今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相信,我们应该真正对巴基斯坦施加很大的压力,使其成形并停止支持塔利班。我并不总是清楚为什么我们没有做更多的事情。......我真的相信,时至今日,我们让巴基斯坦逃脱了谋杀。”但在伊拉克战争问题上,他仍然不愿意接受指责。沃尔福威茨说,"我认为,我们确实在某种程度上把国家建设作为我们任务的一部分,”我认为,我们确实在某种程度上把国家建设作为我们任务的一部分,我承认我可能也犯了某种逻辑。我们所面对的一部分是一个正在失败的穆斯林世界,而这种失败使极端的穆斯林得以成功。”

沃尔福威茨补充说,“我们不知道有任何(萨达姆政权)与基地组织的联系,但这并不改变一个事实,即这个人曾经拥有所有这些大规模毁灭性武器,至少曾经拥有过。他确实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顺便说一下,我认为这是一个错误,没有强调我们正在努力防止他获得新的武器,而不是说我们有一些神奇的情报,告诉我们他有大量的库存。这就是我们被鞋带绊倒的地方。”

“如果我们当时知道我们现在所知道的......计算结果会有根本性的不同”

丹·巴特利特(Dan Bartlett)在2001年至2005年期间担任白宫通讯主任,并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的早期塑造了小布什的信息传递任务。在9.11事件中,他曾与小布什一起乘坐空军一号滞空停留。巴特利特现年50岁,现在是沃尔玛公司事务的执行副总裁。巴特利特说,“(9.11袭击后),我们的主要心态是为了国家不再受到打击。我们的观点是,如果你本质上是在防守,那么相对于进攻,你将有更大的可能性再次被击中。在竞选期间或后来,‘我宁愿在那里和他们战斗,而不是在美国本土战斗’成为一种说法,而且这仍然是事实。”

巴特利特说,“显然,如果我们当时知道我们现在所知道的关于萨达姆没有拥有和获得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情况,计算结果会有根本的不同。这并没有消除萨达姆是一个威胁的事实,他是一个持续的威胁。如果我们知道这个威胁并没有一直延伸到他可以部署或提供给恐怖网络组织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渠道和能力,我们是否会以不同的方式减轻这个威胁?当然,这从根本上改变了情况,但我们当时没有能力知道这些。”巴特利特批评说,在战争初期,通常的官僚政府地盘争夺战是如何损害美国在伊拉克取得良好结果的机会的。

巴特利特解释说,“入侵(伊拉克)后的规划以及国防部和国务院之间关于由谁负责的分歧,在关键时刻减缓了我们的努力。这非但没有激发通过将萨达姆赶下台而取得的成果,反而促成了环境的不稳定,助长了叛乱活动的产生。”

“我们学到了很多关于我们对阿拉伯世界和穆斯林世界不了解的教训”

约瑟夫·利伯曼(Joseph Lieberman)当时是康涅狄格州的民主党参议员,他曾在2000年作为戈尔(Al Gore)的副总统竞选伙伴参选。9月11日,利伯曼在担任美国国会参议院政府事务委员会的主席,该委员会后来被改组为国土安全和政府事务委员会。他在国会领导了建立国土安全部以及一个独立的国家反恐中心的努力,以监督近二十个在国内防御中发挥作用的执法和安全机构。利伯曼还曾是成立美国9.11调查委员会法律的共同提案人,该委员会是调查袭击事件以及执法和情报机构未能防止袭击的两党机构。他也是2003年初以美国为首的入侵伊拉克行动的主要支持者。利伯曼现年79岁,现在是卡索维茨·本森·托雷斯律师事务所的高级律师。

利伯曼在采访中说,“人们问,‘你认为戈尔-利伯曼政府会进入伊拉克吗?’我想说可能不会。但你必须真正理解当时的心情。人们普遍认为,在9.11之前......在90年代......有各种各样的信号,而我们却没有作出反应。我们应该看到袭击的到来,并采取行动来阻止它。因此,毫无疑问,这是布什白宫对伊拉克的部分感觉。......也许它是一个太远的步骤,因为你回头看到所有的成本。”他说,“你必须以一种对可能到来的威胁的清晰认识和想象力来展望未来。但你也必须小心,不要在上一场战争结束后再开战。”

利伯曼强调,“我们学到了很多关于我们对阿拉伯世界和穆斯林世界不了解的教训。我们在推翻萨达姆这样的阿拉伯穆斯林独裁者方面做得很好,但接下来该怎么做?我们并不了解情况,我们在伊拉克的战后政策就证明了这一点,那是一个失败。希望我们能从中吸取教训。”他补充说,“在9.11调查委员会的报告中,有一个令人难忘的章节。9.11袭击之所以能够发生,是因为缺乏‘想象力’。这意味着我们无法想象人们会做出基地组织对我们所做的事情。但事实是,如果我们看一下90年代发生的事情,我们可以想象,也应该想象。”利伯曼总结说,“你必须小心,不要总是打上一场(过时的)战争。”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